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应处理好六对关系

发布时间:2018-04-08   来源:楚都宜城网     

押朋桂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湖北省近日出台的《关于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意见》,更是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为新时代“三农”工作的总抓手,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但乡村由于普遍面临着人才支撑乏力、产业结构单一、组织功能弱化、资源配置低效等问题,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上,亟盼处理好六对关系。

面对人口支撑的“老弱化”问题,亟盼处理好人才“外流”与“回流”的关系。

发展的问题,首先是人的问题,一是人的数量,二是人的质量。随着市场经济和新型城镇化的深入推进,农村人才“外流”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惯势。据有关数据显示,在大部分传统农业乡镇中,从事农业生产劳动的人口占劳动人口总数的比重不足一半,且多是“996138”部队,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高素质劳动力“弃农离乡”,基本脱离了当地的农业生产活动,空巢老人、留守儿童等现象突出,“精兵强将走四方,老弱病残务农忙”的局面已然形成,这对乡村振兴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因此,当下最紧要的是,要在乡村建立一种稳定的人才“回流”机制,比如湖北省的选调村官计划、“三乡工程”等,利用乡村特有的生态、旅游、休闲、康养等优势,“筑巢引凤”打造“人才高地”,让城市的有为市民、社会上的有为企业、外出的有为乡贤能人,都能够在乡村大有可为的广阔天地上大展手脚、大有作为、大显价值,让乡村热土也能留得住、用得好有意愿“回流”的有为人才,让“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高素质人才队伍成为激活和撬动乡村全要素振兴的有力杠杆。

面对产业结构的“单一化”问题,亟盼处理好传统产业与特色产业的关系。

据粗略估计,目前在部分传统农业乡镇,从事主要农作物种植、畜牧水产养殖等第一产业的人数占农事活动总人数的比重超过五分之四,仅有极少数人从事简单的农产品初加工、物流运输、电子商务等新产业、新业态,绝大多数人还局限于“乡村的产业就是农业”、“农业的功能就是提供农产品”的传统思维模式,观光采摘、生态康养、特色小镇等三产融合度较高的特色产业发展程度还非常低,产业结构的“单一化”问题还非常突出,农业增效、农民增收任重道远。针对这种困境,需从根本上转变传统的产业发展思路,提高产业融合发展的政治站位,竭力研究和开发农业内部的多种功能,延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比如,可以尝试从全域旅游的高度规划和设计乡村产业,把大片绿色农产品的高产区变成市民体验田园风光的休闲区,把鸡鸭牛羊等无害化畜禽养殖区变成市民、学生等群体前来学习养殖生活、体验养殖乐趣的服务区,等等,从而实现生产和生态两条腿走路,农业和旅游深度融合,增加农业产业的溢出价值。

面对土地资源配置的“低效化”问题,亟盼处理好超前规划与有序利用的关系。

据笔者调查,大部分乡村由于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村级土地利用规划、村庄建设规划和产业发展规划,普遍存在土地资源的乱占乱用、闲置废弃、土坟围村等问题,造成土地资源大量浪费、闲置。比如,当下纵深推进的宅基地制度改革,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了超面积建房、一户多宅等现象,但由于宅基地的有偿使用和退出始终缺乏一套长效有序的管理机制,闲置农房、宅基地的开发、处置难度大,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缓慢,过去被低价发包的大量集体土地资源收回再利用困难。再比如,由于农村公益性公共墓地的长期缺位,部分乡村每年至少新增土坟占地2000多平米,30年累积下来就是60000多平米,耕地、宅基地上随处可见土坟包包,这无疑给乡村振兴规划的编制增加困难。面对土地资源利用的这种低效化困境,首要的就是尽快制定出一套有用管用、落地落效的“多规合一”乡村规划,打通规划与规划之间的衔接互补,采用雷霆手段及时刹住土地资源滥用势头,同时通过迁坟腾地、拆违治违等举措妥善腾挪违占土地,促进有限的土地资源逐渐向美丽乡村建设、特色产业发展上集中,为乡村振兴提高充足的土地资源保障。

面对村庄建设的“短视化”问题,亟盼处理好前期建设与后期管护的关系。

笔者走访发现,由于重建设不重管养护,很多乡村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村道坑洼破碎、排水沟渠拥堵不畅、田间水利废弃坍塌等现象,部分基础设施建-坏-再建,不仅造成人力物力财力的极大浪费,还严重影响了生产生活的正常运转。由于重绿化不重污染防治,部分乡村的生活垃圾、污水处理及面源污染问题也非常突出,沟边路旁塑料袋、废弃瓶子、破烂衣物等生活垃圾屡清不断,门前屋后污水横流,不仅极大地影响着村庄的整洁卫生,也造成深层次的土壤、水体面源污染问题,治理起来非常困难。这都给生态宜居的富美乡村建设造成了极大困扰。为解决这个难题,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建设“四好农村路”,到2020年实现“建好、管好、护好、运营好”农村公路全覆盖。湖北省委提出要深入推进“厕所革命”、精准灭荒和乡镇生活污水治理和城乡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四个三重大生态工程”建设,宜城市委提出要着力打造人居环境综合整治示范带,都很好地把准了问题脉搏,下一步就是要不遗余力将这些重大决策部署落地生效,真正实现建管并重,管护并行。

面对乡村治理的“空心化”问题,亟盼处理好组织功能与自治功能的关系。

乡村治理的“空心化”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组织功能的弱化。镇村两级几乎每天都要面对包括巡视巡查、信访维稳、精准扶贫、各项改革等大大小小上百条工作任务,基层组织俨然成了执行上级党委和政府分派工作任务的“腿”,脱离群众、自我空转。二是自治功能的消失。由于集体经济组织的虚弱无力、公共产品的供给不足,村民对集体的认同感、自豪感失去了最基本的经济纽带支撑,多数人对村里的事务没兴趣、不参与,呈现“一盘散沙”状态。针对以上困境,要实现乡村治理的振兴,就必须重振基层组织的组织力,只有组织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强大了,村民群众的组织化程度才会跟着提上去。在重振基层组织功能上,选优育强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创新党建工作方法等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集体经济的发展壮大,只有集体的钱袋子鼓了、腰板硬了,才能赢得村民的认可和支持。当下,必须全力推进农村经营制度改革、土地制度改革、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等几项关键性的改革工作,破除人地钱要素流动的制度性障碍,完善农村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机制,激发集体经济发育成长的内生动力,并以此为纽带,联结和组织分散农户,协力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乡村治理新格局。

面对文化生活的“荒漠化”问题,亟盼处理好乡村文化与城市文化的关系。

“荒漠化”说的是当下一些低俗的乡村文化逐渐吞没社会主义特色乡村文化的一个不利趋势,分析其原因有两个:一是低俗文化的风行。金钱至上、知识无用论等消极文化依然大行其是,逢年过节攀比风、街头巷尾麻将风盛行,留守少年儿童“手游成瘾”。二是公共文化阵地的弱化。村级文化小广场、报刊栏等设施使用率不高、宣传内容单调,很少组织文化汇演下乡、红色电影进村等集体性文化娱乐活动。面对乡村社会文化软实力薄弱的困境,必须聚焦“乡村文化的振兴与重塑”,大力实施乡村文化兴盛工程,挖掘、发挥农耕文化、民俗文化等乡村特色文化优势,打造乡村文化高地,逐渐扭转城镇化进程中出现的“去农文化”劣势,真正让农业成为有吸引力的产业,让农村成为有吸引力的家园,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乡村文化与城市文化能够在国民文化大舞台上携肩并行,强强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