宋玉的文化智慧

发布时间:2019-11-28   来源:楚都宜城网     

标新领异的创作智慧

先秦时代的所谓“文学”,包括文、史、哲、政、教等各个方面的著作,其中只有少数是真正的文学作品。到了两汉,才出现文学和学术相分离的趋势;又到建安,才进入被鲁迅称之的“文学自觉时代”。宋玉在这个转型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标新领异,创造了诸多第一。

科学揭示真,伦理崇尚善,文学艺术追求美。真善都与美紧密相连,但真善并不等于美。其时,老庄孔孟的著述和《国语》《左传》等大都是议论文、说明文,主要通过逻辑思维论道说理,为人们释疑解惑。宋玉作品则倾注于形象思维,通过生动的形象、形状摹物,反映社会生活(事物)及自然之美。如果说诸子百家注重于真或善,那么,宋玉的作品则全力发掘美——进而表现和塑造人性的真善美。正如刘勰《文心雕龙》所称:“诸子以道术取资,屈宋以楚辞发采。”亦如湖北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教授刘玉堂和研究员刘保昌《开启文学自觉时代》所析:“宋玉诗作中政治性因素的衰减和消解,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审美性因素的加强和生长,而审美性才是文学的真正品格……宋玉揭开了中国文学自觉时代的序幕。”

屈原是骚体的创始者,创作了《离骚》、《天问》、《九歌》等震撼千古的光辉诗篇,他也成为中华民族的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然而,他有心做政治家,无心当文学家。作品主要是政治抒情诗,主观色彩较浓,抒发自己爱国忧民,改革图兴,“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情感。宋玉位卑身贱,没有屈原的身分和政治情结,只能或自觉地把文章写得美一些,力求文学上有所突破。但他在诗辞上无法超越屈原,于是站在巨人的肩上,下力创作散文赋,终于创立或定型了大赋体制。

《诗经》《楚辞》都属于诗歌,二者经历了三言、四言、六言等发展过程,都讲求格律和程式,宋玉创立或定型的赋体则是押韵的散文,比较自由、参差不齐;诗辞简约,赋作则铺张扬历,反映社会生活及自然的空间要大得多。正如清刘熙载《艺概·赋概》所析:“赋起于情事杂沓,诗不能驭,故为赋以铺陈之。斯于千态万状,层见叠出者,吐无不畅,畅无或竭。”

宋玉赋在楚辞与汉赋之间承上启下,推动了汉赋的空前发展。《汉书·艺文志》收录西汉的赋作不算杂赋达700余篇。其中有传世之作的作者(包括稍后的赋家),大都仿效宋玉赋而作新赋。《文心雕龙》称,自宋玉《对楚王问》后,东方朔效作《客难》,杨雄《解嘲》,班固《宾戏》,张衡《应问》,蔡邕《释海》……宋人王楙曰:“自宋玉《好色赋》,相如拟之为《美人赋》,蔡邕拟为《协和赋》,曹植为《洛神赋》……”宋玉赋不仅丰富了中国古代的文学样式,拓展了表意空间,而且成为贯穿于古代诗(包括辞)、文、赋三大文体之一。2010.襄樊宋玉国际学术研讨会,中国屈原学会会长方铭在闭幕式致辞说:“宋玉是赋的主要创始人……赋又是中国文学体系中一种最独特的文学样式,是中国独有的文学形式。赋文学的存在,充分证明中国文学是对人类文明做出了独立贡献的。”

“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屈原也写山水,但所写的山水大多用于起兴,目的是为某种情感而以景抒情,没有真正多角度的全力描写。宋玉则将山水作为审美对象来描写。有人统计,《高唐赋》有十几句写山,三十几句写水,二十几句写林木,还形象地刻画了芳草禽鸟,祠神田猎。屈原也写女性美,其笔下的少司命、山鬼就颇感人。但他重在写意传神,廖廖数笔,含蓄蕴藉。宋玉则铺陈扬历地展示女性多方位的美。他塑造巫山神女,既描写服饰美,形态美,外貌美,语言美,动作美,又着力表现了神女的心灵和情愫。更难得的是,《高唐赋》《神女赋》不仅编传了人神相恋的传奇故事,而且塑造了同中有异的两个“神女”。与楚怀王梦遇的是一位主动与陌生男子性交的性爱女神,与楚襄王梦遇的是一位守身如玉的贞洁美人。

