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襄阳忠烈张顺张贵祭文解析

发布时间:2018-03-17   来源:楚都宜城网     

姚守亮

一、代拟祭文

维大宋咸淳壬申菊月中气霜降穀旦,知襄阳府兼京西安抚副使吕常山文焕,与襄樊黎元及驻守将士聚会于岘山之阴、襄水之阳,天朝雄师百年镇守之天下腰膂,沐手焚香致祭于大宋鄂州左水军张顺、张贵统制神前。遥瞻太古,遍览青史,尽心竭力,报效君国者曰忠,舍身信诺,仇恶向善者曰义,能合兹二美以为忠义者,惟唐之张巡、许远乃堪媲美。抚膺太息,长啸仰天,大哉二张,精忠贯日,义薄云天,拱卫天阙,挽襄樊于狂澜。雄哉二张,宋之子牙,智勇超凡,护送盐帛,救万民于危难。壮哉二张,功名尘土,敌肉是餐,踏定风波,慷慨赴难。二张英灵有知,衷肠请予神鉴,但将壮怀激烈,化作甘霖一片,泽被天下苍生,保佑国祚万年!登高望远,长歌以盼,魂兮归来,请领上献。谨具,鲜花粢盛、醴酒肴馔,物虽菲薄,诚心昭然。敬祈尚飨!

【摘自姚守亮电影文学剧本《襄阳忠烈传奇》,见《电影文学》2017年4期;“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文献中心”平台可免费下载】

二、历史背景

1234年,南宋军队发起了所谓的“端平入洛”之战,北上收复汴京等地,结果狼狈败回,由此揭开了宋蒙(元)战争的序幕。接着蒙古军队横扫大西南,已从南、北、西三面对南宋构成战略包围。忽必烈时期,对宋战争的进攻重点改为襄樊,实现了由川蜀战场向荆襄战场的转变。1267年,忽必烈接受南宋降将刘整所献先攻襄阳再灭南宋之策,并下令“勿攻城,但围之,以俟自降。”

三、故事梗概

家住襄阳万山的蓝筱玉本来有一个温馨的家:春夏随公公、丈夫下河捕鱼,秋冬随之上山打猎,婆婆在家照看小孙孙。1267年,蒙古军侵袭襄阳,掳掠五万余人、牛马五千。筱玉一家逃难到西山,途中公公被蒙古军砍死。丈夫从军。四年后蒙古军血洗了筱玉所住的山村,婆婆和儿子小宝遇害。

襄、樊二城被围数年,军情告急;而信使被截,郢、邓之道复绝。宋廷派李庭芝在郢襄一带招募民兵,准备驰援襄樊。为报家仇,筱玉女扮男装,就随张顺、张贵赴均州投军;比武时却不慎露出秀发。主考官范天顺在筱玉身世感召下,破例同意她加入民兵。张顺、张贵被选拔为三千人的民兵敢死队首领。张贵、筱玉等人被派往襄阳西北的龙王集,察看地形,侦探敌情。不久,民兵移师到此操练、造船。

第二年五月,张顺等率领民兵敢死队离开龙王集,用三百只战船拖运着襄樊急需的布匹和食盐向襄阳进发。张贵前冲,张顺殿后。一路拼杀,突破重围。张顺牺牲。进入襄阳后,筱玉得知丈夫已在樊城保卫战中牺牲。柳三斗偷看筱玉洗澡,被逮,受罚。张贵派人联络郢州的宋军,约定对方在鹿门堡(山)附近的龙尾洲接应;可出发当晚,发现柳三斗叛逃。张贵仍然义无反顾依约率部前往,杀奔龙尾洲附近的勾林滩,接近后才知中计。原来元兵接到柳三斗告密后,就在龙尾洲布阵,重创张贵所部。张贵战败被俘,不屈而死。原本殿后的筱玉随即改为先锋,组织撤退,遭炮击而昏迷,被柳三斗私自抬到暗室看管起来。筱玉苏醒后趁机逃走,次日获救。半月后,柳三斗奉命到襄阳城送交张贵尸体和劝降书,本欲快逃,却反而被擒。为祭奠张顺、张贵二位忠烈,襄阳知府吕文焕举行仪式,诵读祭文,并将叛逃告密的罪人斩首示众。

