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老干部队伍现状和发展趋势的探究

发布时间:2018-01-29   来源:楚都宜城网     

周烨  朱可学

随着离休干部整体进入“双高期”,退休人员群体进入快速扩张期,老干部队伍状况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就给老干部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带来了新的挑战。清醒认识老干部队伍的现实状况,深刻把握老干部队伍的发展趋势,对于深化老干部工作内涵、拓展老干部工作外延,扩大老干部工作范围、转变老干部工作职能、推动老干部工作转型,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现结合宜城实际,对老干部队伍的现实状况及今后发展趋势,进行一些探讨和研究。

一、当前老干部队伍的现实状况

自1982年中央建立干部离退休制度35年来,各地一批又一批老同志到龄即退加入老干部队伍行列,老干部队伍不断发展壮大。

(一)老干部队伍的现实情况纷繁复杂。纵观新时期老干部队伍的现实情况,主要具有以下四个鲜明特点:

一是人员数量众多,主体结构发生逆转。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口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老干部队伍主体发生了“一增一减”的结构性变化,原来作为老干部队伍主体的离休干部占比逐年递减,退休干部占老干部比例每年都在递增;而随着退休干部数量逐年增加,既呈现出老干部队伍基数越来越大、老干部队伍中离退休比例结构“剪刀差”越来越突出的现象,又导致了老干部占在职干部的比例不断增加,甚至一些单位的老干部已超过在职干部的数量。就宜城来说,全市现有离退休干部5435人,其中离休干部89人、退休干部5346人,分别占1.64%、98.36%。数据表明,在人的自然属性影响下,老干部队伍的主体已由离休干部向退休干部转移,退休干部已成为老干部群体的绝对主体,形成了以退休干部为主、离休干部为辅的格局。

二是年龄跨度较大,身体状况参差不齐。无论是离休干部与退休干部相比,还是退休干部与退休干部相比,年龄落差都较大。仅就退休干部来说,最早的退休干部建国初期参加工作,20世纪七、八十年代退休,现在已是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而最迟的是改革开放以后参加工作的干部,也从近几年陆续进入退休干部行列,有的年仅55岁左右,年龄落差25岁以上。比如,宜城全市离休干部均已超过80岁,其中年龄最大的95岁、最小的83岁。再从随机问卷调查的100名老干部情况看,60~69岁54人、70~79岁27人、80~85岁14人、85岁以上5人,分别占54%、27%、14%、5%。随着老干部平均年龄越来越高,体弱多病者越来越多,许多老干部老年常见病、慢性病特别是重病、急病、绝症等多种疾病缠身,医院成了他们经常光顾的地方;特别是离休干部整体进入高年龄期、处于高发病期,走不动、看不见、听不到、说不清、记不住的“五不”现象愈加明显,高年龄最直接的结果是导致了发病率激增。据随机问卷调查100名老干部的情况分析,身体基本健康的59人、长期患病或重症的30人、生活不能自理的11人,分别占59%、30%、11%。

三是空巢家庭渐增,独自生活占比较高。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老干部家庭改善了住房条件,加之老干部的传统意识、价值观念、生活方式已形成习惯,以及子女成家立业后有着与父母不同的生活消费理念,使得子女与父母分开居住。这样以来,随着老干部年龄逐年提高,独居、空巢家庭一直呈上升之势。据对100名老干部问卷调查,独居的28人,与配偶同住的26人,与子女同住的25人,与配偶和子女同住的20人,其他1人,分别占28%、26%、25%、20%、1%。数据表明,全市老干部大都没和子女生活在一起,独居、空巢家庭占比高达54%。

四是居住区域分散,活动范围遍布各地。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城乡人口的跨城乡、跨区域、跨行业流动十分活跃,伴随而来的是老干部投靠子女养老导致的人户分离、居所多变、外出频繁等情况逐步增多,社会流动性不断增强。就在当地生活的老干部来说,随着国家福利分房制度的终结,他们从以单位为中心的聚居逐步向各区域发散,或居住在市区、或居住在乡镇、或居住在农村,居住区域以分散为主;就异地生活的老干部来说,随着子女在外地工作,他们外出逐年增多,或“候鸟”似的来往于子女之间,或举家搬迁他乡随子女一起生活,居住地域遍布于全国各地。

(二)老干部队伍的现实问题种类繁多。综合归纳新时期老干部队伍的现实问题,具体表现为以下四大突出类型:

一是推行两制并存,待遇差异较大。因我国现阶段的老干部队伍构成复杂多样,老干部工作始终处于“两制并存”的状态。一方面是两大群体之间的“两制并存”。依据参加工作时间不同,以1949年9月30日为界限,把老干部划分为离休干部和退休干部两个特殊群体,由历史因素所决定,离休干部的离休费和医疗等各项生活待遇的保障水平相对高于退休干部。另一方面是退休干部之间的“两制并存”。退休干部群体分为机关、事业、企业三大部分,因政策制度设计的滞后,行业性质、工作特点等方面的不同,导致不同部门、不同单位退休干部之间在养老待遇上存在较大差距。从现实情况来看,不同部门、不同单位之间退休干部养老待遇的“两制并存”状况,让失衡的待遇导致老干部群体两极分化,引起部分老干部思想波动,成为影响退休干部队伍和谐稳定的主要因素,也已影响到老干部工作的和谐发展。

二是分布地域广阔,管理难度加大。无论是居住在当地的老干部、还是生活在外地的老干部,随着社会流动性的增强,居住地点日益分散。因老干部大都通过就近银行领取离退休费,通过医保看病,老干部所在单位和老干部工作部门与他们的联系越来越弱化,尤其是部分企业退休干部完全从“单位人”过渡到“社会人”,这给服务管理工作增加了很大难度。

三是思想状况复杂,各种倾向凸显。随着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老干部群体的思想状况也日趋复杂。从整体上看,老干部大都对离退休干部工作政策落实及经济社会发展的现状比较满意,也能够理解我国改革发展进程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对举国上下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欢欣鼓舞,对各地经济社会持续发展充满信心,心情愉快、精神乐观成为主流。但不可忽视的是,有的关心时事政治,面对不良现象而呈现出悲观感;有的重视思想交流,面对缺少沟通而呈现出孤独感;有的关注经济利益,面对待遇落差而呈现出失落感;有的注重精神需求,面对活动受限而呈现出空虚感;有的关切健康状况,面对疾病缠身而呈现出艰难感;有的期待生活自理,面对力不从心而呈现出焦虑感。总之,随着社会改革的不断深入,老干部在现实生活中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引起心理上的种种变化,使他们面对社会上的腐败现象往往产生消极情绪、面对生活待遇落实上的缺憾往往产生不满情绪、面对家庭生活不顺心往往产生悲观情绪、面对周围环境不如意往往产生失望情绪。

四是服务需求多样,难以满足愿望。随着改革深化、年龄老化、身体弱化带来的利益诉求和服务需求,各种保障任务越来越重,已成为制约老干部服务管理工作创新发展的瓶颈。现已整体进入“双高期”的离休干部,主要需求是高龄期服务和失能期护理,因生活自理能力逐年减弱,加之有的子女不常在身边,一些生活起居较困难的独居、空巢离休干部,遇到家用电器发生故障、下水道管堵塞、日常卫生打扫等一些不起眼的生活小事,就会常常让他们手足无措、陷入困境;即使是做可口适宜的一日三餐等日常生活,对高龄、患病的离休干部来说也是一件不易之事,成了他们现实生活的大问题,他们希望上门服务特别是生活料理的需求呈逐年上升趋势,服务要求也相应提高,对亲情化、个性化、精细化服务需求越来越强烈。作为老干部队伍主体的退休干部,年龄状况较低、身体素质较好、文化层次较高、思想更为活跃、需求更加多元,更加追求高品质的生命质量和高品位的文化生活。据宜城对100名老干部问卷调查,从各种需求方面看,对基本养老需求的41人、对政治需求的9人、对精神文化需求的64人、对利益需求的4人、对社会价值需求的18人、其他2人,分别占41%、9%、64%、18%、2%;从希望服务管理的主体看,希望党委政府经常关心的61人、希望管理单位关心照顾的43人、希望社区生活照顾的31人、希望社会志愿者帮助照顾的9人、希望子女贴心照顾的22人、其他2人,分别占61%、43%、31%、9%、22%、2%。在退休干部越来越多,老干部工作人员和设施、资源、投入等又不可能无限增加的情况下,过去重点针对离休干部的精细化服务已不具可持续性,制约了老干部工作提升到更高水平。

二、今后老干部队伍的发展趋势

从老干部人群的基本属性出发,分析老干部工作规律,把握老干部队伍未来发展趋势,积极推进老干部工作重点转移,是从战略决策上推动老干部工作创新发展的重要举措。

(一)老干部队伍必将呈现出的新变化。在深化改革开放、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形势下,老干部队伍的人员结构、思想观念、生活方式、利益诉求、养老服务等方面,都将呈现出新的变化。

一是人员总量更加增多,主体逐步单一。在人的自然规律影响下,老干部队伍结构将继续发生“骤增骤减”变化,离休干部每年以一定的幅度递减,人数越来越少,并在可以预期的时间内,现实意义上的离休干部概念将不复存在,离休干部群体将销声匿迹;而与之相反的是,退休干部每年以一定的数量递增,且呈现出群体规模较大、增加速度较快、增长幅度较高等特点,最后将成为老干部队伍的唯一主体。随着离休干部越来越少,退休干部成为老干部群体的主体已成为事实,在精细化服务管理离休干部的同时,加强退休干部服务管理工作已迫在眉睫。

