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古渠千年润襄宜

——写在襄阳长渠获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之际

发布时间:2018-08-20   来源:楚都宜城网     

 

 

图为:两岸绿树成荫的长渠(白起渠)。(视界网 杨潇 摄)

图为:一个个库、塘,好似“瓜藤”上结出的“瓜”,扩大了灌溉范围。 (三道河水利工程管理局供图)

图为:长渠渠首。(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陈屿 摄)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夏永辉 陈屿 通讯员 周定武

8月14日上午,加拿大萨斯卡通,国际灌排委员会第69届国际执行理事会授予襄阳长渠(白起渠)“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称号。

作为我省首个世界灌溉工程遗产,襄阳长渠润泽襄宜平原已逾千年。

渠水潺潺造福于民

“我们的稻田丰收,得益于长渠的灌溉。”8月13日,烈日炎炎,宜城市小河镇高康村稻浪滚滚。种粮大户邹宗林告诉记者:“种了20多年地,从没有因缺水而减产绝收。”

长渠西起南漳县谢家台村,东至宜城市赤湖入汉江,全长49.3公里。该渠始建于公元前279年,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引水工程之一。

襄阳地处鄂西北,多年年均降雨量只有900毫米;宜城、南漳等地多丘陵,雨水不匀,旱涝时有发生,限制了农作物的种植。

“有了长渠的滋润,解决了水资源不足、不均衡的难题,才使得襄宜平原成为‘天下膏腴’之地。”襄阳市水利局局长陈启合说。

据介绍,长渠采用“陂渠相连、长藤结瓜”的灌溉模式。所谓“长藤结瓜”,是将渠首拦河坝比作“瓜根”,渠道比为“瓜藤”,沿渠道连接的一个个库、塘好似“瓜藤”上结出的“瓜”。

在南漳县安乐堰村,渠道之上另有悬空架设的“泄流渠”,这是长渠的一个独特引水设计。“瓜堰水不足时,就打开长渠的引水闸进水;长渠水不足时,可打开堰塘水闸放水补充;堰塘水过多时,可通过泄流渠将水引回附近的蛮河。”三道河水利工程管理局总工程师李保元介绍。

“藤”引水,“瓜”蓄水,有效保证了渠水水位以及覆盖面积。据了解,长达49.3公里的长渠形成了1条干渠、38条主要支渠、连接15座水库及2671口堰塘的水利体系,带来沿渠两岸土沃粮丰。

“流经南漳、宜城的11个乡镇,灌溉着沿线30.3万亩沃土良田,灌区年均粮食产量达2.5亿公斤。”陈启合说,主灌区宜城市成为襄阳市粮棉油的重要生产基地,曾被称为农业“小胖子”县,跻身全国首批吨粮田、全国484个优质粮工程县(市)。

守望一泓清水

“当初白起建渠,只是引水淹城,并未打算构建永久性工事。”李保元介绍,最早的长渠只是土渠,与采石而筑的都江堰、灵渠大为不同。这给保护带来了困难。

从唐朝始,直至清朝康熙年间,长渠经历过5次大修和7次局部修治。近代,爱国将领张自忠也曾主持过修复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长渠终于等来彻底修复的机会。1950年1月,水利部批准并将其列为贷款工程项目予以支持。1952年1月,宜城、南漳投入4万劳力,动工修复长渠。1953年5月1日,长渠修复工程完工,人们在渠首举行了隆重的通水庆典。

“渠道得经常维修。”邹宗林介绍,水利工程年头一久,就会进入堵、疏的周期循环;不少支流渠过去能用,时间久了为淤泥堵塞,不修就成了废渠。此外,在雨水冲刷下,年久失修的渠道会产生塌方,导致雨水季节行洪不畅,给附近房屋农田带来水患。

2016年起,襄阳市决定全面实施“绿满长渠”工程,以生态修复方式给长渠注入新的“血液”。

“绿满长渠”的主要内容为:经过3年努力,利用沿渠6000多亩土地,栽植树木苗木200多万株,实现整个灌区绿化全覆盖,推动地方农村经济发展和美丽乡村建设。

8月14日,长渠第一管理段段长石维正带人巡查渠道,他介绍了对渠道进行生态治理的方法:水位以下,采取砖石衬砌,有效防止水土流失;水位以上,覆盖一层草皮,保护渠道里的土坡;渠道两旁则进行植树造林,巩固渠体。

“沿线已植树47.8万余株。”石维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未来还要将画廊、花廊、绿廊、果廊四个主题区融入“绿满长渠”工程之中,力争将长渠打造成一道春有花、夏有荫、秋有果、冬有绿的靓丽风景线。

有待擦亮的荆楚“明珠”

