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锐诗:竭力当好襄阳花鼓戏传承人

发布时间:2018-10-29   来源:楚都宜城网     

本网通讯员余爱民 记者张延朝

2018年5月,国家文化和旅游部认定胡锐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襄阳花鼓戏代表性传承人,成为该剧种的第五代传承者。这是对她数十年坚持不懈,在演绎并传承襄阳花鼓戏过程中作出极大贡献的认可,同时也为她“耳顺”之年送上的一份厚重寿礼。

胡锐诗(右一)为青年演员示范

接力 勤学苦练固基本

12岁,还是许多孩子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年龄。1970年,正在上小学的胡锐诗,被当时的宜城县剧团录取,开始了她的演艺历程。

业内人士都知道,三九和三伏,是锤炼基本功的最佳时期。为了打好基础,胡锐诗全身心地投入,一板一眼,十分认真。盛夏,她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浑身都是蚊虫叮咬出的疙瘩;隆冬,她稚嫩的小脸和小手,被冻得红肿也全然不顾。有时,老师与师兄弟劝她不要这样拼命,她却对大家说,我非常喜爱这份工作,既然热爱,那就不能怕吃苦受累。

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正值“文革”引发的多事之秋。许多老师不是开会就是写检讨,或是去参加“学习班”挨批斗,无暇顾及学员的训练与提升。这几年中,胡锐诗他们大多是以自学自练为主,偶尔去配合会议搞些小型演出。

“文革”结束后,文艺的春天开始复苏,一些地方戏种和传统剧目逐步上演,久违的宜城花鼓戏再次亮相舞台。抑扬顿挫的念白,高亢清脆的唱腔,行云流水的碎步,再加上风华正茂的年龄,许多剧目的女主角都是由胡锐诗担纲。

2004年,宜城艺术团更名为襄阳花鼓戏剧团。听人介绍,这次花落宜城来之不易。作为首任团长,胡锐诗倍感身上的担子沉重,因为自己的团队代表着整个襄阳。期间,她率领大家多方攻关,分别策划并成功上演了大型花鼓戏《宋玉传奇》《宋玉悲歌》和《鄀乡选美》《放风筝》等小戏。2005年,为配合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胡锐诗积极寻找剧本,移植排演了大型襄阳花鼓戏《任长霞》并担任主演。演英雄、学英雄、做英雄,在胃病发作时,疼得只冒冷汗,她却一边治疗一边继续演出。

在2008年首届湖北地方戏曲艺术节的参赛筹备中,已经年届五旬的胡锐诗,在《鄀乡选美》中为一位“儿子”辈的男演员配戏,扮演一个年方二八、清纯美丽善良的小姑娘。她带领全体演员一丝不苟地进行排练,虽然家与剧场不足百米,但她每天都是早上7点钟出家门,深夜12点钟以后才离开剧场。终于,她和团队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决赛,《鄀乡选美》荣获表演二等奖,剧团被授予“优秀组织奖”,同时被组委会邀请参加闭幕式演出。

送戏 解难排困树形象

困难无时不在,演艺圈也不例外。胡锐诗作为一位女性,其难度更是要增加许多。为了自己钟爱的艺术事业,她经历并克服了许多常人难于克服的困难。1983年初,就在她坐月子的当晚,团长来到胡锐诗家,说A角李老师突然身体不适,而明天晚上的戏票已经卖出,希望担任B角的她能顶上去。“好!”胡锐诗不假思索地答道。丈夫了解她的秉性,从来不去阻止她在工作上的决定。这时,丈夫只能保持沉默地长叹了一口气。

送戏到基层,是演艺团体的基本任务之一。每年从阳春三月开始,胡锐诗就率领全体演职人员或顶风雪、或冒酷暑,将戏送到全市的各个乡镇行政村。1976年的一天,胡锐诗的父亲从璞河老家来城里探望他们一家。当时,胡锐诗正在山镇流水的村子里演出。吃了“闭门羹”的父亲,只好转身返程回家。哪知,车祸从天而降,父亲当场气绝身亡。得到这一噩耗已是晚上。因为自己是主演,胡锐诗不能马上离开,而是强忍悲痛,含泪化妆,完成演出后才赶回城里料理父亲的丧事。

