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姐的传说

发布时间:2019-01-21   来源:楚都宜城网     

毛倩春

楚鄢城西岗,山形亭亭如盖,其色紫赤,取名紫盖山。古山坳存三间草屋,屋前一银杏,树前一泽水。时有宋公子携同村孤寡,以耕地采茎赡顾,居此陋地,暇日苦读。

某岁,已近楚庭春试,宋公子赶考临行前夜,泽水旁一女,至紫盖山,轻敲公子窗棂。宋公子持灯芯草,灯苗如豆,掀帘出门,见一女手棒舌状赤玉,曰:“吾仍泽水鲤鱼姑,那年员外逼婚投水,化为鱼。” 又曰:“谢公子待小女母如亲,若殿试,含此物,答如泉涌。若公子金榜及第,切五日那晚五更至泽还玉。”公子接玉谢过,见那女转身下西岗远去。

后,公子果中第。因路风狂疾,归期过五日。时久玉已失赤,致鲤鱼姑僵舌而哑默水泽。

宋公子心愧如焚,怀玉至荆山供之抱璞岩,以聚天地灵气,络血惜生。

人间便开始流传这段公子与女鬼故事。久之,坳中银杏地称之银谷,水泽名曰鲤鱼姑,后人谐音鲤鱼湖。

七仙女闻此恸泣,便召鲤鱼姑为侍女,名哑姐。

……

话说远古时代,天地未泯,人、神、妖、鬼混杂。 有楚人卞和,见一凤落荆山,攀而至,见一凰抱一玉,似炕孵化生,见卞和,凰起盘旋数圈而去,卞和遂得此玉。有凤凰栖玉必为宝,卞和心喜而屡献楚王。楚厉王、楚武王因不识宝,卞和遭双足俱刖之刑。卞和抱璞于怀,泣尽继之以血!楚文王闻卞和之泣,乃取其璞,使玉工剖之,果得无瑕美玉,因制为璧,名曰“和氏璧”。

自古武当山为道教之地,道教推崇阴阳之玄,而武当山耸云挺拔,紫霄阳观,却匮一阴地芳幽通灵,阴阳交错。后八仙之一吕洞宾出武当自漳河东来,寻找武当阴之玄地。下蛮水至五云洲,见楚皇城南郊王子岗天空飘浮淡清淡白云彩,似青纱禅羽。吕洞宾便驾云追去,经南菜园、北菜园、甘水河、孙家竹园、谢家坡、姚家岗至王子岗。近观,见淡云之下,一清澈碧荡湖水,自北向南,形如道装玉女立舟远眺。有一溪似其秀臂,恰遥指武当天柱峰金顶。吕洞宾徐落王子岗,忽觉地之灵气沁脾滋脉,询问村婆湖为何名,村婆曰:“道女鱼玄机卧地修术三载,离而成湖,取名武当湖。” 吕洞宾大喜,欲亦留三载,感悟道姑求道玄妙。

楚文王闻吕洞宾临武当湖问道,便布衣着扮,虔诚而往。因能喜见神仙,便将和氏壁送给了吕洞宾。吕洞宾见此玉为世之罕孤宝物,三载武当湖求道毕日,回天复命,将此壁奉送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委托太白金星,制成了一块玉佩。在七仙女十七岁生日这天,玉帝将这块玉佩配带在七仙女的胸前。

有一年春天,玉皇大帝召开蟠桃大会,邀请众神仙及其七个仙女前往赴宴。某一日,七仙女带着侍女哑姐驾七彩云向蟠桃会匆匆赶去。当七仙女路过蛮河,遇上一阵狂风,将胸前配带的玉佩掉进蛮河。七仙女非常痛惜:这次参加玉皇大帝之蟠桃会,若不配带玉佩岂不愧对父皇惜玉之心。她欲停下来找回玉,又恐耽误赴会时辰。七仙女便令哑姐留在蛮河寻找玉佩,自己匆忙向蟠桃会赶去了。

哑姐沿蛮河边细量查找。自晨卯时找至午后申时,因心急又疲劳奔走,不觉昏倒在一片桃树林里。那时鸭人族有个祖先当地人都叫他鸭货。此时鸭货也收工赶着鸭群回家,在路过桃林时见一女昏在桃林。桃花凋飞入丛,几红桃朵落至睡颊。鸭货手里拿着一枝青竹,见哑姐苍面倦目,便从腰间取下一小酒葫芦,一手扶起哑姐的头,一手用酒葫芦往哑姐嘴里滴了几滴酒。此刻奇迹发生了:哑姐慢慢醒过来。也许是蛮河沿岸人间美景的召唤,也许是天上人间姻缘红至,也许是酒的神奇力量,不会说话的哑姐竟支支唔唔说了句:“谢谢!”

