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营造蓄势

发布时间:2017-12-05   来源:楚都宜城网     

火箭装满充足的燃料,才换来迅猛的华丽升空;昙花经过一年的默默酝酿,才换来一夜的风姿绰约;蝉虫坚持四年的地下修练,才换来一个夏季的放声高歌。强烈情感的爆发也是如此,有一个层层积累不断触发的过程,这个积累的过程就叫做蓄势。蓄势如同水闸里的水:先不断抬高水位,等到时机成熟后突然放出,刹那间造成气势宏大,蔚为壮观的效果。

一般来说,人的情感爆发的一个显著标志是流泪。我们就从朱自清的流泪说起。

《背影》描写过两次流泪:

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

还有一次:

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第一次流泪,不少读者以为,就是父亲那个攀爬月台买橘子的细节感动了我,因而流下了眼泪。其实平常生活中一个人被亲人感动得流下眼泪是很少见的,如果仅仅一件买橘子就流泪了,那朱先生的感情可能比林妹妹还要脆弱。实际上,在这次流泪之前,朱自清已经做过五重铺垫,分别是: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

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但他终于不放心,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

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

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

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

正是因为家里出现了祸不单行的变故,使得家人之间抛弃嫌怨,空前团结,而父亲一再坚持来送我念书,还为我讲价、选座位、嘱我警醒、嘱托茶房照应,还不怕麻烦连攀带爬地执意为我买橘子,这一系列的行为才使得作者的情感不断被触发,终于控制不住流下了眼泪,而且等父亲走远混入人群之后再一次流了下来,这些细节作者都记得那么清楚,说明他对父亲为自己做的一切,看在眼里,暖在心里。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父亲爱儿子的心意,就体现在这些琐碎的小事上。虽然小,然而细致真切,所以很动人。这些细节一经写出,就成了经典。可见父母之爱,不一定非得是那些轰轰烈烈的大事,临行之前母亲的密密缝衣,父亲的殷切叮咛,都可以写出温度,动人心扉。

还有一个写流泪的经典例子:魏巍的《依依惜别的深情》。这篇通讯写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依依惜别的情形,我们重点分析一下这篇文章提到的“哭”和“不哭”,先看“不哭”:

阿妈妮们,孩子们,姑娘们,她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统统没有哭。

昨天晚上,战士们就告诉他们说不要哭。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统统没有哭。

志愿军的脚步移动了,人们的眼睛潮湿了,但谁也忍着,竭力喊着口号,仍然没有哭。

作者不厌其烦地写他们“不哭”,显然是为了后来的“哭”营造蓄势:

可是,当战士们握着老妈妈的手,叫了一声"阿妈妮,再见!"不知道是那个老妈妈忍不住了,捧着战士的手,第一个哭出了声。

接着是姑娘们,孩子们哭出声来。

然后是那些男人们无声的眼泪,低低的啜泣。

这时候,战士们简直是在朝鲜人民送行的泪雨中行进。

这样的场面无疑是非常感人的,作者先把朝鲜人民“哭”这种情感表达的高潮方式牢牢地控制住,理由是战士们和干部们提前告诉他们说不要哭。接着再突然由一个点升级、爆发,最后汇成一个宏大的“泪雨”场面。这种“不哭”就是一种水闸式的蓄势,“哭”的场面一旦打开,作者的抒情就很自然了:

敌人把你的家园烧成了灰,你没有哭;敌人杀死了你的亲人,你没有哭;敌人把你绑在大树上,烧你,烤你,你没有哭;你真是一把拉不断的硬弓,一座烧不毁的金刚!可是今天,当你的战友--中国战士们要离开你的时候,你却倾洒了这样多的眼泪!

《背影》和《依依惜别的深情》(下称《依》文)是两种不同的蓄势。《背影》的蓄势叫做“顺势”:正面铺垫,层层累积至高潮。《依》文的蓄势叫做“逆势”:欲扬先抑,至顶点突然扬起。回顾一下他们营造蓄势的过程,我们对这种方法会了解得更清楚。先看《背影》:

祖母去世 差事交卸

再三坚持 亲自送我

为我讲价 拣定座位

嘱我警醒 嘱托茶房

穿越攀爬 为我买橘

作者利用父亲为我做的点滴小事,不断积累,直至高潮。

再看《依》文:

昨天晚上告诉他们不要哭

做这些事情统统没有哭

战士们在泪雨中行进

利用“不哭”反向铺垫,欲扬先抑。

介绍了两篇经典之后,问题来了:我们平常写文章,该怎样营造蓄势呢?

方法很简单:

顺势设置几层波澜

逆势设置几重障碍

还是以这两个经典来做说明,《背影》的送别:

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

终于不放心,怕茶房不妥帖

我两三回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送”与“不送”的反复取舍,体现了父亲对儿子的细致与真情。

《依》文的送别:

昨天晚上,战士们就告诉他们说不要哭

里干部们也告诉说不要哭。

他们很听话,真的制止住了!

重重障碍并没有制止住他们对战士们的惜别情感,这种情感该是多么深重啊!

为什么要设置波澜或障碍呢?这是因为中国文学自古以来就有“文似看山不喜平”的审美传统,”古人说“为人贵直,而作诗文者贵曲”,情感的跌宕起伏与事件的悬念丛生往往是紧密联系的,古人追求“曲”的文风,也源于人的情感丰富多变,而情感的变化多来源于外部事件的不确定性。“风乍起 吹皱一江春水”,所以如何吹皱一江水,就看我们怎样刮起一阵风了。

最后我们来做一个练习,来检验今天的所学,题目是:根据下面所提供的片段倒写几段文字,要求设置几重障碍或波澜,为这段文字做足铺垫:

母亲俯下身子给我系鞋,鞋带,我一低头,看到了母亲头上许多青丝又变成了白发,那一瞬间我感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鼻子有点儿酸,眼睛也有点涩,我扭过头,好不容易才忍住,没让那不争气的眼泪掉出来。

参考答案:

障碍1临近体育高考,为了训练和考试的顺利,我需要一双价格不菲的派拉蒙跑鞋;

障碍2父亲身体一直不好,母亲供养我们三兄妹上学,本就十分困难;

障碍3经过辗转借钱,艰难求人才买到鞋;

障碍4母亲立即放下家中农活,坐第一班车赶到学校,还执意亲手给我穿上。

                                                        阿蒙

2017年12月5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