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回 家 乡

发布时间:2018-04-10   来源:楚都宜城网     

陈乐一

宜城是我的家乡,从童年、少年、青年再到中年,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都在那片最美的土地上度过。这片土地见证了我人生的起步、成长及前半生的历程,给了我生命最丰沛的哺育和滋养,是我一生中物质上和精神上最美好的家园。虽然离开家乡到外地工作已有七个年头了,但对家乡那份深深的思恋却一直萦绕在心头,常常梦回家乡。

家乡哺育我成长

1961年,我出生在流水镇(原讴乐乡)杨林村一个叫刘家湾的地方。说到流水,远近闻名,因为这里的西瓜以甜蜜甘美享誉省内外,历来供不应求。其实在我心里,这个叫刘家湾的小山洼就是世界上最甜最美的地方!这里住着二三十户人家,有山有水,风景优美、土地肥沃、物产丰富,这里的人也特别厚道、勤劳善良,民风尤为淳朴。在这里,我度过了美好的童年时代。

家乡的山水特别迷人。这里每一座翠绿的山峰都有一个美丽的传说,都跟天上的神仙有关,像落花潭是王母娘娘摘下的牡丹花,晶石坡是王母娘娘头上的珍珠落入凡间,还有空心寨、轿儿山、泉水头……这里每一处葱郁的丛林都隐藏着无穷的宝藏,我和小伙伴最大的乐趣就是挎上竹篮上山寻宝。山上各种树木参天蔽日,各色野花缤纷遍地。树上、藤上有那么多成熟的野山枣、野葡萄、柿子、松果、板栗、核桃……都红着脸、咧开嘴等着我们去摘;地上有那么多五颜六色的野蘑菇、野菌子、野蕨菜、地皮菜……都等着我们去捡;还有那么多可爱的松鼠、锦鸡、野兔、獐子、麂子……都在等我们去寻觅。小伙伴们每天早早上山,直到一个个小肚皮撑得滚瓜溜圆,一个个小竹篮装的满满当当,才依依不舍地下山回家。村旁的小河、门前的堰塘也是我们驰骋的天地,一群光屁股小子下河洗澡、摘莲蓬、捉老鳖、摸螃蟹、逮泥鳅,钓鱼虾、钓黄鳝……无忧无虑的孩童总是能找到各种欢乐。

湾子里的稻场是我们聚会玩耍的好地方。特别是每到夏天,夜晚繁星满天,家家户户就会摆出竹床在稻场乘凉。大人们摇着蒲扇,在蛙鸣、蟋蟀、蛐蛐和各种不知名虫儿的合唱中,给我们娓娓讲述着一个个神奇的故事。那天上的神话、王朝的历史、家乡的山水、身边的趣事都让我们听得如痴如醉。“楚皇城”、“百里长渠”、“屈原宋玉”、“神笔马良”、“翰林王万芳”、“忠勇张自忠”等等,这些都是我们最早的启蒙教材。村里的乡亲们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也不会讲什么大道理,但是,他们把这些故事讲得特别生动感人,让我们增长了知识,并在我们幼小的心灵种下一颗勇敢向善的种子,对我们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一年当中最盼望的还是过年。“大人盼种田,小娃盼过年”。腊八节一过,大家连见面打招呼都是:“年货办齐了没有?”“上山打野物、下河捕鱼了吗?”特别是杀年猪,那更是必问的话题。解放后,我们村子有个杀年猪的习惯,每家都养着一头年猪,到这时正是最肥的时候。一家杀年猪,湾子里的人都去帮忙,在猪的叫声中完成抓猪、绑猪、杀猪、接血、烧汤、退毛、开膛……把热气腾腾、红白相间的猪肉收拾妥当后,大家一起喝上小窑子酒,吃起香喷喷的年猪饭。

