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寂寞的时间

发布时间:2018-08-07   来源:楚都宜城网     

那一年,是谁笑叹你的痴情?是谁,寂寞了你的时间?又是谁,瘦尽了你的年华?任岁月沧桑,繁华落尽,独自空嗟叹,枉凝眉……

“处处小心,时时在意”,伶仃孤苦是你的宿命,寄人篱下是你的悲哀。玉宇琼楼,影影绰绰,在那院落重掩的深墙里,你独自寂寞哀伤,徘徊于树影落花间,你孤寂的芳华如花落雨。夜阑人静,是你的弦音声声悲切,幽怨哀愁,浓缩了一世的繁芜,剪断了思念。红帘瘦影,寂寞放声,荒芜了你的韶光,缱绻在浓墨里,是你的无可奈何。那望穿秋水的眼神,揉碎了谁与谁的曾经?声声哀叹又逝尽了谁的期盼?在时光的洪荒中,你的青丝划落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等待?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掊净土掩风流”,采撷红颜,深藏重土,不忍世俗的沾染,你用忧伤的眸,涤去那尘土,独陪冷月葬花魂。与千红同醉又如何?你套不进世俗的枷锁,就注定受到排挤的桎梏;共侍一夫也未尝不可,奈何“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你终是抵住了世俗的洪流,守住心中的那份圣洁、高雅与纯净。于是,你的泪便浸透了你的痴情;遗世而立,是你矢志不渝的坚守。故而,你埋葬的不只是那一世的芬芳,更是你的曾经,你的爱恋,你的希望与洁净。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是谁,编织了你的梦,又把它镂空,独留你用泪水填补,却又无法完整?你寂寞了谁的寂寞?沧桑了谁的沧桑?暮色降凉,灯花散尽,深院梧桐……一如你的忧伤,疼得令人窒息。你倾其所有换来的,不过是遗忘的海角天光;冷冷清歌是你绝望的哀悼。当百花落尽,夕阳西下,灯盏将熄,你焚掉所有的回忆、痛苦与思念,那袅袅青烟,竟是你最后的牵挂,抓不紧,亦握不住。等待早已将你煎熬成一缕清香,随风而逝,再看不到踪迹,徒留痴念湮没于苍穹。

梦回红楼,你如一朵寂寞的时间,以年华果腹,沧桑为饮,词藻做锦衣华服,于心痛欲绝之后,悄然转身,然后离去。因为除去忧伤,你已一无所有。让我为你纪念,让我为你叹息,再替你,去走你不曾走过的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