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媳妇治家

——说说蔡金兰的事

发布时间:2018-05-07   来源:楚都宜城网     

宜城县“五讲四美”报告团蔡金兰作的报告,把全县城里、乡下都轰动了。谁个听了,谁都夸奖小蔡是个“能媳妇”。

很凑巧,最近我们到宜城采访,正好碰到蔡金兰和她的爱人任保国进城办事,便请他们小两口谈了有关“能媳妇”治家的故事。

“凤”落荒岗

蔡金兰今年26岁,娘家在孔湾公社所在地孔湾街边住。1976年,小蔡与公社拖拉机手任保国自由恋爱了。小任的家住在离孔湾街20多里外的许岗四队,是个荒岗枯岭、穷得冒腥气的地方。至于小任的家境,那更是“麻绳拴豆腐——提不得”:父亲一只眼睛不得劲,母亲患风湿性头痛病,常年盘个大包头,别说干田里活,就连家务事儿也很少拿得起来;小任是老大,脚下还有弟弟妹妹四五个,像梯子墩;家里缺粮吃,没柴烧,年年超支,新账压旧账,共欠公家、私人1200多元。有人说,小任家的日子像是划上水船,艰难得很啊!

小蔡与小任的这门亲事一传出去,小蔡的亲朋好友都议论开了。

哥哥嫂子怕妹妹到任家遭孽,故意用扒瓦、砸锅威胁她,并赌狠说:“你要与小任结婚,莫想我们给你陪嫁一样东西。”金兰淡淡地一笑,毫不在意。

隔壁的婶娘、相好的女友上门劝她:“人往高处走,鸟朝旺处飞。你偏偏往枯岗野洼跑,帮人家还账、养活人,多划不来!”她听了直摇头,不赞成这种说法。

唯独妈妈的话,她听得入耳:“金兰,不怕人穷,就怕志短。再富,去了不做,也吃得空;再穷,勤扒苦做,也富得快。你自己心里要拿定主意。”

妈妈的支持,组织的帮助,1978年10月,蔡金兰穿着平常的衣服,只身来到许岗四队,和任保国结了婚。

勤劳治家

俗话说:“新来的媳妇半年的客。”蔡金兰不信这一套。她先一天结婚,第二天就挽起袖子、卷起裤筒下了地。

这一下,风言风语出来了:“哼,新盖的茅池三天香,街边的姑娘会做丑、会浪荡。莫看她现在干得欢,干不了三天两后晌就要塌架。”

“人争气,鸟争食。”金兰憋足劲,决心一鼓作气干下去。她上街买了一头母猪、三头小猪回来喂。饲料不足,自己动手找。她上工比别人多带两样东西:一个大提篮,一把镰刀;工间歇气时,人家聊天、打扑克,她割猪草;放工时,别人空手回家,她背着满满一篮子青草归。过门后的第一个春节,金兰动员全家咬咬牙,不杀年猪,向国家卖了三头大肥猪,收入三百多元。翻过年,母猪下了10头小猪。她请来兽医把小猪一劁,把三头喂成大肥猪,另外七头喂到七八十斤重卖掉了;第二窝下了八头小猪,喂到三四十斤,又卖了。这一年,仅喂猪一项就收入800多元。她还跟婆婆商量,喂了50多只老母鸡,一年光卖鸡蛋和小鸡的收入就达两三百元。就这样,金兰过门一年多时间,就把欠外头的1200多元债给还清了,还给全家老老少少缝了新衣裳,换了季。

有人说,庄户人家看柴堆。金兰过门那阵儿,小任家不但门前没有柴堆,就连灶门口柴窝里也没得几根柴草。那年过年,要不是隔壁子借给他家一担松毛枝儿,差点断了烟火。“没柴烧怕啥?我会砍!”蔡金兰中午一放工,丢下干田里活的工具,拿起镰刀、绳子和扁担上了岗,到吃晌饭时就是一担柴。这样一来,自家有烧的不说,还还清了前一年盖房子换瓦时借人家的万把斤柴禾。左邻右舍都夸任家娶了个“钱堆娃”、“柴堆娃”。

和气生财

蔡金兰治家不单单靠自己勤扒苦做,还注意发动“群众”哩!她常说:“一个人巴掌再大,也撑不起天;一个家庭只有人人出力,才富得快。”说实情话,她能把全家的劲鼓起来,不是靠“耍狠”,而是靠贤惠。

婆婆有病,金兰把好的腾给婆婆吃,腾给婆婆穿,过门四年没跟婆婆红过脸。婆婆袄子烂了,金兰把姑母打发给自己的钱拿出来,扯布给她缝了新棉袄;家里卖猪,婆婆拿出20元给金兰换季,金兰悄悄量好婆婆衣服的尺寸,到街上扯了布料,做好衣裳递到婆婆手里,把个老婆子“哄”得团团转。说来也巧,不知是娶了好媳妇高兴的缘故,还是金兰照顾得好,婆婆的病很快就好脱体了,成了家里致富的“好后勤”。

古话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这话用到蔡金兰身上,一点也不过分。她结婚的第二年,娘家送来“毛巾扇子”礼和三套衣料。她用这些布料给弟弟保奎做了三件衣服,给大妹、二妹各做了一件,又凑了一点布,给两个小妹妹一人缝了一件,她自己连一点布腥气也没沾到。她落月子,亲戚送“祝礼”,扯来五六十个“毛衫子”——这些布料大的6尺长,小的3尺长。她自己除用4尺花布缝了两条裤头外,其余全部给公婆、弟妹缝了衣服。1979年,弟弟考上了高中,父母高兴,也为学费发愁。金兰知道后,二话没说,把大队发给独生子女的40元奖金拿出来,塞到弟弟手里。去年,弟弟高考落榜,老师上门动员保奎留校复读。家里其他人都说家庭困难,要保奎回来干活,唯独金兰反对。她把刚领到的20元奖金交给弟弟,把自己的手表也让他戴,使保奎高兴地上了学。

蔡金兰的行动深深感动了公婆和弟妹,打猪草、砍柴禾、种菜园等家务活,他们抢着干,生怕把金兰累着了。一家人互敬互爱,和和气气奔富路。

和气生财,一点不假。蔡金兰和全家人齐心协力地种了35亩责任田,今年夏季超产小麦3000多斤,收蚕豆、菜籽各1000多斤,还喂了两头牛、四头猪、三笼蜂、上百只鸡,日子过得挺红火。这个过去散发着穷腥气的家,现在翻梢了,不仅有了“柴堆”、“粮堆”,还有了“钱堆”,家里新添置了自行车、板车、缝纫机、收音机和两块手表。小两口向我们透露,他家还准备买一部电视机哩。

看到任家的大变化,大伙儿对蔡金兰的公婆风趣地说:“算是你们有福气,简直是娶了个媳妇,进了个财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