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穴来风 ——《风赋》

发布时间:2018-08-21   来源:楚都宜城网     

楚襄王在兰台宫游览,宋玉、景差随侍。

一阵风飒飒的吹来,襄王敞开衣襟,迎风纳凉:“快哉此风,寡人与黎民共享啊!”宋玉故意向左看看向右看看,咕噜道:“什么?与民共享?不不,这只是大王的雄风而已,黎民百姓怎能与您共享呢?”

襄王不解:“风本自然之气,可以吹到各地,不分高低贵贱,你怎么说这只属于寡人的风呢?”宋玉扬手右侧:“大王请看,枳句来巢,空穴来风。所托者有异,承受的风就不同。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进山谷,入洞口,盘旋在松柏之下,萧萧于城墙宫殿……”襄王随他的手往右侧看,楼阁亭台,小桥流水,荷花桂椒,赏心悦目。宋玉继续:“风在花叶间轻拂,在桂椒间徘徊,掠过荷花蕙草,进入玉堂内室,便成为清凉的大王之风。此风吹入,能治愈疾病,解除醉酒,使人耳聪目明,身体安宁。这就是我说的‘大王雄风’啊!”

襄王兴致勃勃:“善哉此论,那么黎民百姓是什么样的风呢?”

宋玉手指左侧道:“爱民如子的大王,请看这边 。黎民百姓之风,起始于贫穷小巷,尘土飞扬,吹开死灰,搅起肮脏渣滓,播散腐烂的垃圾,钻入破瓮做的窗户,带着热气湿气,使人烦燥不安,忧愁苦闷。”襄王随他的手,只见左侧贫民穷巷,屋檐下的难民、病妪,绳捆索绑的奴隶,破车拉着尸体……不禁皱起了眉头。

宋玉自顾自言:“此风吹来,令人悲惨忧伤,生病发烧,吹中了人的嘴唇,嘴唇就会长疮,吹中了人的眼睛,眼睛就会红肿。严重的人会做出咀嚼、咬齿、大叫等反常的动作,死也死不了,活又活不成,这就是我所说的黎民百姓的雌风啊!”

宋玉明白,自然界之风,本无“雄、雌”之别,但王宫空气清新,贫民窟空气恶浊,这乃是事实。帝王幽居深宫,生存环境优越,肆虐的狂风进了高城深宫,早已化为清凉治病的和风;“大王之雄风”,清洁凉爽,发散香气,“发明耳目”,宁体宜人。而生活在穷巷贫窟的庶民生存环境恶劣,没有防护实施,狂风肆意侵凌,无奈的遭受着狂风的肆虐。“庶人之雌风”,吹动灰沙,扬起浊腐,带着臭气,使得贫民头昏胸闷,伤心劳神,疲软无力,继而发烧生病,吹到嘴上生口疮,吹到眼上害红眼病,进而嘴巴抽搐吮动,咿呀叫喊,说不出话来.....

他想,不管人们斥责插科打诨,逗帝王开心,还是称赞用心良苦,暗藏讽谏;只要《风赋》生动、形象、逼真地描述 “雄风”与“雌风”的截然不同,反映王公贵族与贫苦庶人之生活苦乐的天壤之别,就能寓讽刺于描述之中,意在言外,从而提醒楚王对“庶人”悲苦生活给予关注。

如此,他通过对“庶人之风”和“大王之风” 的描述,特别是聚焦“起于穷巷”的“雌风”,借风言事,意在“微讽”,主观上劝谏楚王关注民生,客观上揭示了当时社会的贫富差别和苦乐悬殊。

(余建东、何全国《宋玉辞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