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遥远的村庄

发布时间:2019-01-30   来源:楚都宜城网     

几缕炊烟,一方院落,两三点雨滴落屋檐,几声门前池塘的蛙鸣惊醒着黄昏的宁静。湿漉漉里掩藏着农家院子的温暖,须晴日,明天朝阳里沐浴着勤劳的感动。宁静,安详,淳朴,自然,这是村庄的个性魅力。

我向往村庄的生活,那是一个人在生活的轨道上行走很久以后,一种淡定的回归,一份灵魂的依托。

生活会让一个人离开圆点,然后以追求为半径不断地拼搏完善着一个完美的圈子。每一个人更像一个陀螺,不停地转着,转着。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自己要什么,没有太多评判可以让自己擦亮双眸。生活的重荷以及芜杂让我们以永不满足的思想牵制着前进的脚步,以疲惫的心在灯红酒绿的城市街头茫然地跳动着不甘屈服的沉重。为了目的曾经不择手段过,为了利益曾经背叛誓言过,为了养家糊口曾经丢弃自己灵魂过……无论是最终获得了还是失败了,心,总会在某个闲暇的寂静夜晚,跳动回最初的圆点。于是,那种对宁静与淳朴的曾经作别之憾,又一次在心间滋生厚重了。

都市里行色匆匆的人以及那些都市外乡人的打拼经历,我想他们有同感的。曾经以为离开村庄就会收获太多的既定心愿,而有时,转了一圈才发现,还是那个村庄给自己最充实的满足和欣慰。只不过,近乡情更怯,那山那水,也许不是最初离开的样子。

我不喜欢都市,快节奏有时让我觉得很累。人与人擦肩而过的匆匆让我找不到温暖默契的所在。总觉得那份永恒的淳朴自然风情是存在于村庄的。即使,它离我很远,但并不影响我向往的那颗痴心。

有时梦里,会出现一幅画面:村头的老树,斑驳着流年的记忆之痕,树下的老人吸着旱烟下着似乎永远下不完的一盘棋。几只黄狗在夏日午后吐着舌头,一个小孩子靠在树下嘴角带着微笑酣然睡着……放眼望去,青山环抱,溪水门前,小小村庄浓淡相宜着一份美丽。我想,我是去过这个村庄的,否则为何梦里如此清晰?我想,我也许未必就去过,那么它只不过是我一个理想的构建罢了。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那年,朋友相约去乡下小聚。丰收的喜悦洋溢在朋友的脸上,这快乐将我也感染了。站在院子里,金黄的玉米,高高的稻子捆,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农作物,院子后面的小园子里好几种果子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这,都是朋友微笑的理由吧。有过“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的历练,收获了喜悦安详的尽享。朋友说自己到了人生之秋,他只想平淡满足于这样的生活。他怕我会笑话他没有更高的追求,其实我有多艳羡这种生活呢!青春的懵懂和好胜心都曾让一个人做过冲动的事情,也许在这个中年阶段更懂得淡泊与淡定的可贵吧。酒足饭饱,日薄西山。坐在院子石阶上,突然觉得世界竟然如此的安宁,安宁的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乡村的夜似乎来得早,月亮好似更干净,星星也像更明亮,偶尔几声虫鸣让我倍觉亲切。想起自己一直住在城市的楼里,无数的夜晚何曾有过这样的惬意安宁呢?总是有汽车的声音响起,总是有楼下饭店的醉汉莫名的吵嚷声。那是令人很烦躁的却又无奈的……而乡村的夜,是可以咀嚼出味道的,连风都带着香气的。如水的夜,清澈,温柔。我相信,小夜曲的魅力是属于村庄之夜的,因为,够资格呢。

朋友说,其实在这里你是不用想的太多的,抱个枕头睡到自然醒,你会听到的是谁家老牛的叫声抑或“当当当”谁家菜板上切菜的声音。因为,乡下的门是可以敞开的,就像人们敞开的胸怀。

那月,去乡下祭拜。不知道是羊肠小路旁的蒿草太过高大还是小路下面的广阔庄稼地干扰了我的视线,只顾着一味的往前走却不想走到尽头才发现迷路了。当时很恐怖于这乡下野外的一切,心“咚咚”地跳着。于是更加无法判定本就迷失的方向了……茫然间,小路下坡处的树林里一个中年农民正在割草,看见我的焦躁四顾,询问后带我走出了迷路窘地,找到了我要祭拜的墓地。那瞬间,我内心感动。事后想想,荒郊野外为何自己就敢相信了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呢?笑一笑,心里回答:那是对农民本性的认可,善良,热情,朴实。这足以驱赶对于他人的防范,让我由衷的没有了一份害怕。我看见那个农民被火热太阳晒得黑红的脸上,坦诚着帮助我后简单的憨厚微笑。那是农民本色,属于村庄的魅力延绵。

以后每当我在城市里茫然无助的时候,眼前就会闪现出那个农民的微笑。

我向往村庄,向往属于村庄的个性魅力。无论是那里的草木万物,还是那里的人们。

有时想,当我们脚步走得过快的时候,不如停下来去村庄走走。你会发现,知足常乐未必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当我们的心灵觉得疲惫压抑的时候,不如放松一下来村庄坐坐。你会受到触动,村里女人爽朗活泼的笑声就是一剂最好的释怀良药。

于我而言,那向往的村庄很遥远,它在城市之外。而我又觉得它离我很近很近,因为就停驻在我的心里。那是我对真善美以及简单淳朴的追求。心在,梦就在。

多年以后,也许我会回归那个村庄。那时,遥远将不再遥远。

那遥远的村庄,我正一步步向你走来,向我追求的生活方式走来,更向我憧憬的那个梦走来……只需你张开双臂,揽我入怀,我将嗅到你身上魂牵梦萦的味道。

那我,真的如凤凰涅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