待到过完小年,大人们就开始炒花生、炒瓜子、炒豆子、炒红薯泡……,炸油粿子、炸麻花、炸兰花豆、炸元子、炸藕荚……,蒸五花肉、蒸排骨、蒸瘦肉、蒸鱼、蒸野菜、蒸包子、蒸馒头、蒸花卷……厨房的柴灶口吐出的火苗把一张张笑脸映得红红的。小孩子也忙不停地去帮大人添柴,其实就是去偷嘴。大人们心知肚明却不揭穿。一阵阵香气从一家家房上升起,和着炊烟在山村上空袅袅飘扬,空气中到处都是浓郁的年味。母亲早早就去镇上扯来新布,铺上棉花,给一家人准备新衣、新袄,纳鞋底、绱鞋帮,给每人都做一双新棉鞋。小孩子们则要记住,年前要“打堂尘”,把堂屋、厢房、厨房的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把神龛、方桌、仓柜刷洗得清清爽爽,给边边角角来个彻底的大扫除。大人还让我们这些读了几年书的“小知识分子”,用红纸条写上“四季发财”、“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等,分别贴在大门、仓柜、牛栏、猪圈、鸡笼上。虽然在神龛上也贴上了“百无禁忌”的红纸条,但是,大人们仍不许小孩子们在过年时说不吉利的话。

到了大年三十,全家人一齐贴春联、放鞭炮、吃团年饭,堂屋里那一大盆红红的炭火格外暖人。大年初一一早,先给家里长辈叩头拜年,长辈们会拿出压岁红包,祝福孩子们平平安安快快长大。然后去湾子里挨家挨户拜年,也叫“拜跑跑年”。当湾子里人家全跑遍时,瓜子、糖果、点心早就把口袋撑得满满的。忽然,喧闹的锣鼓和鞭炮响起来了!噢,那是耍龙灯、舞狮子、踩高跷、玩旱船的队伍来啦!过年的心情别提有多美!童年的生活别提有多好!

求学立志苦更乐

人的一生要迈出多少步,谁也数不清,可这些步子中有些却终生难忘。如果说脱离父母怀抱、蹒跚迈出第一步是极为重要的,那么,长大之后进学校读书,则应该算是人生历程中更有意义、更令人难以忘怀的一步了!

至今还记得上小学时的情景。开学那天,背着母亲为我缝制的由各色布块拼缝的花书包,父亲牵着我的小手把我送到学校。在学校,老师们都很敬业,同学们学习的也很认真。每次考试我都是班上的前几名,奖状贴满了堂屋的大半面墙。老师们不仅教会了我知识,还教导我们如何做人。当时在学校不仅要学习,还要劳动,开展勤工俭学活动,这些都培养了我良好的学习习惯和意志品质。上课之余,同学们一起玩各种游戏,打弹珠、板拍子(当时用香烟盒纸折的三角)、打陀螺、跳绳、跳房子等等。我们常常都是一路小跑推着铁环去上学。认字后,我就开始迷上小人书(连环画),这也是当时条件下我们获取知识的重要途径。《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铁道游击队》、《林海雪原》等等,既生动形象又寓教于乐,特别让我痴迷。为了能看到更多的小人书,放学后我就去山上捡橡子、挖草药、捉蜈蚣,然后拿到镇上去卖,再买回心爱的小人书,一本一本攒了满满一木箱。

最难忘的是第一次离家的经历。那是1976年,十五岁的我考上了县重点高中宜城二中。当时,全讴乐乡只有9名学生被录取。学校位于离家150里远的南营乡。当时交通不便,我们得从讴乐乡乘车到流水镇,再从流水镇汉江码头乘船到南营乡官庄码头下船,最后再步行16里才能抵达学校。在父母千叮咛万嘱咐后,我背上行李,带上母亲早就腌好的咸菜和连夜为我炒的胡面、炸的面粿子,怀着兴奋又忐忑的心情踏上了离家的汽车。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离开家,第一次离开父母,第一次走出大山,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坐汽车,第一次坐船……

