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情胜过骨肉亲 ——王集卫生院炊事员汪仁山照顾瘫痪老中药调剂员孟昭庆的事迹

发布时间:2018-05-03   来源:楚都宜城网     

要问王集卫生院炊事员汪仁山同志把孟昭庆照护得咋样,王集卫生院的员工这样回答:“那真是‘两个哑巴一头睡——好得没话说’。”

孟昭庆现年81岁,是王集卫生院的老中药调剂员。1979年9月,因跌了一跤,把右股骨颈跌断了。1980年10月,他刚刚能拄着拐棍走几步路时,又并发了脑栓塞症,引起半边身子不能动弹。

从孟老先生瘫痪的第一天起,汪仁山就揽下了服侍老孟的担子。为了照护方便,他把床铺搬到老孟仅限10平方米的小屋里,吃住在一起,帮老孟做吃的端喝的,倒屎倒尿。

冬天,北风呼啸,气温陡降。老汪怕老孟冻着了,用油毡把窗户钉得严实合缝的,生上火炉,让煤气跑得出去,使冷风吹不进来。

夏天,外面像火炉,屋里赛蒸笼。没得空调,老孟又吹不得电扇,怎么办?老汪打开窗户,让空气对流通风,手里拿一把大蒲扇给老孟扇风、驱蝇,沏上凉茶让老孟喝。

晚上,老汪给老孟洗澡、洗脚、剪趾甲,一夜起来几遍为老孟掩帐子、赶蚊子、盖被子。

一年零三个月时间,老孟从头上的帽子到脚上的鞋子、袜子,从里面的内衣、内裤到外面穿的外套、棉袄,全由老汪给包洗得干干净净。老孟有时拉屎拉尿糊脏的衣被,老汪立即帮他拆洗、翻晒,换上干净的;老孟头发长长了,街上的理发员嫌脏不愿上门来剃,老汪找来理发工具,学着帮他理发、修面。

特别令人感动的是,老孟长期卧床不动,加上生活调剂得好,身体内火较大,经常出现大便干结,拉不下屎来,又不好意思向老汪开口讲这事儿。一次,老汪发现老孟大便时憋得满脸通红,就是解不下来。他便叫老孟躺下,自己拿来一瓶开塞露,往他肛门里挤,还是拉不下来。老汪急了,戴上皮手套,蘸着香油,用食指一点一点地帮老孟往外抠,解除了老孟的痛苦。前后十多次地这样做,从不怕脏嫌累。每当这时,老孟总是感激得老泪横流,双手紧握老汪的手不放。

老孟是河南人,爱吃面食和杂粮。老汪想方设法给他调剂生活,包饺子、烙油饼、擀面条、做馍馍、熬稀饭、燉肉汤,一日三歺不重样。老孟爱吃包谷糁,在王集粮管所都买不到。老汪就背上大米,走村串户去兑换,甚至托人到南漳山区带些回来。总之,老孟想吃啥,老汪就给他做啥,做好后还一口一口地喂到他嘴里,天天如此。

老孟卧床久了,常常心焦。老汪就笑咪咪地跟他开开玩笑,讲讲笑话,或点支烟递给他抽,帮他散心、解闷,真是耐得住烦。卫生院的职工告诉记者:“要不是老汪德性好,照顾周到细致,恐怕老孟也活不到现在啊!”

汪仁山除照护老孟外,还经常帮食堂做饭、择菜,给制剂室拉水、洗瓶子。你想想看,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人,该有多少事儿等着他回去干哟。可是,这一年多时间,每月的四天假期,他一天也没有休息过。去年10月,家里盖房子准备垫台子,一连几次带信叫他回去照护几天。老汪心想,组织上派我伺候老孟,万一我回去了,老孟有个三长两短,我咋向组织交代呢?他迟迟不愿回去。直到组织上安排好照护老孟的人员,动员他走时,他才勉强回去了几天。

往年,老汪利用假期,一年上山砍几千斤柴禾,去年为了服侍老孟,老汪没砍过一根柴。有个别人讽刺他说:“人家有女有孙的,都一成好长时间不来看一眼,偏你白天黑夜不离左右,图个啥?”老汪只是淡淡地一笑说:“古话说:‘同船过渡,八百年修行’。革命同志走到一起来,也是个缘份。人在困难的时候,大家拉他一把,还能图个啥?再说,这是党分派给我的任务,咋能不完成呢?”

的确,一提起汪仁山,老孟总是感激得热泪直流。卫生院里上上下下的同志都赞不绝口地说,这真是同志情胜过骨肉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