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当百佳】何志汉:老骥伏枥攀高峰

发布时间:2018-11-14   来源:楚都宜城网     

本网记者 张延朝

2018年6月,我市著名作家何志汉(笔名何流)36万字的新作——长篇小说《赋圣宋玉》,作为湖北省作家协会重点项目,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他继创作大戏《楚都惊涛》、中型戏曲《宋玉传歌》、连环画《宋玉》、戏曲剧本《智谏》等作品之后,新付梓的关于宋玉的巅峰之作。近日,记者通过电话和QQ、微信,对其创作过程及相关内容,进行了专题采访(以下作者简称作,记者简称记)。

记:汉哥,新作面世,并且是公费出版,又跻身国家作协,您这真是双喜临门、可喜可贺呀!

作:我记得读小学时有一篇课文叫做《千人糕》,说的是要成就一件事物,需得许多人为之付出。《赋圣宋玉》的出炉,也就如同一块千人糕,包括你们这些老朋友的支持!

记:作为文友,对您这次双喜临门并不感到意外,但成功的过程与艰辛,特别是您在60多岁之后仍笔耕不辍的精神,非常值得大家尤其是年轻人学习与传承!

作:虽然之前写过不少关于宋玉的作品,但均不感到十分满意,因为那都不是对宋玉全景式再现。

记:从另一方面而言,以前的写作都是在为您今天拿下《赋圣宋玉》,做铺垫、打基础呀。

作:是的。宋玉首先是宜城人,同时才是战国时代的文学家,赋体文学的创始人。自己作为宜城人,对宣传本地的历史文化名人、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责无旁贷。所以,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就开始对有关宋玉资料的收集与研究。后来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宋玉这张宜城的名片擦亮,让他的光辉形象走出湖北,走向世界!

当然,决心并不代表能力。在动笔创作之前,我也是下了“血本”的。比如,为了收集资料,我查遍了国家图书馆、省图书馆、深圳图书馆,对宜城的图书馆更是翻了个底朝天!1992年,我完成了大型戏曲剧本《楚都惊涛》的初稿。该剧首次将楚都、宋玉和百里长渠这三张宜城重要的历史文化名片写进了戏里。剧本一产生,便被列为襄樊市重点攻关作品,先后修改十多次,于1994年获得襄樊市第三届“隆中杯”大戏创作二等奖(为最高奖,未设一等奖)。1996年,获开封市振兴豫剧“金菊奖”。 

2000年,我创作了中型戏曲《宋玉传歌》,由市剧团公演,《艺术》杂志发表。此后一发不可收,相继创作出了一系列与宋玉有关的作品,其中以宋玉为主人公的戏曲剧本《智谏》,不仅在《当代戏剧》发表,还获得陕西省剧本大赛一等奖。越写,对宋玉越敬佩、越熟悉,越是欲罢不能。尽管有人对我善意地建言说:你怎么多年来一直写宋玉,该换换岗了。可是我却痴迷在这个“岗”上下不来,因为这个“岗”还没站好!

也许是机缘,2014年,第二届湖北省长篇小说重点扶持项目向全省公开招标。面对这次招标,开始我还是有所犹豫的,因为这不是光针对业余或工人、农民作者,而是面向所有湖北籍的作者,包括高手如林的专业作家,“鸡蛋”能碰“石头”吗?可是想想方方主席重视基层作者的一贯思维和举措,更想到肩负的弘扬宋玉文化的使命,经过认真准备,我还是报名参加了竞标。这一参加,便经历了我此生最激烈的一场“大战”。并且,这次“大战”必须是连过五关才能成功!

记:那您不成了美髯公关羽再世!

作:第一道关是在大量的应征作品中,《赋圣宋玉》被确定为94个初评选题之一。这一关还比较好过,只要你的应征资料写作大纲合乎要求,在网上公示后没出问题,便能进入初评选题行列。

第二道关是,11位初评委用一个多月的时间认真审读,之后再进行网上实名投票,完成“94选54”的二度评选。《赋圣宋玉》又被选定。

第三道关是,初评委再经过无记名投票,完成“54选30”的三评。《赋圣宋玉》又进入30名的行列。

第四道关是终评答辩,评委们要“30选20”,作者不但要将详细的作品修改提纲和全面的自我陈述提交给每一位评委,还要进行现场答辩和打分。更巧的是,做答辩的30位作者中我年纪最大,偏偏抽签又抽到了第一名。后来,答辩的成绩在《湖北日报》上公布,《赋圣宋玉》成为20个中标选题之一。

