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宋玉辞赋修辞手法的妙用

发布时间:2018-07-16   来源:楚都宜城网     

浅析宋玉辞赋修辞手法的妙用

姚守亮

宋玉,战国末期楚国著名的辞赋家,是楚辞的殿军,赋体文学的开山祖师,享有“赋圣”之誉,在古代文学批评史中一向与屈原并称。而作为一名文学侍臣,无论是参加游戏比赛,还是应对奸佞进谗、楚王责难而为己辩诬,抑或是日常生活中一般性的君臣酬答赋说,宋玉往往通过缜密、巧妙、超乎寻常的构思,伴之以新颖、独特、恰如其分的修辞,再辅之以沉着、精彩、丝丝入扣的应答,层层推进,步步为营,最终能够驳倒群小,理服同僚,警醒君王。他的辩驳和赋说,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其中修辞艺术运用之妙,亦可见一斑。笔者对宋玉十五篇作品中的修辞手法进行了粗略的梳理,约计二十余种辞格之多,现择其要举例简析如下。

(一)象征

象征,就是不直接描绘事物,而根据事物间的相互联系,借助于联想作用,虽然只说乙,但可以使人联想到甲。如:

(1)秋既先戒以白露兮,冬又申之以严霜。(《九辨》第三章)

(2)去白日之昭昭兮,袭长夜之悠悠。(《九辨》第三章)

例(1),上句,王逸注:“君不弘德,而严令也。”下句,王逸注:“刑罚刻峻,而重深也。”五臣注:“喻暴虐相济为害也。”对于草木而言,“白露”和“严霜”有很大的杀伤力,“残酷”是其显著特点,而这也正是由乙事物联想到甲事物的“联系点”。所以初看起来,作者是在描述自然界的“白露”和“严霜”,实则以此象征楚国统治阶级的严刑峻法和暴虐无道,而广大百姓灾难深重。

例(2),下句,王逸注:“永处冥冥,而覆蔽也。”五臣注:“袭长夜,谓因受覆蔽也。悠悠,无穷也。”洪补:“袭,因也,入也。”诗人以“长夜之悠悠”象征“此世之俇攘”,读者也会从无穷无尽的黑夜状态联想到楚国当时社会黑暗的现实。

此外,《招魂》中对“四方之恶”的涂绘,如东方炎热——“十日并出,流金铄石”,西方流沙——“旋入雷渊,爢散而不可止”,北方寒冷——“增冰峨峨,飞雪千里”,地下魔王——“敦脄血拇,逐人駓駓”等等,无不怪诞离奇,阴森恐怖。而所有这些凶险景象的描述,其实就是楚国现实社会黑暗、欺凌、颓败、权奸倾轧且残暴的象征。

(二)暗示

暗示这种修辞格也是联想所产生的结果。暗示与象征的区别在于:象征所指的范围窄一些,一般只指用具体的东西表示抽象的意义;暗示所指的范围较宽,凡是以乙示甲的说法都可以称作暗示[1]。如:

(3)女欲置臣,堂上太高,堂下太卑,乃更于兰房之室,止臣其中,中有鸣琴焉,

臣援而鼓之,为《幽兰》、《白雪》之曲。(《讽赋》)

(4)楚襄王既游云梦,将置酒宴饮。谓宋玉曰:“寡人欲觞群臣,何以娱之?”玉曰:“臣闻《激楚》《结风》《阳阿》之舞,材人之穷观,天下之至妙。噫可以进乎?”(《舞赋》)

(5)陈钟按鼓,造新歌些。《涉江》《采菱》,发《扬荷》些。(《招魂》)

(6)宫廷震惊,发《激楚》些。(《招魂》)

(7)《激楚》之结,独秀先些。(《招魂》)

(8)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高唐赋》)

例(3),故事的男主人公在“兰房之室”弹奏《幽兰》《白雪》这样的乐曲,暗示自己就像幽兰和白雪一样芬芳、洁白。

例(4)(5)(6)(7),所暗示的意义大致相近。正如刘刚教授所分析的那样,在战国晚期,在楚国“巫音”盛行、国势衰败的景况下,宋玉赋说《舞赋》,向楚襄王推荐《激楚》、《结风》、《阳阿》之舞,反映了两层意思,一是继踵屈原对巫术乐舞的改革,向楚襄王推荐《激楚》等新乐,希望改变“巫音”、“巫舞”一统楚宫舞坛的局面;二是在赋写中突现《激楚》等乐舞的“激越”、“美和”的艺术境界,希望楚国君臣能在乐舞的启发下,振作精神,精诚团结,重兴国家[2]。

例(8),巫山神女主动向“先王”提出“愿荐枕席”,暗示她自愿与先王亲昵于枕席之上,以尽人间的欢娱。

(三)示现

在写文章的时候,往往由于作者的激动,或者为了有意让读者对某一事物或某种场面获得强烈的感受,便冲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把自己脑海中浮现的画面活灵活现地描绘出来,使读者身临其境。这种辞格就是示现。如:

(9)献岁发春兮汩吾南征,菉蘋齐叶兮白芷生。路贯庐江兮左长薄, 倚沼畦瀛兮遥望博。青骊结驷兮齐千乘,悬火延起兮玄颜烝。步及骤处兮诱骋先,抑骛若通兮引车右还。与王趋梦兮课后先,君王亲发兮惮青兕。(《招魂》)

(10)夫玄渊钓也,以三寻之竿,八丝之线,饵若蛆蚓,钩如细针,以出三尺之鱼于数仞之水中,岂可谓无术乎?夫玄渊,芳水饵,挂缴钩,其意不可得,退而牵行,下触清泥,上则波扬。玄渊因水势而施之,颉之颃之,委纵收敛,与鱼沉浮。及其解弛,因而获之。(《钓赋》)

(11)愿赐不肖之躯而别离兮,放游志乎云中。乘精气之抟抟兮,骛诸神之湛湛。骖白霓之习习兮,历群灵之丰丰。左朱雀之茇茇兮,右苍龙之躣躣。属雷师之阗阗兮,通飞廉之衙衙。前轻辌之锵锵兮,后辎乘之从从。载云旗之委蛇兮,扈屯骑之容容。(《九辩》第九章)

例(9),写完招魂辞之后,作者笔锋一转,重新回到现实,自叙南行过江,西望云梦,以前与楚考烈王围猎的宏大场面又浮现在眼前:青骊结驷,千车齐进;篝火熊熊,夜空通明,将士争先,左右驰骋;与君赴“梦”(指云梦田猎之地),考评输赢;君王刚勇,射杀青兕而受惊……诗人通过追述示现的手法,点明失魂之由,与全诗开头所述“离殃”遥相呼应,其中,“春”上溯其时,“梦”追勘其地,用的是“追述示现”之法。

例(10),受钓归来,登徒子赶紧向楚襄王讲述玄渊钓鱼之术:竿美、丝韧、饵香、钩细,行动从容,举止潇洒,且收获颇丰。

例(11),与前二例不同的是,作者凭自己的丰富想象,把不可能发生或纯属虚构的事情,说得好像真的出现在眼前一样:远离尘世乐逍遥,放情游志云霄间。驾乘精气一团团,众神伴我游九天。朱雀苍龙左右随,雷师风神听使唤。轻车辎车铃声脆,护卫簇拥好威严……。以上场景纯属虚构,而这种修辞手法可称之为“悬想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