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生年初探

发布时间:2019-07-16   来源:楚都宜城网     

宋玉仕顷襄王的时间

宋玉仕顷襄王的时间在顷襄王即位之后到郢都陷落之时。

漂流在外、风餐露宿的楚国王子,一旦当了国王,大权在握,想的是什么呢?他想的是纵情娱乐,贪图享受。他不仅不考虑治国安邦的大计,而且根本听不进理朝执政的忠告。追求管弦丝竹之盛、云游山水之乐、奔走骑射之激情,迷恋女色,追逐与神女狂欢,喜爱读诗论辞的风雅,这一切就成为他人生的快事。

顷襄王在任命宋玉为文学侍从之后二者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呢?晋习凿齿在《襄阳耆老记》卷一记载:“玉识音而善文,襄王好乐而爱赋,既美其才,而习其似屈原也。”这说明顷襄王与宋玉由于在音乐和文学方面的共同爱好,所以关系十分密切,宋玉的许多作品都是随顷襄王云游时即兴而作,在这方面他们是心息相通的知音。然而,在政治观点上却存在着严重的分歧。宋玉认为秦国虎视眈眈,楚国危机四伏,政治上腐败无能,人民生活极度贫困,如果不进行改革,国将不国,因而宋玉苦口婆心,采取各种办法劝谏顷襄王改弦更张,勤政爱民,改革时弊实行仁政,但宋玉的种种努力却适得其反,引起顷襄王的无比愤怒,当郢都陷落国难当头,顷襄王将宋玉罢官,宋玉成为和屈原同命运的悲剧人物。

宋玉和顷襄王在年龄上相差不大,基本上是同龄人

宋玉仕顷襄王的时间在顷襄王即位之初到郢都陷落,计十五年。

宋玉作为文学侍从、专业作家,他的主要任务是写出词藻华丽、韵律和谐、曲调高雅的诗词歌赋,编排出赏心悦目、委婉动听的歌曲舞蹈。

宋玉器宇不凡,风流儒雅,深得顷襄王的赏识。在交谈当中,宋玉不卑不亢,从容辞令,才气过人,也确实使顷襄王心领神会,心生敬意。正因为如此,宋玉的文学天赋更得以充分发挥,从而取得了巨大成就。

宋玉和顷襄王都在三十岁左右,均年富力强,这从他们的生理状况和心理状况都足以说明。如游山玩水,即兴作赋,游兰台之宫而作《风赋》,游云梦之台而作《高唐赋》,游云梦之浦而作《神女赋》,这种长途跋涉,即兴写赋,共同赏析,一要有雅兴,二要身体强健,精力充沛。

顷襄王骄奢淫欲,贪恋女色,不理朝政,这是宋玉非常担心的。为此宋玉运用各种方式劝谏顷襄王,要以礼仪约束自己,不可贪恋女色,凡此种种,一般都发生在同龄人之间,而且都处于年轻时代。

郢都陷落顷襄王昔日的欢乐已变成今日的凄清

顷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78年)郢都陷落,楚国昔日的繁华如梦般消失,风花雪月的诗情画意已不复存在。国穷民困,流离失所,满目疮痍,残垣断壁的景象使人怆然泪下。这时的顷襄王已是凄凄惶惶,岁无宁日,逐步走向他鬓发苍苍的暮年。在仅仅十四年的过程中,楚国如秋风扫落叶般凋零,顷襄王已是夕阳西下朝不保夕了,而风流倜傥、惠于中而秀于外的宋玉在被迫去职之后,也开始他飘泊流浪的生涯,成为行踪不定的垂暮老人。

人生易老,岁月无情,顷襄王执政的三十五年,以郢都陷落为分界线,前后形成极大的反差。当他年轻力壮时,骄奢淫欲忘乎所以,一旦“落花流水春去也”,到了日暮穷途万木萧萧之时,也就成为一丘黄土。

而宋玉则因其有忧国忧民的情怀、振兴楚国的壮志,并且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而与日月同光,与天地共存。

谨请学者专家赐教

我学疏才浅,所以不揣冒昧,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目的在于求得学者专家及有识之士的释疑解惑。

