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辩宋玉(一)

发布时间:2018-11-22   来源:楚都宜城网     

何志汉

摘  要:针对宋玉研究和宋玉文化宣传中存在的九种偏见,逐一进行论证和辩驳,从而澄清以下九个方面的问题:一、宋玉是楚籍鄢人;二、宋玉不是宋国的末代王子;三、宋玉不可能和景差是同学;四、宋玉的出生时间应是公元前300余年;五、宋玉未获云梦之田;六、宋玉应是公元前278年以前入朝;七、宋玉不爱东家之女,不会和她结婚成家;八、宋玉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写于他在朝任职时的鄢郢和纪郢;九、宋玉的葬地不应受秦国占领与否的影响。论证中,重点援用宋玉作品中的语句和其所蕴涵的信息,从而使论据更具权威性、真实性和可靠性,更具正本清源之力。

关键词:宋玉宣传研究  九种偏见  正本清源

极左盛行、宋玉倒霉时,人们都躲之犹恐不及,挖他的坟、砸他的碑、拆他的庙、烧他的书,骂他的人,图个革命彻底;宋玉走红了,有市场潜力了,人们又趋之若鹜,争着和他套近乎,纷纷言称宋玉属于他们所有——这也难怪,市场经济了,都在图求利益最大化,名人是摇钱树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是千古以来芸芸众生的自觉选择。然而,“吾日三省吾身”、“敏于事而慎于言”这些古训,我们也不能就完全罔顾,有时候,把立足点稍稍移动一下,也有必要的。否则,大家都纷纷标榜自己是“正宗”,不屈不挠,“正宗”将流于笑谈,无人置信了。这对谁都没有好处。为此,笔者在写此文前,先严告自己:一定要跳出三界外,学学宋玉的“独耿介而不随”(宋玉《九辩》),不能站到当今任何一方争宋玉的队列里,而要头脑清醒地站到自己最应该站的位置——宋玉一方,且替已逝去两千多年、不能再说话的宋玉来说点儿不得不说的话。

说什么话呢?就是要针对当前对宋玉宣传并兼及宋玉研究中所呈现的一些偏见和误解,力所能及地作些辩论澄清之功,以免以谬传谬,以致积重难返。

当年,宋玉写了《九辩》,九曲回肠,净为日暮途穷的楚国忧;我今写《九辩宋玉》,要为宋玉忧一下、辩一下——否,是忧九下、辩九下。

一:宋玉只能生在宋国,因为他姓宋。

辩:这说的未免绝对。春秋战国时的一个个“国”,大都是诸侯国,都是周天子的从属国。这些诸侯国,类似于我们现在的一个个省,国家间人员的流动,是没有什么特别限制的。而且随着商业和交通的发展,各国间的依赖和联系日益密切,难解难分,“四海之内若一家”(荀子:《王制》篇)。哪个国家好,适宜自己发展,人们就可移往该国。战国时一个和宋玉同姓的知名学者宋钘,是宋国人,可他却久居齐国国都临淄的稷下学宫讲学,还为贯彻“天人合一”的思想而走遍天下,何等自由!孔子的祖籍不也是宋国吗?他的祖上不想在那里呆了,走为上,就奔鲁。他们的后代孔子就成了鲁国人,孔子的故里就成了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孔子在鲁国呆不好了,不用任何人批准,他又带领他一班弟子周游列国,见好就留居下来。他的弟子子贡是卫国人,来鲁国孔子门下就读,又在鲁国为相,后又移居齐国任大夫。秦国强盛期间,“客卿”居多,各国有识之士,纷纷到秦国谋职为官,是“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李斯《谏逐客书》)。许多商人自由进入秦国经商。就连许多他国的农民,在本国受不了苛捐杂税的盘剥,也纷纷逃往秦国。秦国不仅不驱赶,还予以善待,分给他们土地耕种。楚国强盛时,来楚之人也不会少。宋国建国800多年,他国之人迁居宋国,以国为姓的宋人迁居他国,自是常理。宋玉的祖上——甚至500年、600年前的远祖迁到鄢,此后繁衍的子孙便是楚地鄢人,又怎么不可能?何况宋国还和楚国接壤,宋迁楚是近迁、还不是远迁!刘向在《新序·杂事第四》中记有战国时期一个梁国(即魏国)县令致力于梁、楚友好的轶事。这个县令就姓宋,叫宋就。可刘向和《辞源》都明明白白记载他是梁国人。还有最不应被忽视的宋玉在他的《笛赋》中叙及的“宋意将送荆卿于易水之上”的话,这个宋意,也许他的祖上是宋国人,可是《辞源》等众多史料都明明白白记载他是战国时的燕国人,是燕太子丹的门客。他姓宋,就能是燕国人,宋玉又为什么不能是楚国鄢人?最早记载宋玉籍贯的史籍《襄阳耆旧传》卷一里载:“宋玉者,楚之鄢人也。故宜城有宋玉冢。”此后众多典籍都如是记载。什么叫尊重史实?宋玉的文章摆在那里,史家的典籍摆在那里,我们怎能无根据地就断定因为宋玉姓宋,所以他就只能是宋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