高中生活虽然艰苦却更充实。当时“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刚结束,物资十分匮乏,什么都凭票供应,吃粮要粮票,穿衣要布票,还有肉票、糖票、棉花票,就连买盒火柴也要火柴票……我们几十个同学挤在一个大通铺上,夏天蚊虫多,又没有蚊帐,早上起床后,脸上、身上尽是红疙瘩;早上洗脸,晚上洗澡用的都是冰凉的井水;主食常常是杂粮,还不够吃。特别是早饭,没有馒头,只有一碗看得见人影的稀饭,去晚了就只能饿肚子。其实,就算是喝到了稀饭,往往到第二节课就饿了。这时,母亲为我准备的炒胡面就起了很大的作用。吃饭时,小心地挖一勺胡面掺进稀饭拌着吃,一上午肚子就不会提意见了。尽管当时学习和生活的条件很差,但我深知学习的机会来之不易,学习非常自觉和刻苦,学习承载着我对未来生活美好的憧憬和希望。

最惊喜的是1979年的那个金秋八月。金灿灿的稻子即将收割,我和哥哥正在田里为稻田挖沟排水。我在前边埋头使劲拔谷蔸子,哥哥在后边一锨一锨利索地挖着围沟。突然,耳边传来一串儿叮叮当当的银铃声,是那么清脆、那么欢快、那么喜庆!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位身穿绿制服、骑一辆绿色自行车的邮递员来到田头,他是专程为我送录取通知书来的。我被湖北省重点中专录取了!当时,刚刚恢复高考不久,尽管只是省中专,但是录取名额比现在的重点大学还要少。我是幸运的,赶上了一个好时代。知识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为家乡献青春

1981年省中专毕业后,虽然是面向全省分配工作,但是对家乡的那一份特别的爱驱使着我,主动要求回到了宜城。宜城自古以来就是鱼米之乡、农业重镇,我的专业正是与农业有关的农副土特产贸易,我决心用所学的知识服务家乡、建设家乡。

开始,我在流水公社从办事员干起,直到任镇党委副书记,1985年任团县委书记,1993年任刘猴镇党委书记。宜城县改市后,我从1995年起历任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直到2008年因工作需要调离宜城。在家乡宜城工作期间,除了外出求学、援藏和在中央编办挂职工作的6年时间外,我的前半生一直没有离开家乡。我熟悉这里的山山水水,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认识这里很多的干部和乡亲。我的每一段经历,都伴随着家乡的改革发展;我的每一步成长,都凝结着组织的培养和家乡父老的帮助。那种同甘共苦、同心同德收获成功的快乐,那种艰苦奋斗、并肩打拼凝成的深厚友谊,永远是我人生的宝贵财富。也正是在宜城生活、工作的这四十多年,让我亲历了家乡的改革开放,见证了家乡翻天覆地的新变化,感受到家乡日新月异的新发展,让我有幸和家乡一起成长。

在担任宜城市副市长后,我刚开始分管工业,主导和参与了全市200余家国有企业的改革。这次大刀阔斧的改革对于宜城至关重要,其中既有破产改制的阵痛,更有企业重获新生的喜悦。一批长期严重亏损的国有企业破产清算,通过拍卖、改制等方式甩掉了几十亿元的债务包袱;二万八千多名工人身份转变,得到了妥善安置;众多外来投资者被我们的诚意打动,在宜城投资兴业。燕京、凯特、大山合等一批充满活力的企业落地生根,茁壮成长,奠定了全市经济社会发展的良好基础。当时,宜城工业改革的经验在全省都有较大影响。