二是住所变动更加频繁,生活领域宽泛。受城市化进程加快的影响,生活在当地的老干部将以单位为中心的居住辐射半径越来越大;而随着子女自主择业在异地工作的越来越多,外出与子女一起生活的老干部也将越来越多,社会流动更加活跃,人户分离、居所多变、外出流动等状况更加频繁。这些深刻变化,决定了老干部的生活环境将有很大改变,活动方式将多种多样,服务需求将越来越个性化,今后再单纯依靠原单位和老干部工作部门沿袭过去那套服务办法,已不能完全满足老干部的需要,必须以改革的思维、创新的精神、求实的劲头,在攻坚克难中推动老干部工作创新发展。

三是思想观念更加活跃,价值取向多元。我国现正处于改革攻坚期、社会转型期和矛盾凸显期,机遇与挑战并存、风险与发展同在,意识形态领域不和谐因素时有发生;特别是随着思想文化领域的更为开放、信息传播渠道的更加多样、经济社会转型时期热点焦点难点问题更加突出,广大老干部尤其是越来越壮大的退休干部队伍,知识层次较高,运用现代科技的能力较强,需求更加多维,受各种社会思潮的影响,思想观念将更为活跃,价值取向将更加多元,多变性、差异性、独立性、选择性不断增强。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社会思想舆论传播更加复杂多变的情况下,如何加强思想政治建设,引导老干部科学判断形势,正确认识事物,客观看待各种社会现象,对老干部工作提出了严峻挑战。

四是实际需求更加多维,文化养老突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老干部的生活观念已不再局限于基本的吃穿住用,而是把全方位提高生活质量当成新的目标,从关注物质生活向关注精神文化生活转变,在家庭条件、身体状况允许的前提下,大都表现出强烈的求学意愿、求乐要求、求为欲望,以文化养老的方式,不断扩大自己的生活领域,追求情趣更高雅的精神文化生活,参与为党和人民事业增添正能量活动的意识日益强烈,期望实现自我价值、得到他人认可、获得社会尊重。从宜城对100名老干部问卷调查的情况反映,就组织学习而言,经常参加老年大学学习的54人、看重阅读文件的32人、看重参观考察的67人、看重参加重要会议的50人、看重定期通报情况的53人、看重党支部学习的24人,分别占54%、32%、67%、50%、53%、24%;就开展文体活动而言,热衷唱歌跳舞玩棋牌的37人、热衷书画摄影的17人、热衷运动健身旅游的41人、喜欢文艺比赛的27人,分别占37%、17%、41%、占27%;就引导发挥作用而言,经常参加社团活动的43人、参加关心下一代工作的21人、参加社会公益活动的48人、参加社区建设的20人、参与建言献策的21人、著书立说的2人、进行网上正面舆论引导的6人、从事有报酬工作的4人,分别占43%、21%、48%、20%、21%、2%、6%、4%。

(二)老干部队伍发展新变化的应对路径。主动适应老干部队伍发展趋势带来的一系列新变化,必须进一步拓宽服务管理工作思路、强化服务管理工作举措、创新服务管理工作模式和理顺服务管理工作体制、完善服务管理工作政策、健全服务管理工作网络,尽最大努力满足广大老干部多元化的需求,这将成为老干部工作转型发展的必然要求。

一要完善生活照料体系,把日常生活服务做细。在按照“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制度”的思路,渐进式地改革退休“双轨制”,从年龄、工龄、对社会的贡献度等各个因素考虑,构建机关、企事业单位退休干部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的基础上,面对老干部特别是孤寡、空巢、残疾等类型的老人日常生活中自理能力越来越差、实际困难越来越多的实际,要从衣食住行着眼,积极探索建立内在的引导激励机制、外在的推动融合机制和共赢的平衡发展机制,构筑老干部工作部门、所在单位、居住社区、公共服务机构和老干部家庭“五位一体”的老干部服务体系,不断提高老干部晚年生命质量。重点是要坚持社会化管理服务方向,综合利用政府公共服务、政府购买服务、社会优待服务、助老志愿服务和市场有偿服务,健全“四就近”的社区平台,更好满足老干部保姆介绍、粮油配送、家电维修、卫生保洁、权益维护等养老服务需求。要注意发挥家庭在养老中的基础性作用,通过设立“养老道德评议台”、签订“养老协议书”、评选“敬老好儿女”等形式,激励老干部子女孝敬老人。要大力创新,借助“智慧社区”平台,开发老干部信息预警系统,建立信息预警机制,为实时了解老干部现状、提供安全急救等服务提前预警;安装家庭可视SOS,连接“智慧社区”平台,建立求助告警机制,对有紧急需求的老干部适时上门服务;会同医院定期培训保姆、家属,普及急救常识,建立演练备警机制,确保出现情况及时有序应对。通过把与老干部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社会服务项目引进家庭,保证他们小事不出门、大事有人帮和穿得遂心、吃得开心、住得舒心、行得安心。

