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唐云雨 ——《高唐赋》

发布时间:2018-08-21   来源:楚都宜城网     

楚襄王和宋玉游览云梦台,远望高唐观,高唐观上空云气特异,顷刻之间千变万化。襄王问宋玉道:“这是什么云气呀?”宋玉回答说:“这就是所说的朝云。”襄王又问:“什么是朝云?”宋玉回答说: “从前先王曾经游览了高唐观,感到困倦,白天就睡着了,梦见一个女子对他说:‘我是巫山之女,高唐之客,听说大王游览高唐观,愿为您侍寝。’于是先王便和她同寝。她离开时告辞说:‘我住在巫山南面险峻的高山上,早上化作灿烂的云霞,傍晚变成霏微的烟雨。朝朝暮暮,就生活在阳台之下。’第二天早晨先王起床一看,果然如她所说的那样,便为她建立庙宇,封为朝云。”

襄王问:“朝云刚出现时,是怎样的情景?”

“她刚出现的时候,就像挺拔茂盛的青松,一会儿又现出靓丽婀娜的姿容,扬起长袖,遮住眩目的阳光。一会儿又像在凝神伫望,若有所思。一会儿又变幻了模样,好像驾着驷马之车在疾驰,车上插着用羽毛装饰的旌旗,凉风习习,细雨霏霏。等到风停雨住,云消雾散的时候,却又无处可寻。”宋玉看着如此奇伟的自然地理环境,如此险峻的山水气势,以及尚处于原始状态的生态,心情格外激动——如此壮美的河山,一定要用铺张扬厉,浓墨重彩的文字传之天下。他还知道“盐水女神”的故事,他要侈说巫山风物,规劝襄王不要放弃盛产盐巴的巫郡、黔中郡。

于是,他先从“登巉岩而下望”,描摹巫山下“天雨之新霁”“百谷之俱集”的景象:有如百川汇合的之气势,狂风掀起滔天的巨浪,水浪冲击着险峻的山石;水旁的豺狼虎豹,惊恐万状,全无了往日气势;林间的雕鹗鹰鹞,高飞低窜,屏气颤抖,哪还有往日搏击?水中的鼋鼍鳣鲔、鱼鳖蟹虾都东歪西斜,纵横交积,随波逐流。营造了山下洪流波澜壮阔的场景。

接着,他仍以“下望”的视角,由描述洪水转写山中林木:繁茂旺盛的林木,穿插纠结的枝干,斑驳陆离的色彩,特别是风动水涌中林木之摇曳的动态和悲惨的交响,绘制出山中树木既茂密葱茏而又颇显幽寂的氛围。继而,视角转换为“仰视山巅”“俯视崝嵘”,状写满山的岩石:岩石之形体高大、众多交错、奇形怪状、鬼斧神工,点染出山中怪石嶙峋的奇特与骇人心魄的惊险。然后描写山顶:略显平坦的地势,芬芳四溢的鲜花,欢快鸣叫的百鸟,悠闲游历的方士,全然不同于先前幽寂、惊险的景象,而呈现出历尽艰险登临绝顶后赢得的一派和谐的神仙境界。

最后,他讽谏道:“大王您若想去见巫山之女,首先必须斋戒沐浴。选择吉日良时,减少随行的车骑,穿上黑色的罩衣。车上树起彩色的霓旗,车盖用翠鸟的羽毛装饰。就像那风起雨止,千里之遥转瞬即逝。为了启发蒙昧,前去相会神女。要想着天下百姓,为国家祸患忧思。任用贤能的大臣,弥补自己的过失。这样就会九窍通泰,精神舒畅,寿与天齐。”

如此,宋玉编撰了楚怀王梦遇神女及 “人神相恋”的故事,将山水作为独立审美对象观照,四十几句摹山,三十几句状水,二十多句描画林木,还形容鱼兽禽鸟......用酣畅的笔墨,全方位、多层次、多角度地将山水作为独立审美对象观照,创作出中国第一篇壮丽山水赋作《高唐赋》!

《高唐赋》作为铺陈山水第一篇文学作品,对于后人全力摹山荡水创作,对于将山水作为独立审美对象美学史上的特殊价值,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然而,有意味的是,自《高唐赋》《神女赋》之后,“巫山”、“云雨”、“高唐”、“阳台”、“神女”、“襄王”等词语,被后世作家的广泛运用,一种是自然属性的运用,另一种则演绎成中国古代表现性爱最经典的隐语。

(余建东、何全国《宋玉辞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