自此哑姐留了下来,或为继续找玉,或可有帮鸭货,以答谢得救恩德。

鸭货在蛮河北开了一个小土酒窑,是用玉米酿的苞谷酒。每天酿的酒卖不完就用土缸埋在地下。鸭货出门到田里犁田或是放鸭就带一葫芦酒,傍晚就醉朦朦回家。

说来也巧,哑姐也曾在蟠桃园用桃花蕊酿过甘露醇,专为七仙女饮露护颜之用。这天,哑姐和鸭货回到旧土酒窑,哑姐思忖:这人间的苞谷酒再加上天上的甘露醇,定会酿成颖品佳酿。于是她便开始酿造桃花酒了。鸭货也每天守在哑姐身边,踏踏踏实实为哑姐进玉米、稗穗和香草,翻晒酒糟,封存酒,人也兴高采烈。哑姐托仙气,飞舞沿河桃花,汲露蕊化入酒中。远近乡里,也羡慕鸭货的艳福,自然也就认为他们是夫妻了。哑姐酿的桃花苞茅酒渐渐闻名了,十里外村也争先前来沽酒。这一带也流传这样一首诗:“日出东山坳,聋伯早起床。路遇早归人,问津酒神仙。路人震耳语,遥指日出方。河边有哑姐,酒香红透天。” 有时乡里乡亲熟人熟事,东家借点银子,西家欠舀几升米是常有的事咧。咕哑姐酒的也有赊账的,不知道赊店老酒这个酒名是从哪来的,但卖酒的都有赊酒的习惯。不管远房近客,有银无钱沽酒的,哑姐也会赊点送点,四乡百里众夸哑姐心善,是菩萨转世。

话分两头说,那天七仙女匆忙赶到蟠桃会,玉皇大帝见七仙女未配带所送玉佩,龙颜不悦。七仙女便向父皇叙说玉佩不慎掉落蛮河,并言已令哑姐留地找寻。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鸭货和哑姐幸福地过了三年,三天的蟠桃会也快结束了。第三日午宴中,玉皇大帝复问哑姐为何还未归,七仙女亦心纳闷。玉皇大帝则派住在蛮河下游段风落河的风神和雷河的雷神前往查究竟。一时辰后,风神和雷神返回蟠桃会,向玉皇大帝和七仙女禀报了哑姐的经事和哑姐会说“谢谢”的奇迹。玉皇大帝很觉吃惊,带诸众神和七个仙女赶到蛮河边,入瑶池,开缸蜜勺,酒滴似鲜露明珠,芳香夺魂,琼浆玉液。玉皇大帝感叹曰:“此酒只有天上有,人间哪能品几回。”便令哑姐暂留人间为天宴酿造仙酒。因玉帝亲临,哑姐所在之地又称龙兴之地了,名龙兴。

据说土酒窑北十七里就是楚皇城鄢郢。楚文王闻得玉帝赠七仙女玉佩,不慎落入蛮河,哑姐苦寻未觅。便在玉佩落水不远处,皇城南十七里分设金铺和璞瑙。以利商贾设摊市宝,汇聚天下金银财宝、奇珍异石。供仙人剔玉材,再为玉帝雕石缕玉,补七仙女失佩之憾。古时荆襄的璞石和玛瑙居多,天下闻名。时人习以玉镶嵌金银为饰品,世人称荆襄玉,后谐音金镶玉,久之,又传成了金镶玉是用金铺的金和璞瑙的玉镶制而最早得名。金铺东设一坛,楚文王春分之日,便会至坛,首朝龙兴仙地,祭祀参拜,曰:“窃闻玉帝尊临凡地,以品哑姐桃花仙酒。切盼玉尊再临凡界,孤思聚坛共饮。”故名双龙坛。

雄伟皇城楚都和繁华金铺、璞瑙商贾,蛮河一时热闹非凡。民船商船激流绕滩,千夫的号子此起彼落。蛮河天界又住着雷神和风神,众神常会聚门,哑姐处就会神来神往,沽酒颂歌。蛮河的天也比别处美了,十里云朵就有九种彩。那时的蛮河真可谓天上人间花满楼了。也就免不了神与凡间的愉情韵事,才会有了现在人间诸如“麻姑掷豆”、“瞎子算命”、“哑巴卖刀”、“傻子傻福”民间传言。大家切勿小看人间这些缺斤短两之辈,大人们说他们这些人都是先古时代由神留下的后裔,你仔细观察神话中神的长相,不都是这么样。后来,人们给娃取名,叫些黑蛋、二楞、芈娃子、憨子、臭货、鸭货等。就是想搭点神气,少病多福。

鸭货遇哑姐的事也不是鸭人家族杜撰。古时,荆襄一带因虎狼出没,人烟稀少,故称蛮夷之地。这条河就叫蛮河,也叫夷水。蛮河蜿蜓三百一十里,各河段叫法也不同:宜城境内有一段,相传雷神所住河段叫雷河;蛮河与汉水交汇处叫岛口,左对岸叫流水沟;右对岸是风神住地,名为风落河。这些地名至今一直沿用着。今蛮河以北汉水以西这块夹洲地名就叫璞河,相传就是因七仙女的玉佩落水而得名,从龙兴到割头湾这一段河就叫璞玉河。

后来,璞河人民聚资,在龙兴胡家台子树立了哑姐雕像。有关璞玉河来源,宜城县地名专家曾到当地访过很多人,十分顷向于这段故事作为璞河地名和璞玉河名来源最亮的依据。至于说到桃树林和酒窑的文物价值,当地名专家穿过眼花缭乱的桃树林,心中亦燃起浮想联翩的激情。但他们审视璞玉河裂痕纵横的小土酒窑时,实在看不清将之列为文化遗产的必要性,县政府也没过多政策哄托和保护,镇里官员一句话还把哑姐的雕像给拆了。而哑姐传说仍广泛流传蛮水之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