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宜城情怀

发布时间:2018-04-10   来源:楚都宜城网     

吴劲松

我是地地道道的70后宜城人,现在襄阳市工作。

宜城是鱼米之乡,这里古风楚韵、民风醇厚,这里崇文礼教、斯文陶染,勤劳、质朴的宜城人民在让这片古老热土上生生不息,不断创造着快乐、幸福的生活。我生在宜城,长在宜城,对宜城家乡的山山水水情有独钟,充满浓厚的感情。

蛮河,我的母亲河

蛮河——宜城的母亲河,汉江重要的支流之一。蛮河古称夷水,宜城古称夷城,雅称为宜城。秦将白起水淹楚皇城,百里长渠引的是蛮河水。蛮河发源于南漳,蜿蜒曲折数百里,大部分盘桓在宜西大地。宜城汉江以西的万顷良田自古都靠蛮河灌溉。蛮河多湾,虽无黄河的雄浑磅礴,却一样的九曲十八弯;蛮河俊秀,虽无三峡重峦夹岸的奇美,却有江南水乡般温柔秀丽。蛮河,像一位慈祥的母亲,用她甘甜的乳汁,静静哺育着这块肥美冲积平原上的人民。

我是喝蛮河水长大的。孩提时暑假都是在蛮河里泡着度过的。河边长大的儿娃子(男孩)们个个都是浪里白条,河水哪儿深、哪儿浅,个个了然心中。河里渔产丰富,原来的鲤鱼是出名的,据说还有河豚。还听说过像门板一样大的门板鱼,估计是长江里回游的江豚,抑或是大人们为吓唬孩子不要下河游泳的杜撰,反正长这么大从没见过,不过小时候每次下河还真有几分忌惮。

蛮河有时也是凶猛的,过去时常泛滥。听过最多的大概是民国24年蛮河决堤,洪水淹没了街道、村庄,浮尸饿殍遍野,逃难的很多,悲惨的景象至今仍在乡间流传。解放后,人民政府不断地兴修水利、加固堤防,上游也修建了水库,河流得到了有效控制,蛮河温顺了很多。记忆里,像1984年、1998年两次大洪水,镇上的青壮年都上河巡堤排险,保障了沿岸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从记事起,孔湾再没有决过堤,而我关于家乡河堤的记忆,更多的是人民政府组织修堤时的人山人海,以及涨水时人们拿着虾耙子悠哉乐哉地沿着河堤捕鱼捞虾的情景。

蛮河流域多古镇,我就出生在蛮河中游一个大湾边上的古镇——孔湾镇,这里是三国时马良、马谡的故乡。外婆家就在孔湾老街的码头旁,常听老人们说解放前人们下汉口、做生意都从水路走,繁忙时码头上的船能绵延数里。小时候在河里游泳,一个觅头(潜水的意思)下去,捧起一把泥沙都可能含有船钉和铜钱什么的 ,我们便用这些铜钱做鸡毛毽子。时过境迁,昔日的老码头再也没了船客的喧闹,热闹的是浣女们捣衣时的嬉笑和孩童们戏水的欢腾。后来老街搬迁,码头渐渐冷落、荒废,而今只剩下那河水静静地淌、水鸟啾啾地叫。

梦里一直是儿时的家乡景色,那时河清鱼肥田园美,牧童老牛柳成行;那时渔歌唱晚炊烟起,闲来沽酒话麻桑。如今,这样的景色只能在梦里想起。上世纪90年代后,蛮河上游的化工厂、造纸厂多了起来,排污污染了河道。昔日清澈见底的蛮河变成了污水横流、水草不生、还散发出臭气的黑水沟,母亲河遍体鳞伤!河水连着地下水,有些地方的水井抽出的地下水都是苦涩熏人的臭水,河水灌溉的庄稼也会减产,镇上得癌症的人多了起来,每次回老家都会听说谁谁那么年轻就得了癌症去世了。看到的、听到的这些情况着实令人痛心疾首——真想大声疾呼:还我美丽蛮河!人们开始自发地向上反映问题,蛮河受污染的严重状况引起上级环保部门的高度重视,后来开始加强整治,情况有所好转,真心希望蛮河早日恢复往时的生机。以污染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无异饮鸩止渴,必将付出巨大代价。蛮河是滋养宜城人民子孙后代的母亲河,是宜城的命脉所在!保护蛮河,每位宜城人都应行动起来!