第五道关最为“残酷”,虽然省作协将全程扶持并指导20个中标选题的创作,但最后却只遴选10部作品出版!《增广贤文》有云:“但做好事,莫问前程”。于是,从2014年秋到2017年初,历时两年多的时间,我心无旁骛地专注于《赋圣宋玉》的创作和修改。最后,终于进入前十。

记:古人“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的写作之苦,只怕也是对您的写照。

作:有点像。写作的确是苦。贾岛说“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写作要失去很多心血,可是也失而有得,能得到你满意的句子,便虽苦犹甜。

记:除了过五关之外,您还经历了哪些过程?

作: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我创作《赋圣宋玉》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不唯人,只唯宋”。虽然小说不同于报告文学,不同于传记,不是复制历史,而要有充分的艺术虚构空间,但也不能罔顾史实,任意捏造,把宋玉写成了与宋玉风马牛不相及的张玉、王玉、赵玉。不能相信某种对宋玉不负责任的编造。最该相信的是宋玉的作品,这是写好宋玉最权威的史料。所以是“不唯人,只唯宋”!

记:基本原则之下,您是如何运作的?

作:那就是读原著: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仔仔细细地读,要把宋玉“读活”,读成我的朋友、邻居,读成心心相印的至交!比如,仅一篇《九辩》,我就读了数十遍。越读,越觉得它就是我的写作提纲!在宋玉作品里,他的身世、人品、气节、操守、追求、遭遇、生卒年以及其游历的时间、地点、环境、心情等等,都有明显的表述或暗示,甚至宋玉在某个时段的音容笑貌,你也能揣摸出来。

记:您刚才谦虚说,《赋圣宋玉》如同一块千人糕,或多或少具有感谢的成分。

作:真正要多方感谢。在这为期两年多的创作阶段,省作协不仅给予经费扶持,还全程跟踪辅导,组织了创作座谈会、神农架改稿会、闽鄂作家文学交流会等活动,对促进作品质量的提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记:能否说得更具体一点?!

作:比如,每写出一部分内容来,辅导老师、中南民族大学文学院的杨彬教授都及时审看,具体地指导。这位热心快肠又心细如发的教授,甚至连某一个词语的用法是否妥当,也要提出来斟酌。再如,辅导老师、长江文艺出版社的老社长周百义先生,出口就是金玉良言。在座谈会上,他对《赋圣宋玉》提出的创作要求,字字珠玑。这位资深出版家,是长篇小说《张居正》的责任编辑,《张居正》初稿已经写出35万字了,他指导其推翻重写,结果重写稿获了茅盾文学奖。还有,辅导老师於可训教授、樊星教授、王又平教授、李遇春教授、蔚蓝教授、晓苏教授、牛维佳主编、孟德民主编、梁必文副主席、高晓晖副主席、钱道波主任等,都从宏观、微观或有关方面,给予作者各种指导,使人犹如置身于宝库之中,觉得到处都是可用之宝。

书稿完成后,又交出版社由责任编辑把关,再审再校近一年,才于2018年6月正式出版问世。可见,出一本书要辛苦多少人,不但作者辛苦,辅导老师辛苦,作协领导辛苦,出版社辛苦,印刷工人等等都辛苦。一个字犹如一粒粮食,真是“粒粒皆辛苦”啊!

记:据我所知,您这几十年刊发(演出)戏剧、曲艺、小说、诗歌、论文等作品600多件,并获全国群星奖、中国曹禺戏剧奖、中国戏剧文学奖等国家和省、市级奖励80多件。这部《赋圣宋玉》,您估计能拿个什么奖?

作:这个没去想。我总觉得,得奖无须刻意追求,读者喜欢,才是最高的奖赏。其实,省作协的肯定和重点扶持,出版社的认定,本身就是一种奖励。

记:那您近期在文学创作上,还有什么新的打算?

作:33集电视连续剧本《赋圣宋玉》已脱手,目前有关电视台正在审看作品。我现在仍在研究资料,以备摄制单位提出的修改要求。

记:祝您的电视连续剧本《赋圣宋玉》,也早日搬上荧屏!

作:谢谢!

(编审:赵甲勤 责任编辑:新宜 校对:刘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