“个性” 是文学艺术的魅力和创新之所在。只要将宋玉的部分作品对比欣赏,便可对此窥觊一斑——奇艳的朝云、神秘的暮雨、群山万壑,险滩急流,“高矣显矣、临望远矣。广矣普矣,万物祖矣。”《高唐赋》是何等的胸怀,何样的气势磅礴!“动雾以徐步兮,拂声之珊珊。望余帷而延视兮,若流波之将澜……”《神女赋》又是何样的细腻,何样的温柔委婉。《好色赋》先吹东家之子为天下第一美色,后攻登徒子与丒妻尚有五子,接着又让章华大夫小骂大帮忙,巧妙地跳出忘形时自挖的陷阱,此时的作者是何样的调皮丶率性和情绪中人?而《九辩》骤变,悲楚国之衰败,悲庶民之苦难,悲自己之惨痛,“悲哉!秋之为气也。”又是何等的凄怨之情,千古独绝!宋玉追求自由,张扬个性,此为楚艺术之特征;宋玉志存高远,自主创新,此乃楚文化之精神。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所以, 他的作品多面、立体丶有趣,被人们或褒或贬、或骂或赞,却两千多年来蜂拥跟进。

中南民族大学文学院院长丶罗漫教授在《先秦文学的终结和转型》中说:“宋玉在文学史上创下了好些第一:第一位悲秋诗人,第一位写景高手,第一位刻画‘女色’及性心理的作家,第一位大量作赋者,第一位游衍于为辞(九辩)、赋、文(对楚王问)领域的三栖型文学家……”宋玉创下好些第一的高明之处还在于,塑造生动传神的典型,形成了传之千古的经典意象。以至于,人们谈山水往往会浮现高唐的险奇雄秀;谈美女会神往巫山神女、东家之子;写性梦常常用朝云暮雨之典;讲人的品位和物事雅俗,则会信手拈来阳春白雪、下里巴人。连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也借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风趣而深刻地阐释文艺普及和提高的辩证关系。

风流儒雅的人生智慧

战国末期诸侯无义战,国之危亡,民之颠沛流离;学术上诸子百家争鸣,诗辞赋文百花齐放;加之顷襄王昏庸,奸小当道,忠良报国无门......宋玉在如此境况下,被李白丶杜甫赞 “立身本高洁” “风流儒雅亦吾师”,必有其超迈的人生智慧。

——博才多艺品自华。 “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宋玉或许就是出色的歌手。 “中有鸣琴焉,臣援而鼓之,为《幽兰》、《白雪》之曲。”宋玉识音善抚琴。 “巫阳焉乃下招曰: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何为四方些?”他熟知“招生魂”的习俗和祭祀的程序,或许就是祭祀的工祝。 “砥室翠翘,挂曲琼些。”“仰观刻角,画龙蛇些”。“坐堂伏槛,临曲池些。”他欣赏建筑和园林艺术,或许可称中国早期的园林师。 “大苦咸酸,辛甘行些。肥牛之腱,腩若芳些……瑶浆蜜勺,实羽觞些。挫糟冻饮,酌清凉些。”他关注楚俗大宴小吃,甚可就是古代的美食家。《大言赋》《小言赋》写自己与诸大夫比赛讲大话讲小言,并因胜出而先获上座后被赐云梦之田;《九辩》写自己驾车时而疾驰时而缓行;贵则出于宫廷,贱则入于乡村,他是庙堂江湖丶雅俗并蓄的多面手。

“是时向春之末,迎夏之阳,鸧鹧喈喈,群女出桑。此郊之姝,华包含光……臣观其丽者,因称诗曰:‘遵大路兮揽子祛’,赠以芳华辞甚妙。于是处子悦若有望而不来,忽若有来而不见。”好一个田园牧歌,好一幅春游水墨,在《登徒子好色赋》中我们仿佛看到了踏青对歌的宋玉美少年。