追寻,客从何处来

宜城地处襄之南、荆之北,属南船北马交汇之地,八方通衢,交通十分便利,所以自古商贾繁华。境内的河流主要有汉江、蛮河,公路有207国道、襄荆高速,铁路有焦枝铁路,省道、县道纵横交错。

如果您坐车经过207国道宜城段最南边的美丽小村丁家湾,你会发现一个镌刻着“千年古驿”的牌坊,它提示您行走的道路原来是条千年古驿道。这条道,想必三国时的刘、关、张和诸葛亮走过,抗日的队伍走过,解放的大军走过。当然,历史上很多游历的文人墨客、升迁贬谪的官员也走过,有的经停驿站还留下过不少诗篇。如刘禹锡的《宜城歌》“野水绕空城,行尘起孤驿。荒台侧生树,石碣阳镌额。靡靡度行人,温风吹宿麦。”当时诗人正前往贬谪之地,歇息驿站,又哪有心情欣赏驿站周边的风景呢?而白居易的《早发楚城驿》“雨过尘埃灭,沿江道径平。月乘残夜出,人趁早凉行。寂历闲吟动,冥濛暗思生。荷塘翻露气,稻垄泻泉声。宿犬闻铃起,栖禽见火惊。曨曨烟树色,十里始天明。”诗人早起赶路,所见的则是一番鸡犬相闻、荷塘月色的田园晨曦美景!如今,沿路的古驿站大都只剩下累累土岗,但古道两旁桃花源般的田园美景却千年不变,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河是流的,路是通的,南下的北上的,古往的今来的,不知有多少人驻足过宜城,又有多少人留在了宜城?中国人喜欢寻根问祖,我对家族历史也很感兴趣,但因为族谱失传,吴姓先祖何时从何地来到宜城已无从考究。老辈留下的传说是明末战乱,闯王过境杀光了镇上所有的人,后来吴氏祖上从江西大槐树移居此地并繁衍至今。传说无法考证,然至今孔家湾姓孔的,杜岗村(孔湾镇所在的中心村)姓杜的人家少之又少的事实,似乎隐隐印证着传说的某些真实性。如今,孔家湾仍以吴姓居多,但孔家湾始终没有改称吴家湾、杜岗也没有改叫吴岗。宜城的集镇、乡村地名和中国大多乡镇命名一样,主要以姓氏加山水、地势命名,比如宜城的王家集、张旗营、潘家河、毛家凹(wa,上声)子、许家岗等等,而且这些地方如今仍住着相关的姓氏人家,难道他们的祖上一直就居住于此吗?而镇上其他姓氏的人家又从何处迁来呢?那么宜城现在的熊姓是楚君的后代吗?宋姓是宋玉的后代吗?这些疑问一直萦绕在我的头脑中。

其实,这里每个家族的历史都和宜城的历史、中国的历史息息相关,家族的发展变迁史正是中国历史的缩影。

解放后宜城也有新的移民,如国家分配来的大中专学生和引进的专家人才、丹江水库的移民、国防三线厂的建设者、到宜城投资兴业的商人等等,不过随着人口流动性的增强以及计划生育政策,这些移民已很难族居。宜城境内原有两家三线军工企业,分别是坐落在雷河镇胡尔村的东方化工厂和泉水头村旁的华光器材厂。我师范毕业就分配进了华光厂(湖北新华光信息材料有限公司),厂里的人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共同的事业聚集在宜城的山沟里。他们都以宜城为第二故乡,现身国防军工事业,依靠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精神和先进的技术能力创造了辉煌。后来,华光厂搬迁至襄阳市区,但厂里很多人、甚至他们的后代仍欣然以宜城人自居。

也许是历史悠久、交通便利和物产丰富的原因,宜城融会通合形成了独特的地域风俗文化。一句“油娃子藩在富娃子上,给它点儿非活”(牛栓在树上,给它点水喝)便尽显宜城方言的奇特。那总改不了的拗口“宜普”(宜城普通话),似乎是所有宜城老乡的通病,纵使久居外地,开口一说话便知宜城人。

舌尖上的宜城则更吸引人。宜城地域食材丰富,各种美食当然也丰富:宜城大虾、盘鳝、辣椒炒笋(仔)鸡、啤酒鸭、棒子骨、大河鱼、小椒哈(炒)鸡蛋、腊肉粑粑,当然还有结婚席宴上的独特的十大碗、八大碟什么的……宜城人又是好客的,总之您随时来都有不同的风味款待你。如今在襄阳,宜城风味独领风骚。“尝过宜城菜,年年都想来”,每当公司有客户拜访,作为宜城人的我更乐于推介、安排咱们宜城家乡菜来招待。而我自己最怀念的则是每年入冬后,一家人围坐炖钵炉吃年猪肉炖白菜的情景,那是浓浓的家的情怀,味道又岂只在菜中?