我提出宋玉生年为公元前330年(楚威王十年),是根据“宋玉是屈原的弟子”及“宋玉为顷襄王文学侍从”等文献资料和重大历史事件进行推断的。

我寻思一个伟大人物的诞生不是偶然的,是时代的孕育和客观时势造成的。伟大人物总是引领时代潮流并推动历史向前发展,所以他们总是和时代风云、重大历史事件密切相关的。

如果宋玉生于怀王二年或怀王十年,当宋玉长大,到了读书求学的年龄,屈原已被怀王免职接着又遭放逐江汉,就将“宋玉是屈原弟子”这一史实给予轻易地否定了。宋玉虽然天资聪慧,但若无名师指导,他的道德文章、知识素养不可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如果宋玉生于顷襄王元年,宋玉则为二十一岁,郢都已经陷落,顷襄王流离奔徙,不可能任用宋玉为文学侍从为他消遣取乐。

如果宋玉生于顷襄王三年,郢都陷落时他才十八岁,无论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都和顷襄王有很大的差距,社会经历以及对人生的感受也很不相同,怎么可能在情趣上发生共鸣呢?如果宋玉出生在顷襄王九年,顷襄王去世时他才二十六岁,年龄差距这么大,怎么可能一同出游,顷襄王年迈,也经不起车马劳顿之苦。特别是讲到男女情爱,劝谏顷襄王戒女色的话题,那就更格格不入了。宋玉事顷襄王时,无论写文章、交谈都十分得体,遣词造句,精心推敲,谈论治国安邦之道更是井井有条。尽管顷襄王对宋玉的政治主张非常反感,但对其文学艺术是十分欣赏的。正因为二人情趣相投,心息相通,宋玉的诗赋创作才有了极大发展。这一切都是符合历史事实和文献资料的。

《笛赋》创作于荆轲刺秦王之前

不少学者专家认为宋玉《笛赋》中所写“宋意将送荆轲于易水之上”“歌壮士之必经,悲勇猛乎飘疾”,就理解为宋玉参与了送荆轲于易水之上的行动了。

从表面上看,荆轲刺秦王似乎起于太子丹与秦王赢政的个人恩怨,而实质上是反映被侵略者反抗侵略者的正义斗争。

太子丹刺杀秦王蓄谋已久,具体时间在公元前232年,太子丹由秦逃回燕国,这时读书击剑行侠仗义的荆轲也在燕国,两人见面之后即策划刺杀秦王之事,而且进行了长期的准备。与此同时,秦兵大举侵犯各诸侯国,人民反抗秦国的情绪日益高涨,知识分子当中报仇雪恨的怒焰也愈燃愈烈,虽然荆轲刺秦王之事在秘密中进行,但“山雨欲来风满楼”,不免为人民所传闻,宋玉很可能在这样的背景下,感受到这一事件必然会发生,易水是由燕入秦的必经之路,满怀爱国之情的宋玉,虽已年迈,但仍然关心天下大事,遂有“宋意将送荆轲于易水之上”,并想象到那种“歌壮士之必经,悲勇猛乎飘疾”的壮烈场面。宋玉虽然向往那种送行的壮举,但实际并没有参加公元前227年为荆轲的送行。

我想,不少学者专家提出宋玉生年的五种推断,是否和宋玉《笛赋》中所写“宋意将送荆轲于易水之上”有关,是否认为宋玉不可能那么长寿。

人的长寿,需要具有健康的身心。宋玉经受许多磨难,具有坚强的意志力和超强的承受力,他受道教回归自然、修炼身心、延年益寿的思想影响,活到九十、上百岁也并非不可能。

宋玉能否活到百岁

宋玉能否活到百岁,晚年能否进行《笛赋》的创作,这不仅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而且也是历史上的一桩悬案。一般来说人活百岁又身心健康,而且能从事写作实属凤毛麟角,但是能不能因为这种情况太少就从根本上予以否定呢?

宋玉作《笛赋》应在荆轲刺秦王之前,完成《笛赋》则在公元前232年之后,时宋玉也已九十八岁,这件事确实使一些学者困惑。

难道古代就没有活到一百岁的人吗?隋唐之际的医学家孙思邈(581-682年)就活了101岁,而且他的著名医书《备急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等都是在晚年时完成的。隋唐著名的书法家智永勤习书法,写千字文八百多本,书法使他身心健康,据历史记载他“年百岁而终”。

那么深居山林潜心修炼,被道教经典改塑的道教徒的宋玉就不能活到一百岁吗?就不能在晚年进行《笛赋》的创作吗?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作者:李伶甫,宜城一中高级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