——汲养民间天地宽。追求个性和自由的品格,既使他不甘于

宫廷高院和侍王助兴的束缚,又使他对民间文化“莫不怡悦” 丶一拍即合。士大夫瞧不上土语俚调,卫道士不屑于乡习蛮俗,他却从中感受到鲜活的养份,并获取了创新的语言和勇气。比如,《讽赋》讲述他出行投宿,“主人翁出,妪又到市,独有主人女在。女欲置臣,堂上太高,堂下太卑,乃更于兰房之室,止臣其中。中有鸣琴焉,臣援而鼓之,为《幽兰》、《白雪》之曲。主人之女,翳承日之华,披翠云之裘,更被白谷之单衫,垂珠步摇,来排臣户曰:‘上客无乃饥乎?’为臣炊彫胡之饭,烹露葵之羹,来劝臣食,以其翡翠之钗,挂臣冠缨,臣不忍仰视。为臣歌曰:‘岁将暮兮日已寒,中心乱兮勿多言。’臣复援琴而鼓之,为《秋竹》《积雪》之曲,主人之女又为臣歌曰:‘内怵惕兮徂玉床,横自陈兮君之傍。君不御兮妾谁怨,日将至兮下黄泉。”...... 堂上太高,堂下太卑,这是孝道及待客之礼;房中有兰草、白芷和琴,这是居设;房东女采来色彩鲜艳的花朵,做好菰米饭,煮好青菜汤,这是款待;女子挑逗、调情,客人为自制和婉拒而弹琴……读来楚风扑面,使人犹如身临其境。如果宋玉久居“象牙之塔”, 不采风市井乡村,汲养民间,绝没有如此丰富的阅历,也写不出鲜活生动的辞赋。

宋玉关注贫民穷巷,具有世俗情结。《九辩》悲“农夫辍耕而容与兮,恐田野之荒芜。”《风赋》写“庶人之雌风”,吹动灰沙,扬起浊腐,带着臭气。湖南临澧人说,他被放逐到云梦赐地后,巫医同源,给老妪拿脉,给老翁扎针,为乡里祭祀;通音律会文章,办《九辩书院》,教训子弟,释疑解惑;开乐舞班,向乡民传歌丶教琴。还采楚风、纪楚事、传楚歌、张楚情,收集丶整理屈原的辞骚,修改丶创作自己的辞赋...... 他 贬官失职后仍充实的生活,仍有宽阔的人生数十年。

——纵情山水乐且寿。宋玉喜爱山水,既为釆风“江山之助” ,也陶冶情操丶享受生活。除了气势磅礴的《高唐赋》外,“故其清凉雄风……抵花叶而振气,徘徊于桂椒之间,翱翔于激水之上。将击芙蓉之精,猎蕙草,离秦蘅,概新夷,被荑杨,回穴冲陵,萧条众芳。”这是<风赋>描中精致的“山水”。“献岁发春兮,汩吾南征。菉蘋齐叶兮,白芷生。路贯庐江兮,左长薄……皋兰被径兮,斯路渐。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这是<招魂>描绘狩猎路上的风光。

约公元前224年,七十多岁的宋玉还登上衡山。 “余尝观於衡山之阳,见奇条异干,罕节闲枝之丛生也,其处磅磄千仞,绝谿陵阜,隆崛万丈,磐石双起,丹水涌其左,醴泉流其右。其阴则积雪凝霜,雾露生焉;其东则朱天皓日,素朝明焉;其南则盛夏清微,春阳荣焉;其西则凉风游旋,吸逮存焉…….” 阳光灿烂,和风清新,白发柱杖的老人歌壮士之必往,赋山水之激情,创作了<笛赋 >——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篇咏物赋。

鄢郢求学丶庐江狩猎、纪郢侍君丶高唐传梦、巫山赋美丶兰台谈风、澧水办学、衡山听笛……当时交通极为不便,宋玉却交游甚广。大自然给了他山的胸怀丶水的灵秀,也给了他高尚的情操和体魄。孔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宋玉效法自然,纵情山水, 岂不 既仁且智?激情和热爱未必写得出好作品,千古佳作却必定充满着激情和热爱!何为爱国爱家乡,浓墨重彩丶用激情和热爱状山摹水者是也。

宋玉是襄阳孕育的历史文化名人,宋玉的文化智慧是“智慧襄阳” 的重要内容,研究并发掘之,可为“智慧襄阳” 添彩,并对“襄阳梦” 和襄阳的你我他大有裨益。

作者:余建东,宋玉研究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