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冬,一曲

发布时间:2018-12-24   来源:楚都宜城网     

时间呢就是这样,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它还是不紧不慢的向前推进,看着指针周而复始的在转动,我们能做的就是把墙上的挂历一张又一张的撕下来扔到属于它的地方。当然,时间的变化我们还是能够清楚的感知。

看,那一片片泛黄的叶子,稀稀落落的不停的往下掉,曾经有多少人在感叹“这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珍惜”,而在我看来,这是深情的叶子在顽强护根,树叶把树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让光秃秃的树抵过寒冬,才能在来年焕发新生、吐纳新绿,这就是生命的传承。而草则不同,草学的是一种隐忍退让,它把枯黄留在外面,把生命都退回到泥土里,待到春来天暖之时,又将生命的绿意挤弄,一点一点的还原生命的本真。一些不知名的小花依旧开的灿烂,仿佛是在给深秋的远去吟唱一首挽歌,就像是是划破黑夜和打破宁静的烟花给人的醒目,但在我看来野花的盛放又远胜于烟花的一现,毕竟从时间上来说,它不是那么的一瞬,并且它也不以打破安静为由而是恬静淡然的释放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是给人无限的怀念和臆想。我想是的,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我一向都是偏爱于春秋两季,可能是因为自己身处“火炉”的原因,总觉得春秋季节是那么的不堪一瞥,留下的只有惋惜和怀念。

当然,我觉得最美的当属冬天了,因为那是一位艺术家,除了冷,凌乱之中给人无尽的遐想。当清晨的阳光还在远方的山头挣扎,雾霭沉沉便把整个的天空、大地、树木笼罩起来,我们自由的呼吸着,轻松的感觉到那份清新。再看看地上、小草上、枝桠上的好似银装素裹,十足的以为冷若冰霜的美人儿,行走在这样的境遇之中,可不就是一种视听的盛宴。当朝阳摆脱沉重的包袱,探出那圆乎乎的头,一切从冷艳变得可爱起来,随处可见晶莹的露珠仿佛是一滴泪,慢慢的汇集到枝叶的末端,再也无法承受深爱之重滑落下来,所幸,你还有可能听到那“叮咚”清脆悦耳的声音,又恰在此时,你偏偏看到那无数中的一滴,便看到那一圈圈的细小的波纹扩散开去,极像是青春男女对视的一瞬,便埋下那钟情的种子。

沐浴着阳光是舒服的,不免有种想褪去身上包袱,真正融入自然怀抱的冲动,就像是爱情不沾染金钱、权势,那才是纯洁至上的,可现实毕竟是现实,我们更多的是选择妥协,去迎合世俗的审美和裁定。倘若有一阵风不小心的轻轻吹过,你便能领略到那落英缤纷,你闭上眼睛,踏着细碎的步子,极其柔软,这才是大地母亲的身子,双耳敏锐的听着叶子在枝桠之间的停停落落,就像是自己人生的走走停停,终究是掉进那极其温柔的梦里,不就是人生的叶老归根?要是,此刻你深处在一片银杏树林里,那种美就更无法去描绘了,因为你只会沉醉,哪顾得上去堆砌那溢美之词。

盼天亮,盼夕阳。冬天的夕阳多了几分冷峻,少了几分温热,多了几分怜爱,少了几分冲动。可谓是“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冬天的夕阳是冷冷的,就像是一个人行将就木,有的尽是怀恋,在回忆着人生的起起落落,再极力的多看几眼这熟悉而终究陌生的一切。可也变得淡然起来,觉得得便是失,失便是得,少了年轻时的冲劲,觉得一切源于尘土,终归尘土。坦然的接受着一切,有人说,人在离开人世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顿悟,才能真正的看见上帝,我想是的,每个人都应该是一位哲人。

冷,伴随着夕阳的远去而愈发的浓烈,就像是思念。当四幕合一,寒鸦归巢,所有骚动都归于平静,我们也应该归故里,藏被窝。

夜,因为灯光的照射而显得更加的黑。夜深人静,还是不敢睡去,怕在睡梦中寻不见冬的身影,怕一入梦境就错过了与冬的不期而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