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与中国文学审美

发布时间:2018-09-04   来源:楚都宜城网     

宋玉与中国文学审美

宋玉研究会(宜城)  余建东

(曾刊于襄阳党校《襄阳论坛》)

内容提要:在文学的审美领域,宋玉及作品比之前贤具有自身的特点。他塑造典型形象,开掘审美形态,发挥美感作用,为中国文学的觉醒奠定了基础。

(一)

文学常识告诉我们,文学具有反映自然和社会生活之美,塑造典型形象,为人们提供审美愉悦等功能。从这个角度,本文对宋玉及作品在文学审美领域的特点和对中国文学的贡献作一些探讨。

中国古代文艺理论的著名著作,南朝刘勰的《文心雕龙》称:“宋玉交彩于风云”“宋发夸谈,实始淫丽。”清代著名学者刘熙载《艺概·赋概》称:“用辞赋之骈丽并以为文者,起于宋玉《对楚王问……》”。钱钟书先生也指出:“宋玉《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刻划美人丽质姘姿,汉魏祖构,已成常调。”(1本文所用古人评辞赋资料源于吴广平《宋玉集》中“宋玉及作品的评论资料”,下同。)

刘勰《文心雕龙》还对宋玉作品的写作技巧或创作艺术之美赞誉颇多。比如,《文心雕龙·谐隐第十五》:“谐之言皆也。辞浅会俗,皆悦美也……楚襄宴集,而宋玉赋《好色》,意在微讽,有足观者。”《丽辞第三十五》:“宋玉《神女赋》云:毛  嫱障袂,不足程式,西施掩面,比之无色。此事对之类也”。《比兴第三十六》:“宋玉《高唐赋》云:纤条悲鸣,声似竽籁。此比声之类也”。《夸饰第三十七》:“自宋玉,景差,夸饰始盛。”然,笔者更看重的是,宋玉的作品向世人展示了一系列形象之美,形态(形式)之美。试例观之:

人物美。“东家三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美,惑阳城,迷下蔡”。(见宋玉《登徒子好色赋》,下同)

山水美。“巫山赫其无畴兮,道互折而层累。登岩而下望兮,临大抵之畜水。遇天雨之新霁兮,观百谷之俱集。汹汹其无声兮,溃淡淡而并入。滂洋洋而四施兮,蓊湛湛而弗止。长风至而波起兮,若丽山之孤亩……”(见《高唐赋》)。

歌舞美。“尔乃郑女出进,二八徐待……其始兴也,若俯若仰,雍容惆怅,不可为象。罗衣从风,长袖交横。骆驿飞散,飒沓合并。绰约闲靡 ,机迅体轻。合场递进,案次而俟。埒簇角妙,夸容乃里。轶态横出,魂姿谲起……”(见《舞赋》)

故事美。楚襄王与唐勒、景差、宋玉游于阳云之后。王曰:“能为寡人大言者上坐”。于是楚王、唐勒、景差、宋玉赛讲大言,宋玉胜而请上座。随后君臣又赛讲小言,宋玉得胜而被赐以云梦之田(参见《大言赋》《小言赋》)。这本身就是戏谑故事,却又故事中套故事。宋玉曰:“方地为车,圆天为盖,长剑耿介,倚天之外。”为人们塑造了一个持倚天之创的千古壮士。

风物美。衡山有好竹,师旷取其雄,宋意得取雌。“于是,乃使玉尔、公输之徒,合妙意,较敏手,遂以为笛”。命严春,使午子。延长颈,奋玉指,朱唇皓齿,颜玉貌起。吟《清商》,追《流微》,歌《伐檀》,号《孤子》,发久转,舒积郁。(见《笛赋》)。

情志美。“故非独鸟有凤而鱼有鲲也,士亦有之。夫圣人魂意琦行,超然独处,夫世俗之民,又安知臣之所为哉(见《对楚王问》)。“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横落而变衷。撩粟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见《九辩》)——宋玉分别将自己志存高远和失职悲秋的情志描绘得令人感叹。

民俗风情美。“是时向春之末,迎夏之阳。鹤喈喈,群女出桑。此郊之姝,华色合光,体美容浴,不待饰装。臣观其丽者,因称诗也曰:‘遵大路兮揽子祛’。赠以芳华辞甚妙。于是处子况若有望而不来,忽若有来而不见。意密体疏,俯仰异观。含喜微笑,窃视流眄。复称诗曰:‘寤春风兮发鲜荣,挈斋俟兮惠音声,赠我如此兮不如无生’!因迁延而辞避。”(见《登徒子好色赋》)向人们展示了古楚人田园风光,踏青对歌的民俗风情画卷。

……对上述诸例略加分析就会发现,宋玉的作品十分注意记录、发掘、塑造、传播自然和社会生活之美。

一是记录美。现实生活中的社会美和自然美广阔丰富,现实的美是美的唯一源泉。宋玉继承和研发谐合、事对、比声、夸饰等写作技巧,是为了把辞赋写得美一些,客观上也在记录中较好地表现了自然、社会的现实美。

二是发掘美。他的记录不是简单、呆板的罗列、复制,而是融入了自己的情感。对自然社会之美资源着意地发掘,比如,他在《高唐赋》中摹山范水,在《好色赋》中描绘田园风光,踏青对歌,既铺陈扬历,多角度多层次刻划,又寄托、抒发了自己对楚国和家园的热爱之情。可见,他力求使第二性的艺术美比现实美更高更强更有集中性。

三是塑造典型形象美。(后文将较细地分析)

四是传播美。美文惠世,传之广久。比如,宋玉的《笛赋》描绘了做笛之竹的生长环境、吹笛人神态,笛声的美妙及影响着人们的情感,为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篇咏扬赋,可作为后人考察器乐的“稀珍”借鉴。《舞赋》也可成为后人研究、传承歌舞艺术的宝贵史料。更明显的佐证是,与宋玉时期最近的汉代著名赋家们,正因为其“实始淫丽”,堪称“美文”,才模仿其作品(或受其影响)而创作出大量新赋,促成了汉赋的空前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