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株植物

发布时间:2019-07-16   来源:楚都宜城网     

如果,世间万物可以任选其一,作为你存在的方式,你选择做什么?

我想做一株植物。有根的植物。

植物是有生命的。我喜欢有呼吸贯穿生命的始末。即便是终结,即便是枯萎,也是以呼吸的方式结束生命的律动。而不是像石头一样,毫无自主意识地接受风和雨的吹打,逆来顺受着岁月强加给的侵蚀。自生至死,纵有太多的不可掌控和不可逆转。或许,生,不能由己心,亡,不能由己意。但是,若是连气都不能由己出,于我,那定是不能想见的悲凉。

想做一株植物,不计大小,巨可参天,微可若尘。只要是生于自然,便欢喜。

喜欢在带着隔夜荷香的晨曦,张开眼便可看到太阳的笑脸。在洒满碎金般的晨光里,身披薄露与阳光亲吻。有风儿掠过时,便将一脸娇羞藏匿于枝枝叶叶。

想做一株植物,可以无花无果,只做季节里一抹葱茏的颜色。

从不张望,谁的路过,或者伫足。只兀自优雅着,以平和的心态,以勃发的姿态。

就做一株植物,有根的植物。根植或种植,成长或凋枯,都依托于深土,因而不失厚重。情与意,皆绵绵。就算是一粒种子,几经辗转流落天涯,历数世轮回,也还是能凭着记忆生长成最初的模样。

就做一株植物,懂得在每一个有生命颜色的晨昏日暮,固守一份简单的幸福。风住,安静。无念无求的。雨落,干净,不妆不扮的。月起,意境。不妖不娆的。

做一株植物,便可以爱你在你的世界之外。无论是生长成你途中经过的景,还是你桌上盘里的餐,无论是被你宠在手心儿还是弃于路旁,都能不卑不亢的接纳那份欣然与失落。不悲亦不喜,不哭亦不吵。

因,我只是一株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