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感怀

发布时间:2018-07-16   来源:楚都宜城网     

二十五年军旅生涯,孤身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大半个中国,独自闯出了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陪伴我的除了书,似乎再也没有别的了,特定的职业和生活习惯使我对书有一种近乎痴迷的感情。

在我看来,书其实是用沉甸甸的文字铺就的生命步履,如果说十年寒窗仅是我在弥漫着书香的丛林中跋涉的一段路程,那么,25年军旅的读书生活则是我精神生活的全部支撑。打开书,不难发现,我们的生活就鲜活在书里。无数个夜晚,泡上一杯浓茶,就着一盏台灯,或者一支蜡烛,在充溢着诱惑和梦想的纸页上,我读到了人间的真情,读到了智慧和美;我为生离死别的亲情号啕大哭;我为志士仁人的不幸遭遇扼腕叹息;我欣赏那些会说话的铅字饰演的人生悲喜剧;我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处,一次次修订人生的坐标和信念的支点;在缕缕油墨的芬芳中,我痴痴寻觅生命的美丽与神奇……

一个惜书如命的人对书的情感,远比对钱的情感要真实、虔诚;这正如一个爱财如命的人对钱的感情远比对书的感情要狂热、投入一样。我曾经为一个朋友丢失了我的一本好书而大光其火,朋友至今还耿耿于怀,事后回想似乎过分,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书的近乎疯狂的钟爱。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不敢自诩为读书人,但我知道,正是读书人这种厚“书”薄“金”的特异情感的影响,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才高产视金钱如粪土的清廉之士,才盛出“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的有志之士。才有了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李太白——太多太多活在历史天空里的人物,他们的满腔热血早已漫流在书里凝固成了千钧的文字。

一个战友曾亦庄亦谐的问我:“如果曹雪芹活到现在,凭《红楼梦》这部书得的稿酬都该成亿万富翁了吧?”我无言以对,能说什么呢?表示赞成——可一想起“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的诗句,怎么忍心让世俗的唇刀和市侩的舌剑去伤害一个拿生命写作,用血泪形成文字的命运多坎坷的文人;表示反对——其实,我又何尝不希望生前文采如江河,财富无寸地的雪芹能得到丰厚的稿酬,在我想象的世界里过着富裕幸福的生活,忘却前世的烦恼和忧伤呢!

我喜欢读书,也崇拜写书的人,我喜欢那些学富五车用知识写作的作家,也敬佩那些靠灵感和才气搞创作的天才,但我内心真正崇拜和敬仰的是那些用生命写作,用血泪形成文字的人。因为,他们是不朽的人,他们的作品是不朽的作品。解读他们的伟大人格比解读他们的作品更有意义。至少,我这样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