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年谱推究

发布时间:2019-09-05   来源:楚都宜城网     

何志汉

由于文学创作的切实需要,笔者钻研宋玉文化数十年,发现在宋玉研究上,最混乱的莫过于对他的生年、籍贯、作品诞生时间和诞生地的研究了,这些方面可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甚至给人以越说越玄的感觉。笔者只想做一枚小小的明矾,把一盆有些浑浊的水澄清一下。而这“明矾”,全是来自最权威的“生产厂家”——宋玉本人文章中提供的可靠线索和对宋玉最有发言权的人(如他的老乡东汉著名文学家王逸、他的另一老乡东晋著名文学和史学家习凿齿等,这些人皆是和宋玉距离最近的研究者)。我作“宋玉年谱推究”的诸多权威依据,均载于本人的另一篇万言长论《九辩宋玉》之中,有意者可上网搜寻(也建议有关媒体转发)。因篇幅和体裁所限,本处则主要罗列根据权威史料推求研究而出的宋玉年谱的结果。这些结果之中,当然有一部分会是大约,因为时隔两千多年,谁也不可能把宋玉的一切都搞得绝对准确;然而,此结果却应是最接近史实的结果。

宋玉,楚藉鄢人(即今湖北宜城人),战国晚期楚国大夫,生于屈原之后,为屈原的私淑弟子,史上和屈原并称为“屈宋”。精于楚辞创作,并独创了赋体文学,又被称为“赋家之圣”。李白赞他“立身本高洁”,杜甫赞他“风流儒雅亦吾师”,欧阳修赞他“宋玉比屈原,时有出蓝之色”。

公元前308年(楚怀王21年),出生于楚国鄢邑(今湖北宜城)腊树园村一个农民家庭。

公元前301年(楚怀王28年),宋玉7岁时进入村中私塾学堂读书。父母克勤克俭供其学文。学识渊博、六艺皆精的塾师悉心教授,宋玉成了老塾师最得意的弟子,他多年苦读,羽翼渐丰。离校后亦耕读双兼,自学不懈。

公元前298年(楚顷襄王元年),楚怀王被骗,囚秦不归(后客死秦国),二十多岁的太子熊横继位。时年宋玉10岁。

公元前288年(楚顷襄王11年),20岁的美男子宋玉,除了务农外,便是在家勤奋自学。老熟师离教时送他的许多书简,成了他最好的“伴侣”。东邻家的美貌女子常趴在墙头窥看他,可是他学趣浓厚,从不分心。

公元前287年(楚顷襄王12年),21岁的宋玉,以其不凡的诗赋奇才,在好友推荐下,被征召入宫,敕封为文学下大夫,成为伴随楚王身边的文学侍臣,后又兼任楚国文府的府尹。任职伊始,宋玉随楚襄王(即楚顷襄王)出游楚国巫山的阳云台,即兴创作《大言赋》和《小言赋》,颇得襄王和同僚唐勒、景差的赞赏,亦受佞臣忌妒。

公元前286年(楚顷襄王13年),宋玉22岁,入夏时节,他与景差陪同楚襄王出游楚国的行宫兰台,即兴创作了赋体文学《风赋》,以“雄风”、“雌风”的巧喻,曲谏君王要体恤百姓,不要沉溺于自享清福。

同年,针对佞臣登徒子在楚王身边进谗,诬蔑宋玉好色,宋玉以牙还牙,创作出《登徒子好色赋》,明讽登徒子,暗谏沉溺女色、不顾国政的楚襄王。赋中对东家之女美貌的描述,成为千古绝唱。

公元前285年(楚顷襄王14年),宋玉23岁,他除了日夜在文府忙碌、整理楚国典籍外,便是奉命陪楚襄王出游,并又在出游云梦泽巫山高唐观等处,相继写出了《高唐赋》和《神女赋》姊妹篇。《高唐赋》主要写巫山地区的山川胜景;《神女赋》则主要塑造了美丽多情而又俨然不可犯的巫山神女形象。

