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作品入选语文教材的可行性分析(一)

发布时间:2017-10-17   来源:楚都宜城网     

宋玉作品入选语文教材的可行性分析

姚守亮,程本兴

(湖北文理学院 宋玉研究中心,湖北 襄阳441053)

摘要:宋玉作品未入选中学语文教材是一种缺憾。秦汉以来其辞赋一直广为流传;而今终于重新全面恢复了“屈宋”并称的文学史地位。宋玉部分优秀作品具有篇幅短小、难易适度、手法繁富、内容健康等特点,与《课程标准》和时代要求相吻合,可作为精读或略读课文编入必修教材或选修教材。

关键词:宋玉作品;语文教材;可行性

The Analysis of the Feasibility of Song Yu’s Works Included in the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Textbook

by Yao Shouliang and Cheng Benxing

(The Research Center of Song Yu, Hubei Universty of Arts and Science,Xiangyang City, Hubei Province ,441053)

Abstract: It is a pity that Song Yu’s works is not included in the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Textbook in middle schools. Since the qin and han Dynasties,Song Yu has been famous along with Qu Yuan in the history of Chinese literature, and his cifu works has been spreaded widely. Some outstanding works of Song Yu has short form, healthy contents, moderate difficulty and rich artistic skill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emands of the Curriculum Standards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for the Middle School Students and modern times, so they can be chosen into the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Textbook in middle schools as intensive reading texts or skimming texts.

Key words: Song Yu’s works;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Textbook; feasibility

在中国文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屈原是楚辞体文学的创始人和主要作者,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宋玉则是楚辞的殿军,赋体文学的开山祖师,享有“赋圣”之誉,因而这两位天才作家在文学史上一向是“屈宋”并称。他们的作品无疑都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笔者所了解的初、高中语文教材(含选修教材)中,选编屈原及其作品的篇目大致有《屈原列传》(节选)、《离骚》(节选)、《国殇》、《涉江》、《湘夫人》、《渔父》、《橘颂》、《山鬼》等至少8篇,并在初、高中历史教材中都有专门介绍;而选编宋玉作品的,似乎仅有语文版高中语文教材第三册中《风赋》1篇,且为略读篇目,宋玉其人其文却在历史教材中只字未提。这种状况与“屈宋”并称的文学史实相背离,不能不说是教材编写中的一个缺憾。那么,《风赋》而外,其他的宋玉作品入选语文教材是否可行呢?笔者试分析如下。

一、宋玉作品广为流传

从西汉到明清时期,宋玉辞赋一直广泛流布,经久不衰。有关记载、收录、传播或评述宋玉作品的古代文献,大致有:西汉·司马迁《史记》载:宋玉“好辞而以赋见称”。东汉·班固《汉书·艺文志》载:宋玉赋十六篇。王逸《楚辞章句》收录了《九辩》和《招魂》。南朝·刘勰《文心雕龙·辨骚》称:“屈宋逸步,莫之能追。”“衣被词人,非一代也。”揭示了宋玉文学创作的成就,确立了宋玉与屈原并称的文学史地位。萧统《文选》收录了《风赋》、《对楚王问》等5篇作品。《隋书•经籍志》载:楚大夫《宋玉集》三卷。唐《古文苑》收录了《钓赋》等6篇作品。《旧唐书•艺文考》载:楚《宋玉集》二卷。南宋·郑樵《通志•艺文略》载:楚大夫《宋玉集》二卷。元·马端临《文献通考·经籍门》载:《宋玉集》一卷。明·陈第《屈宋古音义》选录了《九辩》等六篇辞赋。清·严可均《全上古三代文》(卷十)选录了宋玉十三篇辞赋作品。

在20世纪上半叶,由于疑古思潮的消极影响,宋玉的人品、人格及其作品的真实性、著作权等,均受到了彻底的贬损。即使在这种学术背景下,宋玉的作品客观上仍在继续传播。如1929年,陆侃如编著《宋玉》一书,书中就选编了《九辩》等十四篇辞赋作品。而尤为可喜的是,1972年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了宋玉赋竹简佚篇《御赋》[1],无可辩驳地证明了赋体文学于战国末期的存在,从而有力地支撑了宋玉辞赋的著作权。