四、祭文简注

维: 用于句首,无义。大宋:此指南宋。咸淳:宋度宗赵禥的年号;使用这个年号共10年。壬申:即咸淳八年,公元1272年。菊月:农历九月是菊花开放的时期,古人称之为"菊月"。 中气:地球每年在黄道上移动360°,从冬至起,每隔30°为一中气。农历把一年分为十二个气节和十二个中气,菊月中气就是霜降。穀旦:犹言吉日良辰。吕文焕(?-1299年?):号常山,中国南宋后期著名将领。小名吕六,吕文德之弟,安丰(今安徽寿县)人,活动年代是宋末元初。吕文焕在宋蒙襄樊之战后期任宋朝守将,相持达6年之久。1273年,襄阳兵尽粮绝。吕文焕投降元朝,官至中书左丞,1286年告老还乡,卒于家。黎元:百姓。腰膂:比喻要冲之地。这里指襄阳。沐手:《论衡·讥日》:“且沐者,去首垢也,洗去足垢,盥去手垢,浴去身垢,皆去一形之垢,其实等也。”在此表示恭敬之意。焚香:烧香的书面语。古人《香谱》记载那时焚香用的香为经过"合香"方式制成的各式香丸、香球、香饼或香的散末,而非今日之线香。其原料为蜜、枣膏、白芨水、蜡(软香)等等。焚香需要借助炭火之力,并非直接燃烧。焚香时须不断往香炉内添加各种配料,以保证香气的质量。香炉中的炭火燃得很慢,火势低微,久久不灭。古人追求焚香的境界,会尽量减少烟气,使香味低回悠长。焚者灼烧也,香者祭拜之用,古人多以焚香来祭拜和静心。  致祭:对死者进行祭奠,赞美死者的德行。遥瞻:向远方看;凝目远视。张巡(709—757年):蒲州河东(今山西永济)人。唐玄宗开元末年进士,历任太子通事舍人、清河县令、真源县令。安史之乱时,起兵守雍丘,抵抗叛军。757年,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军十三万南侵江淮屏障睢阳,张巡与许远等数千人,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死守睢阳,前后交战四百余次,斩敌将数百名,杀叛军十二万,有效阻遏了叛军南犯之势,遮蔽了江淮地区,保障了唐朝东南的安全。终因粮草耗尽、士卒死伤殆尽而被俘遇害。后获赠扬州大都督、邓国公。848年,张巡绘像凌烟阁。至明清时,得以从祀历代帝王庙。许远(709—757年):字令威,杭州盐官(今浙江省海宁县)人。安史乱时,任睢阳太守,后与张巡合守孤城,城陷被掳往洛阳,至偃师被害(事见两唐书本传)。抚膺:抚胸,表示悲恨。大:指形象高大、精神伟大。二张:即张顺、张贵。精忠:对国家、民族无比忠诚。贯日:穿过太阳。形容人气魄浩大。义薄云天:形容某个人非常有情有义,正义之气直上高空。常用于形容为正义而斗争的精神极其崇高,让人钦佩。拱卫:环绕;卫护。  天阙:.此指天子的宫阙,亦即朝廷或京都。雄:勇武、雄骏。子牙:姜尚,字子牙,号飞熊,也称吕尚。商朝末年人,其始祖四岳伯夷佐大禹治水有功而被封于吕地,因此得吕氏。周文王倾商武王克殷的首席谋主、最高军事统帅与西周的开国元勋,齐文化的创始人,亦是中国古代的一位影响久远的杰出的韬略家、军事家与政治家。壮:强壮而勇敢。衷肠:内心的话;内心的情意。 神鉴:本指英明的鉴察力。此指明察。国祚:国运,国家的福运。粢盛:一种古代的祭祀仪式。祭祀时將黍稷放在祭器里, 醴酒:在中国古代以谷物为发酵原料的酿造酒是黄酒和醴酒。酿酒一般用两种方法,一种是用“曲”酿,一种是用“蘖”酿。用曲酿的酒一般含酒精度比较高,发展到现在也就是我们现在的黄酒;另一种是用“蘖”酿。用“蘖”酿的酒一般含酒精度比较低,酒精含量一般在4%左右,这种酒古人把它称之为“醴”,也就是所谓的“醴酒”。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可以说,“醴酒”就是中国古代的啤酒。 肴馔:丰盛的饭菜。 尚飨:希望死者享用祭品。多用作祭文的结语。

五、祭文大意

在我大宋度宗咸淳八年,也就是公元1272年,农历九月霜降这个吉日良辰,襄阳知府兼京西安抚副使吕文焕,与襄、樊二城的百姓以及驻守的将士,在岘山之南、襄水之北、天朝雄师镇守达百年之久的天下要冲之地襄阳,齐聚一堂,满怀崇敬之情,在大宋鄂州左水军张顺、张贵统制神像前,净手、上香、祭拜。遍读史书方志,遥想古往今来,凡是尽心竭力报效君王和国家的就叫“忠”, 那些杀身成仁、信守诺言、仇恨邪恶、全心向善的就叫“义”;能把这两种美德善行兼备,称之为“大忠大义”的,只有唐朝的张巡、许远才能够与之媲美。而今,我们怀着悲愤之情发出深深叹息,继而仰天长啸:形象何其高大啊,张顺、张贵!你们对国家、对民族无比忠诚,气魄浩大,与日月同辉,为正义而斗争的精神着实让人钦佩;你们英勇奋战,环绕、保卫着京都,把襄、樊二城从惊涛骇浪的险境中挽救了回来。多么富有雄才大略啊,张顺、张贵!你们简直就是我大宋的姜子牙,一个个智勇双全、神武善战,护送着食盐和布匹冒死杀奔襄阳,在最危急、最艰难的时刻救助了黎民百姓。何等威武而壮烈啊,张顺、张贵!你们视功名为尘土,把敌肉当做美餐;为了突围,打通道路,你们信守承诺,乘风破浪,勇往直前,最终慷慨就义。若是九泉之下英灵有知,内心的情意还请予明察,愿将壮怀激烈,化作甘霖一片,普度天下苍生,保佑我大宋国运万万年!登高望远,长歌以盼,魂魄归来,请领上献。我们在此举行祭祀仪式,献上鲜花、美酒及丰盛的饭菜,虽然微不足道,但是诚心确实明显。企盼享用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