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声声 硕果累累

发布时间:2018-04-18   来源:楚都宜城网     

序言

胡树国

听说王化容同志要出版新集子,甚为高兴。因为我和他有过“三同”的经历:一是毕业于同一所大学;二是同在地委机关共事多年;三是在襄北干校当“五七战士”时,同一个连,同一个班,同用一辆板车拉塘泥,曾有“一车塘泥一首诗”的佳话,可谓近半个世纪的老朋友。他写新闻报道常用“华荣”的笔名,所以我们都亲切地喊他华荣。

华荣的新书,选集了他的182篇新闻通讯,并加了点评。他属马,便把书名定为《奋蹄集》。他把书的电子版从网上传给我,请我给他写一篇序。我一看,吃了一惊。这不是一本小册子,而是一部洋洋洒洒50多万字的大作.几乎囊括了他几十年来写的人物通讯、事件通讯、工作通讯、概貌通讯、人物专访与特写,令我十分感慨。

感慨之一,华荣是一匹永不停蹄的骏马。据我所知,他在《襄阳日报》当了30多年的记者、编辑,曾任过总编室主任、副总编、副社长兼《襄樊晚报》负责人,写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他参与主编并在新华出版社出版了《记者打工札记》、《报业春秋》、《新闻论文集》等13本著作,计428万多字。个人著作《标题ABC》、《索径集》,风情散文集《神州风情录》,与人合著新闻专著《通讯员修养与写作》等,共80万字。有的作品被国家、省、市评为一等奖、二等奖。他的书和好多通讯可以叫“晨昏篇”,因为是他利用早晨5点半到八点上班前和晚上下班后写成的。他是一个当之无愧的非常勤奋而又多产的报人。

看了《奋蹄集》里的作品,我似乎看到了华荣在新闻战线上一步步艰苦跋涉的足迹,可谓一路蹒跚,一路汗水,一路收获,一路欢歌。

这些作品是他汗水浇灌出来的花朵,能让人反刍、回味过去那些年代的风风雨雨,那些年代的酸甜苦辣;能从过去了的革命洪炉里,吸取革命的精神动力。这些通讯作品决不是西方人所说的“易碎品”。

感慨之二,华荣的新闻触角非常灵敏,有很强的观察力和迅速的反映能力。他能根据党的中心工作,深入群众,发现和判断有价值的新闻线索,予以及时的报道,使新闻有很强的时效性。1982年,他在一篇稿件中发现一个线索,说南漳县文明办一年派出20多批、400多人,到宜城龙头乡腊树村四组,学习三任党员队长搞“接力赛”,把一个贫穷落后的村变成文明村的经验。他便利用星期天赶到宜城采访,很快写出《接力自有后来人》的通讯。在返回招待所时,又抓住新的线索采写了其他新闻。他说,写新闻要手里写一个,眼睛盯一个,脑子里还想一个。新闻就是要不断地抓点子,抓问题,抓矛盾,只有脑子里经常装一些问题,才能常写常新,越写越深。

感慨之三,华荣的作品有很强的群众性。一是他反映的多是群众普遍关心的人和事。如,居民称退休教师张明贤为“家务清官”,他立即采写了《管家巷的好管家》。市民普遍关心孩子如何成才,他就采写了世界级物理学家周培源90岁时,从370多名考生中录取的“关门博士”康红文,写了《博士生的礡、搏、博》、《博士生的摇篮曲》,在全市引起轰动。二是在文字上尽量用大众化,口语化的语言写作。新闻作品面对的是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文化程度的读者,写的东西要使大多数人爱读、读得懂,这样才能发挥新闻的作用。华荣喜欢用民间民谣、歇后语、俗语、谚语,甚至襄阳土话写作,使作品通俗易懂。如“新来的媳妇半年客”,“人争气,鸟争食”,“人望高处走,鸟往旺处飞”,“屋檐水滴旧窝”,“十朵菊花九朵黄,十个女儿九像娘”,等等。他写枣阳姚岗见闻《金桥生辉,硕果满园》时,用了一首民谣反映姚岗在旧社会的贫穷面貌:“有女莫嫁姚家岗,遍地茅草和料礓(石)。一年辛苦半年粮,还有半年去逃荒。”读起来生动有趣,增加了作品的感染力。

