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通俗弘扬宋玉文化(一)

发布时间:2017-12-18   来源:楚都宜城网     

(第二届宋玉研究会提交论文)

用通俗弘扬宋玉文化

何志汉

内容提要:宋玉文化因受疑古思潮和错误评价的耽搁,以及文言文的障碍,传播率相当低。应该效仿其他有关历史文化名人的做法,重视运用通俗手段,弘扬宋玉文化。

关键词:重视通俗  弘扬  宋玉文化

随着对疑古思潮影响的消除,随着对宋玉评价的拨乱反正,随着将宋玉和孔子、屈原、司马迁这些文化巨匠一样单设重点篇章进行评介的新的《中国文学史》的出版,宋玉的本真面目得到恢复,宋玉文化应有的地位得到学术界的公认,这是中华文化的一件值得庆贺之事。但在庆贺之际,笔者还要迫切而诚恳地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就是“要用通俗弘扬宋玉文化”。

一、提出问题的背景  

何以提出用通俗弘扬宋玉文化?这是有历史和现实的背景作为依据的。

虽然历史上早已“屈宋”并称,虽然宋玉的十几篇作品历经千百年辗转终于流传下来,但其流传的范围却是十分有限。在整个漫长的封建社会,生产力都十分低下,绝大多数民众都不得不为生计所迫而劳碌,读得起书的人是少之又少;这少之又少的读书人,其所被规定读习的又是四书五经之类,对宋玉作品有研读的,更是只有极少数的人了。多亏了李白、杜甫、欧阳修、刘勰、鲁迅、钱钟书等等这些博览群书的大家,都对宋玉的作品推崇备至,赞赏有加,才使宋玉文化的辉煌,不至被岁月湮灭。

建国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段,受疑古思潮和极左思潮影响,国学渊源遭受冷落,宋玉文化更是处于一个冷寂期。新时期以来,宋玉虽然渐受注目,渐被公正对待,以至被重修的文学史彪炳,然而,知宋玉者,仍然只有很少数的人,和孔子、屈原、司马迁比较起来,宋玉还是陌生得多,模糊得多。说到宋玉,许许多多的国人并不了解,或者就只知道他是一个美男子,至于那个爱国、忧民、勤奋、自强、博学、多才、风趣、幽默、机智、善辩、文章美、身高洁的宋玉,则基本还是“养在深闺人未识”。时隔两千多年,我们仍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享受宋玉创造的文化成果,比如“悲秋”、“空穴来风”、“雄风”、“雌风”、“风起于青萍之末”、“巫山神女”、“巫山云雨”、“朝朝暮暮”、“东女窥墙”、“登徒子好色”、“阳春白雪”、“下里巴人”、“曲高和寡”、“大王之钓”……等等,这些中国人用了几千年的名典,都是来自宋玉,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名典的作者是谁?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名典是如何产生的、从而激励我们现今的文化创造热情?如果我们用典仅仅是简单地把典当作现成的词语、不求甚解地急急拿来为我的文章服务,这是不是太过于急功近利?我们现今文化总成果的一个很大部分,都是春秋战国诸子百家创造的,现今的缺乏创造,是否就和这种急功近利有关?——要回答诸如此类的问题,恐怕只有一个走向,就是多了解一些传统文化。

优秀的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是中华民族的魂。习近平同志曾经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①宋玉文化,就是这种“突出优势”的一部分,“软实力”的一部分,宋玉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冷寂,是对这部分优势和软实力的忽视和放弃,而重视和弘扬宋玉文化,方是扩充我们民族优势和软实力的明智之举。诚然,有一部分热爱宋玉文化的专家学者,用多年甚至一生之力,皓首穷经地研究和评论宋玉文化,也是一种不可或缺的重视和弘扬,但如果我们永远只有这样一种经院式的、少数人的重视和弘扬的方式,其作用就永远有限,宋玉文化的冷寂处境就很难改变。要思改变,就得寻求改变的途径。这个途径还是很好寻找的,“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其他有关文化名人被重视和弘扬的方法和经验,已经早早地摆在那里,只等我们去借鉴。这方法就是笔者迫切而诚恳地呼吁用之的:用通俗弘扬宋玉文化!

二、如何用通俗弘扬宋玉文化 

这个问题须从两个方面阐述。

(一)“它山之石”是如何利用通俗的  在封闭、保守、小农经济占主导地位、生产力低下、读书人少、传播媒介极其单调的昔日社会,文化成果的影响力难以做大,还是一件正常之事;可是在科技快速发展、各种传播媒介空前发达的今天,真正有价值的文化成果得不到弘扬,就不正常了。有价值的孔子,借助现今媒体的翅膀,翱翔于五湖四海,飞越到世界各地,就是明显的例证。诚然,孔子作为中国最伟大的历史文化名人,其在旧中国的文化影响力,也是首屈一指的;但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由于当代的电影、电视剧、戏剧、电视讲座、孔子文化节、动漫制品、互联网、阅读文学等等通俗传播媒介和方式的纷纷介入,才使得孔子文化空前的热闹起来,其影响力也得到不断的提升。和宋玉并称、知名度几乎达到家喻户晓的屈原,不仅靠着当代的电视剧、电视片、文化节等诸多通俗化的传媒扩大了影响,就是在漫长的封建社会,屈原也主要是靠着通俗走进千家万户的。比如那个“端午节纪念屈原”,可算是最通俗的民俗了,可这种通俗千年不衰,不仅不衰,还日益张显出其巨大作用,还引来韩国与中国竞争通俗,引来联合国将此通俗定性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可见通俗的功能之强大!还有司马迁、苏武、李白、杜甫、苏东坡、张居正、海瑞、唐伯虎、纪晓岚等等这些历史文化名人,之所以被现今的人们记忆不忘,甚至还能成为某一时段国人的热门话题,通俗媒体的参与传播是重要原因。在用文言文写作的时代,那些文化大家们的作品以及记载他们事迹的文字,大都用文言写成,其受众本来就少;随着时代的发展,简约晦涩、佶屈聱牙的文言文,与人们实际生活的距离越拉越大,其知音也就越来越少。发展到现今的社会,基本上就是一个通俗盛行的社会了,如果我们不善于利用通俗来弘扬传统文化,则传统文化的弘扬,就很难落实。这方面,众多的“它山之石”,已提供了很好的、现成的经验。

宋玉的十几篇作品,虽然全部字数加起来,也才一万多字,可也都是用文言写成,而宋玉文化的传播途径,至今还基本与各种通俗媒体无缘,是借“它山之石”来“攻玉”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