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与中国文学审美

发布时间:2018-12-18   来源:楚都宜城网     

(二)

了解先秦文学的人都知道,战国末期及此前的文学泛指一般的文化学术,包括文、史、哲、政、教、伦理等各方面的著作。从审美的角度看,宋玉的作品不仅与渚子百家不同,既使与《诗经》《楚辞》及屈原比较,也具有自身的特点。

与诸子百家比较。老孔庄孟的著述和《国语》《左传》等大都是议论文、说明文,主要通过逻辑思维论道说理,为人们释疑解惑。宋玉作品倾注于形象思维,通过生动的形象、状形摹物,反映社会生活(事物)及自然之美。

以理论上讲,反映社会生活,是文学和其他意识形态及一切社会科学的共性,文学区别于其他学科的特征在于文学的反映是审美的反映。科学揭示真,信仰崇尚善,文学艺术追求美。真善都与美紧密相连,但真善都不等于美。如果说诸子百家注重于真或善,那么,宋玉的作品则全力发掘美——进而表现和塑造人性的真善美。这正是现代意义的文学的特有功能。正如刘勰《文心雕龙》所称:“诸子以道术求取资,屈宋以楚辞发采。”

与《诗经》《楚辞》比较。大家知道,《诗经》《楚辞》都属于诗歌,二者经历了三言、四言、六言等发展过程,都讲求格律和程式。宋玉作品尤其是赋作,则是押韵的散文,比较自由、参差不齐。就审美而言,诗辞简约,赋作铺张扬历,反映社会生活(事物)及自然之美空间比诗辞大得多。正如清刘熙载《艺概·赋概歌》所析:“赋起于情事杂沓,诗不能驭,故为赋以铺陈之。斯于千态万状,层见叠出者,吐无不畅,畅无或竭。”从而,得心应手地发掘美的资源,塑造美的形象。

大家还知道,文学作品的典型形象是指具体可感性、概括性的形象,即有审美意义上的社会生活及自然景象的画面。《诗经》《楚辞》是中国文学的两大源头,自然也称可为文学审美的源头。然而,宋玉在山水、美女、性梦、游戏等领域创作的作品,就对美资源开发进而塑造典型而言,则可堪称“第一次”或“全方位”。比如,中华传统文化观止丛书《中华古文观止对《高唐赋》题解称:“在文学史上,称得上是第一篇全面摹山  水的作品。”《神女赋》是“第一篇全力描写美女的作品,影响深远,后人多有仿作。”2

与屈原比较。屈原本是楚辞的创立者和代表作家。单独作比或可进一步认识宋玉在文学审美上的特点。不容置疑,屈原创作了《离骚》《天问》《九歌》等震撼千古的光辉诗篇。宋玉没有也无法在楚辞上超越屈原,遂将精力主要集中于赋作,并定型了大赋体制。所以,古人一般屈宋并举,称“屈宋逸步,   莫之能追。”3但在审美范畴,屈宋二人则各有见长。且初作梳理:

其一,抒情美与体物美。屈原提出了著名的“发愤以抒情”说,作品主要是政治抒情诗,主观色彩较浓,抒发自己爱国忧民,改革图兴,“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情感。宋玉为了取悦进而曲谏楚王,为了全方位的状形摹物,自觉的追求把赋写得美一些,作品主要是客观色彩较浓的体物赋。晋代陆机《文赋》说:“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有专家称,宋玉赋的出现,标志着纯文学的诞生,意味着唯美之潮的出现。

其二,简约美与铺陈美。屈原也写山水,但所写的山水大多用于起兴,目的是为某种情感而以景抒情,没有真正多角度的全力描写。宋玉则将山水作为审美对象来描写。有人统计,《高唐赋》有十几句写山,三十几句写水,二十几句写林木,还形象地刻画了芳草禽鸟,祠神田猎。屈原也写女性美,其笔下的少司命、山鬼也颇感人。但他重在写意传神,廖廖数笔,含蓄蕴藉。宋玉则铺陈扬历地展示女性多方位的美。比如他塑造巫山神女,既描写服饰美,形态美,外貌美,语言美,动作美,又着力表现了神女的心灵和情愫。更难得的是,《高唐赋》《神女赋》不仅编传了人神相恋的传奇故事,而且细腻地塑造了同中有异的两个“神女”。与楚怀王梦遇的是一位主动与陌生男子性交的性爱女神,与楚襄王梦遇的则一位守身如玉的贞洁美人。后者在情与礼的矛盾冲突中,既美丽多情又矜持庄重,成为光耀千古的美女形象。

其三,崇高美与世俗美。屈原的直谏表现出勇敢和狂狷孤傲之气,作品“文以载道”“文以旺志”“文以立德”,充满了爱国主义的激情。宋玉的曲谏既有身贱位卑的局限又有方法性的考虑,作品重在状形摹物,注重夸饰渲染和辞藻华丽,给人以世俗亲切和自然畅闲。现代楚学专家林庚先生说:“屈原的崇高伟大,永远令人为之景仰;而宋玉却只是那么平易近人。我们当然最需要屈原,却也因此不能忘了宋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