感慨之四,华荣的通讯作品带有耐人寻味的文学性。新闻是讲究美学原则的,其中就有新闻体裁、文风等方面的问题。华荣在写通讯时,注意把叙述,描写,议论,抒情,对话,引经据典等多种手法灵活运用,力求使文章生动活泼。在写《万木争荣千山翠》一文时,他将咸宁的秋天描写得很秀美:“北方的秋天,是金色的。然而,地处江南的咸宁,仍是遍地葱绿。满川的晚稻荡起绿波,星罗棋布的湖泊、水库泛着碧浪,条条茶树带织成的绿毯从山脚铺到山顶,棵棵桂花树如伞如盖遍及村庄、山坡,片片竹林,青翠欲滴……”诗样的描写,把读者带到秀美江南山林之中,让人感到文学美。文学的手法,诗样的语言,能增强作品的韵味,增强作品的感染力。

感慨之五,华荣请人将每篇通讯选取一个角度,加上点评。如,《省长郭树言和工人同桌吃份饭》一文后,写的点评是《捕捉小镜头,领悟深涵义》。《从老记到老板——记华凌集团董事长毕清》一文后,写的点评是《围绕特点抓素材》。这两篇都是交代取材的方法,还有点评写作特点的,点评标题特色的,点评语言运用的,点评连续报道构思的等等。

出通讯集加点评的办法是少见的。它至少有三大好处:一是“画龙点睛”,可帮助读者深刻地理解通讯作品;二是可把称为“易碎品”的新闻通讯赋予“业务生命”,使它更有学术价值,让人拿到这本书,既可以欣赏到通讯作品,又可以学到写作方法;三是在同行中可以交流写作经验,互相学习,互相提高,也可以给初学写新闻者当一本好教材。

感慨之六,学而不厌,华丽转身。华荣在大学里是学物理的,成天跟公式、定律、实验打交道,追求的是科学,与文则是隔山隔水。后来调到报社当编辑、记者,文字上玩不转。他把党的需要当作自己的志愿,决心从头学起。十六世纪意大利艺术家达·芬奇说得好:“顽强的毅力可以克服任何障碍。”华荣就是凭着一股顽强的毅力,从四个方面下决心学:一是向老报人学习敬业精神。老社长杨云胜是一位兢兢业业地干了四十多年新闻工作的“老黄牛”。他牢记老社长的一首打油诗:“笔墨纸张伴春秋,伏案终身乐悠悠。莫道办报难险苦,甘当人民老黄牛。”也像老社长那样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去办报。二是向书本学习。他从同事、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的金全敏、李凡那里借阅新闻学讲义;到资料室借阅、抄录旧的通讯刊物;到新华书店“淘”新闻书籍;收集老报人写的好作品等,一本一本地看,一遍一遍地学,作笔记,写心得,逐步地积累知识。三是向人民群众学习。他随身带个小笔记本、小收音机,听到好的观点、谚语、俗语、口头语、歇后语,随时记下来。为学群众语言,1975年他特意申请下乡驻了一年队,收集了几百条口头语。四是向实践学习。他认为,新闻是个实践性很强的学问,一定要多动手写。他具有很强的写作欲望,经常骑着“洋马儿”驰骋在古城城乡采访,前后记了200多本笔记,写了数百万字的各类作品。工夫不负苦心人。华荣的刻苦学习,终于使他成了写新闻的好手,襄阳新闻界的领军人物。

人生有夕阳,精神无黄昏。华荣虽然已逾古稀,但他仍然在不停地写作,《襄阳日报》上,还经常见到他的佳作,真是“老马明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

马蹄声声,硕果累累。读了华荣的新闻通讯,学了很多东西,感慨很多,就此打住,不再啰嗦.祝贺华荣出了一本好书,盼望今后能读到他更多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