二要完善医疗保障体系,把医疗保健服务做实。根据老干部最大忧虑是身体不好、最大希望是健康长寿,但随着年龄增大,发病率增高、身体日益衰退成为现实的实际,要有计划地邀请专家举办健身、卫生、心理等老年保健知识讲座,帮助老干部增强保健意识、提高保健能力,引导老干部克服心理障碍、消除心理冲突。要坚持每年组织一次健康体检,建立老干部详细的个人健康档案。依托社区医疗卫生网点对老干部发放印有个人情况、主要病史、过敏药物、电话号码等内容的医疗救助卡,配备常用急救药品的“保健盒”,以防外出发生意外;对卧床瘫痪的设立家庭病床,定期巡回诊治,入户送医送药。要在定点医院设立窗口,开辟老干部优先就医的“绿色通道”。

三要完善思想引领体系,把学习教育服务做活。根据老干部大都关心国际时事、国内热点,但面对社会转型、社会改革的巨大冲击,往往引起心理上的不适应、情绪上的不稳定的实际,要按照居住区域、活动团队就近建立离退休干部党支部,坚持“一方隶属、多方管理”的原则,注重围绕党的各个时期重大政治任务,组织老干部开展理论学习、“主题党日”“三会一课”等活动,着力建设老干部的精神家园,为老干部提供高效率的组织管理、高品质的组织生活、高性能的组织架构。要积极创造条件,通过“两微一端”新媒介开辟网络载体,提供方便、灵活、个性化的学习条件,让老干部随时随地了解党的政策、知悉国家大事、学习先进知识。要围绕深化改革中的重大矛盾及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采取面对面沟通、心贴心交流的方式,既讲清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的“大道理”,也讲清日常基本思想行为规范的“小道理”,通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思想交流和情理结合、情通理达的情感沟通,引导老干部树立正向的心理状态,理顺思想情绪,减少心理失衡。要以开展进老人门、知老人事、分老人忧、解老人难、暖老人心的进、知、分、解、暖“五字连心”活动为载体,着力推动老干部工作部门通过划片包干,落实定人、定岗、定职责、定标准的“四定”责任制,根据老干部的需求差异提供不同的服务项目,分类施策做到日常服务到位、重点服务到家、特殊服务到人。着力推动老干部所在单位通过建立现职领导定人、专(兼)职人员定责、休干支部定期的“三定”联系制度,经常深入老干部家中通报情况、了解需求、征求意见、解决问题;对眼看不清、耳听不清、口说不清、脑记不清,或体力不支、耐力不够、听力下降,不能参加集体活动的“双高期”老干部,分工支委或党小组长定期到家里、上医院,通报支部学习、工作、活动等情况,实行送学上家门、到床前,让不能出院、不能下楼、不能出门的老干部都能参加学习教育;对异地居住老干部,通过上门谈心、电话聊天、QQ交流、微信沟通等方式,主动掌握他们的思想、学习、生活、身体状况。着力推动居住社区推行网格化管理模式,采取上门座谈、电话咨询的形式,定期对老干部提供随机服务,切实做到走访到户、责任到人、办事到位。通过变上访为下访、变“背对”为“面对”、变“对立”为“对话”的一系列举措,建立“零距离沟通”机制,以实现信息在沟通中交流、政策在沟通中明晰、疑虑在沟通中消除、人心在沟通中凝聚。

四要完善各种活动体系,把精神需求服务做好。根据老干部的精神文化需求日趋旺盛的实际,要依托社区就近设立室内健身房,开辟室外健身活动场所,并按照老干部的意愿扶持各种老年文体组织建设,以广场文化、节庆文化、品牌文化、特色文化为载体,适时开展各种文体娱乐活动,尽可能满足不同年龄层次、不同身体条件、不同兴趣爱好的老干部的文体娱乐活动需要;秉承自愿的原则,可把活动室建设向孤身或子女不在身边的老干部家庭延伸,确保外出困难的老干部就地参加文体娱乐活动。要把握老干部经历过革命、建设、改革的长期考验,具有丰富的政治智慧、工作经验和人生阅历,许多人有为党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继续奉献余热的热切愿望的特点,紧扣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注重引导有意愿、有能力的老干部充分发挥独特优势,让他们尽己所能地为各地各单位经济发展、政治昌明、文化繁荣、社会和谐、生态良好、党建科学献智支招、出力流汗,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增添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