20世纪80年代以后,研究者们大力开展宋玉作品的整理,先后有袁梅的《宋玉辞赋今读》(选编十三篇作品)、朱碧莲的《宋玉辞赋译解》(选编十二篇作品)、金荣权的《宋玉辞赋笺评》(选编十四篇作品,篇目与陆侃如《宋玉》同)、吴广平的《宋玉集》及《楚辞全解》(其中选编宋玉辞赋及署名宋玉的轶文共20篇)、程本兴的《走近宋玉》(选编十六篇作品)、曹文心的《宋玉辞赋》(选编20篇,其篇目与《楚辞全解》同)等专门的注译本面世。其间还有陆续出版的《中国历代赋选》、《中国历代名赋大观》、《历代赋评注》等大中型辞赋选集,也分别选编了4至10篇宋玉作品。

此外,千百年来,文人墨客吟诗填词、写文作赋,经常援引、化用宋玉辞赋的词句,学习、借鉴、模仿其作品,描述、品评其本人的例子不胜枚举,形成了一系列成语、典故及其变体形式,仅《中国典故大辞典》、《常用典故词典》就收录了117个。其中“宋玉悲秋”、“巫山云雨”、“曲高和寡”、“倚天长剑”、“哀江南”、“空穴来风”、“嫣然一笑”、“邻女窥墙”、“圆凿方枘”等等,更成为历久弥新的经典。

二、文学地位得以重新全面恢复

20世纪以来,经过几代学者的反复争论与深入探讨,宋玉绝大多数作品的真实性和著作权得以确认,宋玉具有爱国爱民的思想和立身高洁的人品得到学界广泛认同,宋玉作品的文学价值和宋玉的文学地位得到充分肯定。更可贺的是,2013年12月,由方铭教授任总主编,北大、清华、人大、复旦、南开、武大等著名高校的相关教授,集体新编的大学《中国文学史》教材正式出版、使用,该书第一卷以单独一章、约2万字的篇幅,重点评介宋玉,成为恢复宋玉文学史地位的一个历史时代的文学史文本标志。宋玉的文学成就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2]: 

(一)追慕屈原,师范屈原,以其卓越的辞赋创作成为屈原开创的楚辞文学的最优秀的继承者,赢得了与屈原并称的文学史地位。

(二)创立了与《诗》画境,与屈原赋、荀子赋不同体制的散体赋。与屈、荀赋相比,宋玉散体赋在文体发展史中产生了最为重要的影响,促使赋体文学在真正意义上独立于诗与文之外,成为了与诗、文并列的古代三大文体之一。

(三)奠定了散体赋的文体特征与基本写作规范。宋玉散体赋“问对”的结构、“韵散相间”的语言、“铺陈排比”的描写方法和“卒章见意”的表意方式等四个文体特征,在两汉散体赋创作中,被赋体文学作家普遍接受,竞相模仿,形成了散体赋的创作规范,进而成为人们认知散体赋的标志性特征。

(四)创作了许多具有典型意义的文学形象,有些还成为历代文学家引起共鸣的创作主题。在宋玉的赋体文学创作中有许多为人激赏的文学形象,诸如《九辩》中因景生情的悲秋描写,《高唐赋》中波澜壮阔山水描摹,《神女赋》中风神摇曳的神女刻画,《风赋》中雌雄之风的奇特比喻,《对楚王问》中《阳春》《白雪》的音乐铺排,这许许多多的文学形象不仅给予读者耳目一新的审美愉悦,而且滋生成古代文学家热衷创作的题材或主题。

其他著述,如赵明教授主编的《先秦大文学史》、蔡靖泉教授的专著《楚文学史》、吴广平教授的专著《宋玉研究》、刘刚教授的专著《宋玉辞赋考论》、方铭教授的专著《战国文学史论》、程本兴教授等主编的论文集《宋玉及其辞赋研究》等,尽管详略不同,角度各异,但均有与之大致近似的论述,因而全面恢复了宋玉在中国文学史上应有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