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我的梦

发布时间:2017-07-31   来源:楚都宜城网     

作者:谭丽

记忆中童年最难熬的大概是暑假了。暑假,面临和红,五倆子一起去放牛。

过去,牛在农村顶个劳动力,它在家庭中的地位是不能被颠覆的,特别是在咱们这个半边户家里。对它的精心照料不亚于对孩子一样,稀罕着呢!女孩终归是女孩,没几个会对放牛感兴趣。不放吧,又逃脱不了。就这,二哥还说我抢了他的好事,因为他要陪妈妈下地干活。

 小时候,我偏瘦,加上胆小,一见到家里的老水牛就发悚。看,它铜铃大的眼睛炯炯有神,头两边竖着一对灵敏的耳朵,不时摆动着,耳朵两旁弯而尖的牛角像两把钢钻,柱子似得腿配上瓦盆样的蹄子,随便跺下脚就是个大坑。尤其是钢鞭样的尾巴,一甩一甩,打在身上发出“啪啪”的响。这头健壮的牛,让人心生畏惧,仿佛不小心,它就会冲上来扎你两个血窟窿。这也是我发悚的原因。我偷偷瞟一眼它,它就感觉到,嘴里发出“哞哞”的假叫声,对我不屑一顾。

无可奈何,我成了放牛娃。庆幸的是还有红,五倆子作伴,倒也不是那么无聊。每天清晨,我第一个把牛赶出来。先去喊红,然后我们一起催懒五倆子。放牛中午是不回家吃饭的,我们各自带饭。俗话说一个人懒的时候总会说又懒又好吃,五就是的。等到接到五的时候,红必须要吊吊五的胃口,让她猜猜今天中午吃啥好吃的。要是猜到她喜欢吃的啊,不逼着我们拿出来尝尝是决不罢休的,抢啊,夺啊,夺到手了直接用两双半抓了往嘴里喂。可爱的模样令我俩忍俊不禁。就这样每天早出晚归。背着书包,带上干粮,夹着雨伞,握着鞭子,一路欢笑朝着目的地赶去。

路上,我们会遇到放牛的大部队,牛一下就汇入到群中去了。那时我们最喜欢两个老五保,他们是条件好的人家出钱雇请请放牛,有他俩在,我嘴上吃点亏,多喊几声,或许是心疼我吧,或许别的原因,两个老人总是把我们的牛照看的好好的。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悔,在我十二岁那年离开村里时,没来的及向他们说声谢谢!

我家的牛仗着自己身强力壮,有事无事总爱挑衅它人。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一回两个五保不在,牛不知发哪门子脾气,向着另一头牛发起进攻。只见它低着头,“呼哧”喘气,打着响鼻,大眼睛瞪得眼珠要掉下似得,片刻不眨,似乎一个眼神就把对方杀死。它们一边僵持,一边伺机找出对方的破绽,突然发起进攻。于是你来我往,你弹我跳,牛角抵牛角,前蹄扬起又落下,后腿拼命超前弓,踩出一个又一个深坑。整个场面杀气腾腾。我们三个倆娃吓得不敢出气。还好,被一边路过的大人狠狠各抽几大鞭,才避免一场血战发生。我感觉我家的牛还不服气,临走时还在“哞哞”叫,哼, 今天你运气好,下回再见就不是这个事呢!有这样的牛,怎能不让我小倆娃发悚呢?

其实,放牛也有放牛的乐趣。我们可以毫无顾忌地打着赤脚在青草地上撒欢追逐,可以在路边摘山楂果,野葡萄,采一把叫不出名的花编成花环戴在头上,渴了,找个山泉边,捧几把泉水咕嘟咕嘟将肚子灌饱。机会好时,捡到几窝鸟蛋回家还能加餐,要是遇到蛇肯定一边尖叫一边撒腿就跑。贪玩是孩子的天性,就是因为玩,我们几个人闹出事了。

那天,我记得清清楚楚,在一条小溪边,天太热,水又清,红说下去洗澡,看红下去了,五下去了,我经不住诱惑也下去了。一会打水仗,一会逮螃蟹,不知不觉忘记放牛这等事。等玩累了,清醒了,牛不见了。听旁人说我们的牛吃了别人的秧苗,被主人牵走了。

天快黑了,大部队渐渐离开我们回家去了。夜,慢慢拉下帷幕,我们不敢回家不说,还藏起来。远远的听见妈妈和哥哥,还有红,五的家人扯着脖子高声呼喊,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音由远及近。后来听妈说,两个哥哥还特意跑到堰塘边去寻找我。黑暗里人群中我发现妈快到我跟前,我似乎看见她的脚了,憋不住了,挣脱红的胳臂冲出来,“妈,妈,我在这儿。”带着哭腔喊道。妈扑上来一把搂住我,‘‘你要妈的命啊,死丫头,牛吃了人家庄稼妈来想办法,你藏起来做啥。”“牛是我们家的命根子,没有牛了谁来耕田犁地?谁来拉粮食?没有牛了也就没了小牛娃,拿啥换钱供我们上学?”我边哭边哽咽着说。妈一听我一连串的话扑哧笑了,“哎呀,我的宝贝,这不是你操心的事,家里还有爸爸啥。”“还有我,还有我,”闻讯而来的哥哥抢着答道。莫非女儿是妈的小棉袄,我非但没挨打,还因受了惊吓被妈抱着亲了又亲。现在想起来,想笑又想哭,笑我们天真,笑我们无知。当时要是换成哥哥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的。       

待到夕阳西下,牛儿吃饱了,一声唿哨,踏着余晖,听着妈妈的呼唤,我们慢悠悠的回家去了。就这样,我,红,五我们三个人天天一起来,一起疯,一起闹,一起长大。就在我离开村里后,我们也隔三差五在一起,你的鼻子,我的眼睛,见面吵,不见面又想,好的时候我们衣服混着穿,不好的时候气两天之后总要找个理由,又缠到一起,直到现在,今天。这是我童年最大的收获,用五的话说,就算全世界抛弃我们,她也不会抛弃我们,五没上学后拼着灵活的头脑,经商去了,目前是我们三个人中实力最强的人,所以才敢如此豪言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