后来,我又分管农业。那时,宜城已经成为全国第一批“吨粮田”和“双百棉”县。我先后参与见证了农村的多项重大改革——土地联产承包制、土地二轮延包、农业税减免、林权制度改革;后来又参与了新农村建设工作,美化乡村环境,打造生态和谐宜居的新农村;还参与了农业标准化示范区建设工作,围绕农业结构调整,重点发展无公害食品、绿色食品和有机食品,打造了农产品安全、营养、无污染、高品位的“宜城品牌”。流水西瓜、讴乐香菇、璞河板鸭、王集油料、刘猴牲猪、泉水湾大米、孔湾大白菜、冬瓜等等一大批知名品牌,通过了国家绿色无公害食品认证,促进了农村经济发展。如今,农产品加工业已经成为家乡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发展的支柱产业。

我还参与了家乡的文化建设。组织实施了襄阳花鼓戏(宜城是花鼓戏之源)的抢救保护工作。襄阳花鼓戏是具有千年历史的地方剧种,曾在襄阳、十堰和陕南、豫南等地区广为流行,但由于没有专业剧团,而面临消亡的境地。我们开展了一系列抢救性保护工作,在宜城市艺术团的基础上成立了襄阳市花鼓戏剧团,解决了剧团人员编制,改善了排练演出软硬件设施,并陆续推出《楚地风情》、《宋玉传奇》、《汉江神韵》等一大批经典剧目。2005年,襄阳花鼓戏正式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参与了宜城民歌的搜集整理、“宋玉研究”、“三国文化研究”、楚皇城遗址的发掘勘定等一系列工作。家乡特色浓郁的传统文化总是能给人带来喜庆、欢乐和亲切的感受。

此外,我还参与策划了文化基础设施建设。比如,于2010年建成开馆的宜城市博物馆,至今仍是襄阳最好的地方博物馆,并获得省政府200万元奖励。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自2005年开始,宜城连续三年成功举办国际“铁人三项”洲际杯赛,每年都有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400名选手在鲤鱼湖比赛。这种高规格、大规模的国际体育赛事在内陆省份县级市举办,首开全国先河,影响深远,极大地提高了宜城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家乡恩情永难忘

家乡见证了我的人生旅程。从孩童到中年,由青涩到成熟,我积累了知识,提高了能力,磨练了意志,坚定了信念。朴实的父老乡亲们也用他们勤劳、善良、智慧、宽厚和热情的品格,给我以启蒙、教诲和激励,让我立志要做一个内心宽宏且正直的人。我朴素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是在这里形成的。可以肯定地说,我的每一点成长进步,都源于家乡丰饶的土地养育了我,源于家乡厚重的文化影响了我,源于家乡淳朴的民风熏陶了我,源于家乡人民质朴的感情带动了我。无论走到哪里,对家乡的深深眷念早已融入了我的血液。无论身处何种岗位,我时刻告诫自己要勤勉敬业。因为我知道,在我的身后,有家乡那么多双关切的眼睛在注视着我。

家乡的故土,以她的博大给我以慰藉和包容;家乡的亲友,时常传来佳音给予种种关怀;家乡是窝,是根,是温馨。几十年来,浓浓的乡音未改,悠悠的乡情未减,最让人铭刻心底的还是乡情。家乡以她的富饶哺育了我,以她的质朴开启了我知识的大门,以她的恩情托起了我成长的脚步。父母的养育之恩,乡亲的关爱之恩,师长的教育之恩,同事的扶助之恩,组织的培养之恩,都让我铭记在心,没齿难忘,越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和年龄的增长,越能读懂家乡的恩情。家乡人民淳朴善良、勤劳智慧、坚韧不拔的优良品质,是我终身受益不尽的精神养分和前进动力。

回首往事,我永远不曾也不能忘却的,是家乡皎洁的明月和泥土的芬芳,家乡永远是我生命里最温暖的梦。我为家乡那悠久丰厚的历史文化而感到自豪,为把生命中最美的青春年华奉献给家乡而感到荣幸,为家乡日新月异的发展成就而感到高兴,为我是一个宜城人而感到骄傲!正如诗人艾青所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