闯荡,君向何处去

拥有这般丰膏的土地,小农经济时代的宜城人是幸福的,人们很少有外出闯荡的。就像我的家乡,老人们都说:孔湾是个银钱窝,不愁吃不愁喝。爷爷告诉我,家门口的田便是我家耕种了几百年的肥沃祖田,只要勤恳劳作子孙便不会饿肚子、跑四方讨生活。浓厚的农耕文化使祖辈们形成了勤劳、吃苦、坚韧、守土、本分的厚重性格,同时也基因般传承到了后人身上。

但是,改革开放后,小农经济及其附属的传统农耕文化已不能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很多人为了活的更受尊重,为了理想和幸福,走出了农村、走出了宜城,他们要出去闯荡、去找新的出路。

早年,读书跳农门是宜城这个农业大县农家子弟的首选出路。知识改变命运,我也是走的这条路。至今仍记得中学时同学们发奋苦读的情景,也记得中考后老师对我们说的话:能跳出农门就不错,中等人才也是人才,以后参加自考、函授,一样可以成为高等人才!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只要秉持向上的进取心,条条大路通向成功。我那个班的同学一半都通过读书走出了农村,有的如今已定居在北京、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

90年代后,打工成了新的出路。学校毕业无工作的、下岗的、停薪留职的,人们随着时代的潮流涌向南方,广州、深圳、温州,长三角、珠三角。后来,大学扩招、学费高企,且毕业不再包分工作后,读书无用论开始在农村蔓延,很多农家的孩子初中一毕业便走上了打工的路子。他们是新时期的农民工,打工赚钱回家盖房成亲,青春都奉献给了外乡,却又不自觉地跳进了辍学、打工、挣钱、娶妻、生子、辍学、打工的循环中。那些受过良好教育和具有一技之长的打工者,出路则要相对好的多,他们很多在外地兴家立业,有的还在当地置业落户。

当然,在家创业也是一个出路。随着宜城由农耕文化向重商文化发展,很多人进城经商,一些农户还做起了农产品经销的生意,新型的农业合作组也雨后春笋,新农村建设、城镇化建设在宜城方兴未艾。不过,目前宜城农村主体还是一家一户的小农模式,青年人出去打工、老人在家耕种,大农业发展相对滞后。党的十八后,国家开始允许农村土地流转,鼓励发展家庭农场,宜城也应顺势而为,大力扶持和探寻农村农户合作经营的新模式,加快建设现代化新农业、新农村。

我时常在想,宜城自己培养的才俊却在建设他乡,宜城谁来发展?如果说,出去闯荡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衣锦还乡,获得心灵的成就感、尊重感,那成功的您又能为家乡留下什么呢?或许我们都是这片土地的匆匆过客,但生于斯、长于斯,身体里、血液里浸染着宜城的文化,宜城的山、水厚养了我们,我们能为这青山绿水奉献什么呢?

人才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宜城要大力发展县域经济,除了借助国家中部经济振兴和沿海经济向内地转移的大势,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外,更关键的是需要招才引智。人才的流动可以带动思想的开放,但人才外流严重则不利地方经济发展,人才流动要保持均衡,既要走得出去,更要引得进来、留得下来。

在引进高端人才的同时,还要注重培养技能人才。曾几何时,宜城的职业学校发展很好,财校、商校、技校等等,培养了很多基层人才,也为工农业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遗憾的是后来都被关停。如今,宜城正大力发展工业经济,需要大量专业技术和专门技能人才,这为职业教育的复兴提供了新的契机。过去,宜城的劳务输出大多局限在保姆、制鞋工、泥瓦工和一些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低端熟练工种上。随着国家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有些工种必将淘汰,那些出去打工的农村兄弟姐妹必然会陷入新的困顿。若要改变这种局面,唯有面向城镇、农村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此策一举多得、利国利民。

其实,宜城这个地方一直都很重视教育,所以人才辈出。人才兴事业兴,改革开放后的宜城经济蓬勃发展。物华天宝的宜城得地利之宜,大力发展农副产品及其深加工产业,孔湾大白菜、流水西瓜、璞河皮蛋和板鸭等农产品已畅销省内外,宜城大虾及相关产业的品牌效应也开始外溢,使得宜城的工农业经济得到快速的发展。宜城可以做大做强的品牌还有很多,白酒产业就是其中之一。宜城酒自古都有名,竹叶酒、杜康台、王旗营的楚瓶贡等,酒文化悠久丰富,可以说品牌价值得天独厚,虽然品牌推介几经波折,但我们相信经过市场经济洗礼的宜城商业才俊们,有朝一日定能让其叫响襄阳,走出湖北,走向全国!

不甘人后的宜城人用勤劳和智慧不断创造着楚都神奇。如今,宜城已建成全国基础教育先进县、全国文化先进市、全国科普示范市、全国民政工作先进县市、全省双拥模范城、中国最具投资潜力的中小城市百强县市,各项事业全面飞跃发展,各项事业蒸蒸日上,相信宜城一定能在改革中走向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