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汤

发布时间:2017-11-27   来源:楚都宜城网     

 

这鸡汤,那鸡汤,不如咱的面条汤!刚抹完地洗澡衣,喝了碗面汤加菜须。至此也才深感领导之不易、老婆之不易呀!
       过去,自己从委员长(学习委员)、柜长(双代店)、司务长(预制板场买菜做饭)到班长(刘邓的129师教导大队教练班长)、秘书长(乡政协)、股长(生技股)、科长(生产调度科)、再到会长、局长、书记长,现在好象又当起了厂长……这一路走来都是当着从来都没有副词限制的“长”啊。要知道这在那个“不请不送原地不动”的年代可真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呀!要是没有点过雪山、爬草地的信念和毅力还真的是挺不过来的呀!于是就有些自以为是的飘飘然了……
       前段时间又有了一些省悟:要说在那个“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的不靠品行能力,而靠巴绝能力的年代,能靠品质能力拼个一官半职,那可真的是不容易啊!你不是工农兵学商皆有经历吗?你不是母鸡中的战斗鸡、公鸡中的铁公鸡吗?你不是特别能扑腾吗?那就把一百多个企业破掉、十几个局都并掉任你三军总司令去扑腾吧。你不是工农、行武出身吗?你不是爱学习、懂政策吗?那就请你去解决与你同类的他们的诉求去吧(岂不知信访维稳又有几个是讲政策的),这也算是用你所长、为你所好嘛…你不是学习不抄袭、柜长(司务长)不投机吗?那就一直让你从委员长(学习)干到“部”(不)长吧!这是让你不得不心诚悦服的高啊,实在是高啊!
       最近又特佩服起老婆来。我的老婆大人除勤俭爱干净外,还特“刀子嘴,豆腐心”,刚开始不适应时还经常搞得我很伤心(主要是面子挂不住呀),当时甚至有了再忍不住就拼死的想法……后来慢慢就适应了、驯服了。強龙压不过地头蛇呀,咱属龙又是当兵回来的,老婆属蛇又盘居城关多年。再后来,老婆发现咱“任凭你风吹浪打,我自是闲庭信步”!有点“死猪不怕开水汤”的感觉了,她就又不惜花大价钱(几百块)、下大气力硬是从泰山整回了块“泰山石敢当”……我依然不为所动。老婆见反(狠)的、正的(教育)都不再奏效,于是就又来了个软硬兼施的,“老公啊,你可不能轻言轻生啊,你可是承载了两条生命的人啦”……我左看右看也没别人啊,再看自己也没怀娃呀,难道说我真的去了,还有谁真愿为我殉情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就不枉此生了!哦,原来是你这个撒泼的老太婆要寻死卖活呀!那咱们就好死不如赖活着吧!
      看来,这搞卫生就象小女人的例假呀,每周不大搞一次还真的不行啊!老婆大人啊,俺(河南当兵口语)真的还是十分佩服、佩服你的高明呀。老婆大人啦,你该不是背着咱又上了什么总裁、领袖班吧
        至此,我也才真算弄明白了这世上人为什么有两种:要么被人管,要么你管人!终也感悟到了,为什么自己会一直从委员长(学习委员)拼了老命才干到今天的“部(不)”长……
      看来,咱还是应了那句”心态决定状态,状态決定成败”!
       咱龚姓的人啦,还真是头鼎龙,心拥共,忠诚不渝!
           龚明才这鸡汤,那鸡汤,不如咱的面条汤!刚抹完地洗澡衣,喝了碗面汤加菜须。至此也才深感领导之不易、老婆之不易呀!

龚明才

这鸡汤,那鸡汤,不如咱的面条汤!刚抹完地洗澡衣,喝了碗面汤加菜须。至此也才深感领导之不易、老婆之不易呀!

过去,自己从委员长(学习委员)、柜长(双代店)、司务长(预制板场买菜做饭)到班长(刘邓的129师教导大队教练班长)、秘书长(乡政协)、股长(生技股)、科长(生产调度科)、再到会长、局长、书记长,现在好象又当起了厂长……这一路走来都是当着从来都没有副词限制的“长”啊。要知道这在那个“不请不送原地不动”的年代可真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呀!要是没有点过雪山、爬草地的信念和毅力还真的是挺不过来的呀!于是就有些自以为是的飘飘然了……

前段时间又有了一些省悟:要说在那个“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的不靠品行能力,而靠巴绝能力的年代,能靠品质能力拼个一官半职,那可真的是不容易啊!你不是工农兵学商皆有经历吗?你不是母鸡中的战斗鸡、公鸡中的铁公鸡吗?你不是特别能扑腾吗?那就把一百多个企业破掉、十几个局都并掉任你三军总司令去扑腾吧。你不是工农、行武出身吗?你不是爱学习、懂政策吗?那就请你去解决与你同类的他们的诉求去吧(岂不知信访维稳又有几个是讲政策的),这也算是用你所长、为你所好嘛…你不是学习不抄袭、柜长(司务长)不投机吗?那就一直让你从委员长(学习)干到“部”(不)长吧!这是让你不得不心诚悦服的高啊,实在是高啊!

最近又特佩服起老婆来。我的老婆大人除勤俭爱干净外,还特“刀子嘴,豆腐心”,刚开始不适应时还经常搞得我很伤心(主要是面子挂不住呀),当时甚至有了再忍不住就拼死的想法……后来慢慢就适应了、驯服了。強龙压不过地头蛇呀,咱属龙又是当兵回来的,老婆属蛇又盘居城关多年。再后来,老婆发现咱“任凭你风吹浪打,我自是闲庭信步”!有点“死猪不怕开水汤”的感觉了,她就又不惜花大价钱(几百块)、下大气力硬是从泰山整回了块“泰山石敢当”……我依然不为所动。老婆见反(狠)的、正的(教育)都不再奏效,于是就又来了个软硬兼施的,“老公啊,你可不能轻言轻生啊,你可是承载了两条生命的人啦”……我左看右看也没别人啊,再看自己也没怀娃呀,难道说我真的去了,还有谁真愿为我殉情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就不枉此生了!哦,原来是你这个撒泼的老太婆要寻死卖活呀!那咱们就好死不如赖活着吧!

看来,这搞卫生就象小女人的例假呀,每周不大搞一次还真的不行啊!老婆大人啊,俺(河南当兵口语)真的还是十分佩服、佩服你的高明呀。老婆大人啦,你该不是背着咱又上了什么总裁、领袖班吧        至此,我也才真算弄明白了这世上人为什么有两种:要么被人管,要么你管人!终也感悟到了,为什么自己会一直从委员长(学习委员)拼了老命才干到今天的“部(不)”长……

看来,咱还是应了那句”心态决定状态,状态決定成败”!

咱龚姓的人啦,还真是头鼎龙,心拥共,忠诚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