还有一次,在下乡巡回演出时,胡锐诗因为挂记住院的孙子,一不留神从凳子上直摔倒地,当时就站不起来。医生要求她必须卧床休息1个月,局领导也劝她休息,等身体康复后再继续。而她为了不耽搁演出任务,咬紧牙关让同志们帮她化妆,仍然坚持在送戏一线。

由于节目表演得通俗易懂、寓教于乐,受到基层群众的普遍欢迎,甚至出现两个村“争抢剧团去演出”的可喜场面。许多村干部感慨地说:我们开会讲半天,还没有你们一个多小时的宣传效果好!

天道酬勤。胡锐诗用辛勤的汗水和坚强意志,塑造了许多群众喜爱的艺术形象,换来社会的尊重与肯定:她主演的宜城兰花筒《卖袄》,获文化部“全国第七届群星奖”铜奖和“湖北省第二届楚天群星奖”银奖;主演的宜城兰花筒《排水风波》获省第八届百花书会演出一等奖和湖北省第三届“楚天群星奖”铜奖;主演的花鼓戏《宋玉传奇》获襄樊市第三届创作剧目调演主演一等奖、湖北省第七届戏曲新人新作展演“湖北省编钟舞台艺术表演”奖;主演的《卖鸡蛋》《送肥》《白鹤飞处》被拍摄成电视片在湖北省电视台播映。她本人3次被省厅评为“百团上山下乡先进个人”,多次被襄阳、宜城两级市委、市政府授予“十杰女性”“优秀党员”和“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个人获得各种荣誉130余次。2005年,享受襄阳市政府专家津贴;2009年8月,获得国家一级演员职称。

传艺 倾心尽力扶后人

艺术的生命没有年龄之分。2014年卸任团长并退休后,胡锐诗并没有沉醉在诸多的荣誉与光环之中。她经常在这样思考,自己大半辈子的心血,都倾注在戏曲事业上,所做所为所悟,许多是拿钱也难买到的。自己虽然岗位退了,但传承戏曲艺术的责任却永远存在,那就是要把这些年的技艺、经验和感悟,毫不保留地传授给年轻戏曲工作者。

每天,胡锐诗先到剧场巡看一遍,去指导那些青年演员的排练,然后回到家中整理关于戏曲的资料,致力于襄阳花鼓戏的挖掘与传承和对青年演员的培养。为了让年轻演员尽快成长起来,无论在教学的强度和时间长度,还是对节目质量,她都非常严格要求。有一次,她去观摩折子戏《断桥》的排练,发现白娘子饰演者的动作,没有准确展示孕妇白娘子捂肚子的情景。叫停后,胡锐诗将那位饰演者叫到一旁,开始与其分析剧情。胡锐诗说,你的动作若是放在未婚或是刚结婚的女性身上,是无可挑剔的。但是,剧中的白娘子此时已经有了身孕,那她的动作必须兼顾到怜爱胎儿……“老师,我懂了,我懂了!”还未等胡锐诗把话说完,那位饰演者就高兴地跳着说道。

2015年,剧团创作排演了花鼓戏《长山壮歌》,这是一台大戏,演员近百人。单位在岗人手不够用,只好请胡锐诗再次出山。她二话没说,义无返顾地当起了联络员。请专家,邀名角,襄阳、武汉不停地来回奔波。一有空隙,她就去观摩指导排练,提出自己的艺术处理建议。2017年,《长山壮歌》代表湖北赴京参加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当梅兰芳大剧院的掌声响起时,当《长山壮歌》得到社会各界的赞美时,她悄悄地又站到了幕后。

胡锐诗说,花鼓戏的传承,不是一个人的事,也不是一代两代人的事。有鉴于此,她希望全社会都来关注、支持这项工作,比如音像资料的整理,剧本和配曲、配器的整理及改进、完善,还有对青年演员的传帮带等等,都需要集体的力量与智慧。 

(编审:李勤 责任编辑:新宜 校对:刘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