今年6月,南漳县武安镇莲花堰村,村民王华国拿出他家收藏了两代的长渠涨水碑,捐赠给当地文物部门。

涨水碑记载了清朝道光六年,长渠渠首蛮河莲花堰和武安镇一带的洪水涨消情况,对长渠申遗具有重要价值。

“长渠和它周边的历史文化太丰富了,不能再默默无闻下去!”王华国说出了沿渠两岸人的心声。

长渠为什么没有都江堰、灵渠等工程知名度高呢?有学者分析:最主要的原因,长渠是利用军事工程的农田灌溉设施,是“战渠”演变为“灌渠”,规模不及集防洪、灌溉、航运于一体的都江堰;其次,文化挖掘宣传工作也没跟上。

据了解,长渠周边散落着很多的楚文化“明珠”,世人少有知晓。沿着渠道两岸,有着楚皇城、安乐堰楚墓群、临沮城、罗国城等历史遗迹,其中包括2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多个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56年兴修白起渠安乐堰时,出土了春秋时期的国宝级铭文青铜器“蔡侯朱之缶”;2000年,在南漳县武安镇赵家营村川庙山出土了110余件东周时期文物,其中青铜器、玉器20余件;2016年,南漳县武安镇申家咀村出土了东周至汉代文物300余件,以及记载着民国年间蛮河最大一次洪水过程的蛮河水文碑等。

此次申遗成功,长渠迎来一次快速提升知名度的“窗口期”。

“源远流长的楚文化是长渠的根。将楚文化与水文化结合起来,将使长渠焕发出独特的魅力。”长渠申报世界灌溉工程遗产专家顾问组组长庹先沮说。

襄阳市提出:将高标准编制和完善长渠遗产保护与利用发展规划,采取招商引资、股份合作等方式,上马白起渠博物馆、白起渠水能利用展示区等项目,推动遗产地保护与旅游产业的融合发展。

长渠(白起渠)简介

长渠,又名白起渠、荩忱渠,始建于公元前279年,比四川都江堰早23年,比关中地区的郑国渠早33年,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引水工程。

1988年9月,中国水利电力出版社编辑出版的《中国水利之最》,称其为“全国最早的灌溉渠”。

公元前279年,秦国名将白起攻打楚国的鄢城(现在的宜城)。久攻不下,白起遂采取“水攻法”。战事结束之后,白起或出于偿债情结,或出于改善自己封地农田灌溉条件,率众兴修水利,不但修筑了“武安堰”,还把开凿的战渠改造治理成了灌溉渠。因蜿蜒数十公里长,人们就称之为“长渠”。

1939年,张自忠将军驻防宜城,以“前方将士喋血奋斗,端赖后方发展生产”为由,电请省政府复修长渠。1942年,长渠复修工程破土动工,施工5年,终因战事未修成。张自忠战死宜城长山后,宜城一度改为“自忠县”,长渠更名为“荩忱渠”(张自忠字荩忱)。

2008年,长渠被列为第五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8年8月14日,长渠获得“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称号。

白起渠与秦楚兴衰

“武安南伐勒秦兵,疏凿功将夏禹并;谁谓长渠千载后,水流犹入故宜城。”唐代诗人胡曾的诗,向我们展现了襄阳长渠所经历的历史沧桑。

公元前280年,秦昭襄王分兵三路攻楚。以白起为帅的北路军,走武关出秦国境,一路势如破竹。在攻陷邓城后,秦军全线进逼鄢城。

鄢城在今宜城市,曾是楚国故都。楚顷襄王为保卫鄢城,调动主力部队全力固守。

面对坚固的鄢城和誓死抵抗的楚军,白起想到了水攻之策——利用鄢城及其周围地理位置较低,以及周围河渠密布的有利条件,在距鄢城百里的现南漳县武安镇旁蛮河河段上垒石筑堤,开沟扩渠,以水代兵,引水破鄢。

“当时的城墙均由土夯成。”宜城市文史学者李福新介绍,鄢城的东部地势最低,大水冲垮了城墙的东北角。《中国古代战争史》《水经注》中均记载:“水溃鄢城西城墙,又决东城墙,百姓随水流,死于城东者数十万……”

白起拔鄢之后,继续进攻楚国。公元前278年,楚国都城郢都陷落。楚顷襄王仓皇出逃,把国都迁到了陈(今河南淮阳),国都继续叫郢。这一年,秦军向东攻占竞陵(今潜江一带)等地,直到安陆;向西攻占了西陵(今宜昌一带),烧毁楚先王墓;向南攻占了巫郡、黔中郡,直至洞庭湖,并占领了沿湖地区。

随后,秦在楚故土纪郢等地设置南郡,委任官吏治理。

长渠申遗顾问组组长庹先沮分析,在生产力低下的战国时期,秦军能够短时间内从百里之外挖出一条战渠引水灌鄢城,是因为楚人之前就在当地修建了许多蓄水、排灌设施,白起利用了这些设施。

“史书上对楚人的水利建设多有记载。”庹先沮说,楚庄王的贤相令尹孙叔敖,曾主持修建许多筑陂蓄水工程(如芍陂等)。楚庄王时期的国都就是鄢城。长渠的姊妹渠木渠,也被许多人认为是孙叔敖所修。

(资料整理: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陈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