公元前284年到前280年,宋玉在24岁至28岁之间,相继写出了《钓赋》、《御赋》、《对楚王问》、《讽赋》、《舞赋》、《招魂》、《微咏赋》等作品。《钓赋》以钓术喻治国,劝谏楚襄王要弃“役夫之钓”的小钓,而取效法古之圣君的“大王之钓”。《御赋》以驾车喻治国,与《钓赋》有异曲同工之妙。《对楚王问》是楚襄王因听到对宋玉的非议而责问宋玉、宋玉的答辩,借答辩以申高洁之志,“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等辩词,成为千古经典。《讽赋》是宋玉婉言讽谏楚王不要贪恋女色而误政。《舞赋》是宋玉颂扬楚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楚舞——的佳作。《招魂》是因楚王去江南的梦泽打猎受惊丢了魂,宋玉为招其生魂而写的凄美隽永的招魂词。《微咏赋》文字艰涩难解,是宋玉抒发内心哀伤悲凉之作。

宋玉的作品,大都是游历文学,即作为楚襄王的文学侍臣,奉命伴王出游而作。这种出游,当然应是在楚国相对安定之时,内忧外患一定不会很多。而自公元前279年起,秦便大举攻楚,到公元前278年,楚的分别建立有两百年左右的鄢郢和纪郢两座都城,相继沦陷。宋玉作品中提供的楚王出游的地域,都在两都周遭,这些地域,也从此都成了秦的领土,所以那些出游作品,只能产生在公元前279年之前。

公元前278年(楚顷襄王21年),随着楚国鄢郢和纪郢两都相继沦陷,楚襄王如丧家之犬逃往陈地(现今的河南淮阳)建都,从此楚国一蹶不振,危在旦夕。而陷此危境,全是咎由自取。早在两都陷落前,楚国老臣庄辛就面责楚王:“君王左州侯,右夏侯,辇从鄢陵君与寿陵君,专淫逸侈靡,不顾国政,郢都必危矣。”良臣言之凿凿,可是襄王不听;此前,曾为楚重臣的屈原,更是对襄王一再劝谏,可是襄王非但听不进逆耳的忠言,还将屈原革职流放。屈原谏君无门,报国无望,终在楚郢都沦陷之际,抱石自沉于汨罗江。楚国在当时国君昏庸、奸邪盈朝、正人君子普遭排挤的恶劣政治环境下,尊奉屈原为师、效法屈原“纷纯纯之愿忠兮”的宋玉,是难以立足的。所以,当在公元前278年左右,宋玉失职离朝。

宋玉离朝时,约三十岁左右。此后他虽流落民间,生活困苦,却“位卑未敢忘忧国”,多年奔波在谏君的路上。但“猛犬狺狺而迎吠兮,关梁闭而不通”,佞臣围君,谏道闭塞,见君难如登天。“岁忽忽而遒尽兮,老冉冉而愈㢮”,晚境凄凉的宋玉,只能将报国无门的一腔悲愤,倾注在他的作品里,声泪俱下地陈述他的悲秋之怀,写出了传世代表作《九辩》。

在宋玉所处的时代,楚国的国运是每况愈下、日益衰微:政治黑暗,国君昏庸,群小尸位,“良臣疏斥,百姓心离,城池不修”,战乱频仍,苛税沉重,盗贼蜂起,民不聊生,“食贵于玉,薪贵于桂”……总之,是“危败”之相毕露。生不逢时的宋玉,又哪会有好日子过?宜城人、东汉文学家王逸曾给他的老乡宋玉写一小传,说宋玉“数遭祸患,身困极也。亡财遗物,逢寇贼也。心常愤懑,意未服也。丧妃失耦,块独立也。远客寄居,孤单特也。后党失辈,惘愁毒也。窃内念己,自悯伤也。”可见,宋玉的一生(至少是失职后的大半生),是十分不幸的,天灾人祸,穷愁潦倒,虽然曾有妻室,但又“丧妃失耦”,以至于孑然一身,颠沛流离……总之,是充满了困苦。可是,虽置身困苦之中,却仍能“穷处而守高”,其沦入社会底层后所写、充满了忧国忧民情怀的代表作《九辩》,就是对他高洁人品的最好写照。尽管困苦,只要还有一口气,他也没有放弃他热爱的辞赋创作。

公元前227年(楚王负刍元年),宋玉81岁。老迈龙钟的宋玉,南岳衡山他是登不动了,但闻讯勇士荆轲剌杀残暴的秦王之事后,他文思潮涌,遂将他早年登衡山时创作的《笛赋》,加以修改增补,并且前无古人地创用了“穿越”的手法,将三百多年前的大音乐家师旷穿越进赋里,让其也来钦慕荆轲之勇,削竹为笛,讴歌壮士。

此后不久,宋玉病故,薄葬于其故里鄢邑腊树园。终年八十余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