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大剧院的掌声 ——《长山壮歌》的艺术魅力

发布时间:2017-07-18   来源:楚都宜城网     

2017年7月初,我从老同学熊非处得知由湖北省宜城市文化局组织排演的襄阳花鼓戏《长山壮歌》已由中宣部、文化部调京会演,且湖北省只此一家。这件事情,当做政绩看,当然是大功一件,因为是代表湖北省,因为建国以来宜城市文化界从未获得过如此殊荣。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当时并未多从戏剧艺术上思考此剧有什么特殊意义。一个县级市花鼓剧团,人力物力财力和艺术表现力会怎么样呢?我不敢妄断,却也没做过多指望。

不过,无论作为一个老文化人(1986-1988年本人担任过鄂东南某县文化局副局长,1990-1992年在湖北省群众艺术馆担任过戏剧曲艺部助理馆员),还是作为从宜城走出来的北京金色岁月文化传媒公司负责人,或者基于和宜城市文化局领导的私人情谊,对于襄阳市花鼓剧团此次进京会演,我都应该表示欢迎,表示祝贺。于是有了7月12日晚间与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本剧编剧、宜城市分管文化艺术产业的副市长以及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局负责人以及本剧有关演员的愉快会面。我告诉大家明晚首次演出《中国文化报》副主编将到场观演,并报道此次演出。这些安排,只是在家乡情怀的驱使下,做出的礼貌性安排。

一般而言,首都观众因为见多识广,对于来自全球的文化艺术产品一方面抱持欢迎和宽容的态度,一方面也眼光挑剔,轻易不会认同和叫好。一个地方剧团,在号称中国戏剧艺术最高殿堂的梅兰芳大剧院演出,叫座又叫好会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但是7月13日晚间,梅兰芳大剧院的荣耀注定属于襄阳花鼓戏剧团!

在剧院大厅等候入场时,我就发现观众踊跃,人声鼎沸,还有向我询问有无多余戏票的。观众中不只是中老年观众,青少年和孩子也不少。这就与平时一些主旋律戏剧或电影赠票赚吆喝的情形很不一样。

19点30分,《长山壮歌》正式拉开帷幕。在激越铿锵的锣鼓镲釟和悠扬苍凉的配乐声里,抗战英雄张自忠和他的战友们一一登场亮相。两个小时时间,一幕幕血与火、忠与奸、崇高与卑劣、壮烈与柔情的戏剧片段精彩纷呈,紧紧吸引了全场观众的眼球,赢得了数十次大大小小的掌声。

演出开始之前,宜城市文化局有关领导就希望我写一篇观剧评论。可是本人很久没有看戏,也从未写过剧评。无奈,梅兰芳大剧院的掌声久久在脑海回荡,让我情绪激荡——为什么《长山壮歌》会赢得首都观众的热烈掌声?解开掌声之谜也就领略了《长山壮歌》的艺术魅力。

当晚,回到家里,我思考并找到了初步答案——

这掌声是献给抗日英雄张自忠和他的战友们的。

他们是一群忠于祖国、慷慨赴死的“死士”。壮歌一曲从天落,歌我将士卫山河。襄水长流悼忠魂,英雄永伴长山阿。全剧主题突出,浩然之气贯穿全场。英雄的豪迈、战友的深情、人民的苦难、敌人的凶残在剧中都很好地表现出来。联想起母亲生前多次回忆襄枣宜战役时“逃日本难”,一个12岁的小女孩在飞机轰炸和隆隆炮声中茫然无助四处奔逃,我对台上的抗日英雄们又多了十分敬意。他们当年是在为保卫襄阳、保卫宜城(还有四川门户宜昌)而战,他们是民族的壮士,更是我们家乡的恩人。场内观众虽然是外地人居多,但是国仇家恨一点也不会比我们宜城人少,因此,他们给抗日英雄的掌声一点也不比我们宜城人少。

这掌声是献给动人剧情的。

《长山壮歌》的成功,编剧功不可没。受到高大全、假大空创作理论的消极影响,我国主旋律电影、戏剧长时期以来概念化严重,注重主题正确,不注意细节感人和故事叙述动人。胡应明所长不愧为湖北省戏剧届“扛把子”人物,精心打磨,把一段虽然壮烈却十分难于表现的陈年旧事用戏剧手法加以诠释,主角形象突出,群像也性格鲜明,每一节故事都讲述得细腻生动。六场十一节,各自成段又一气呵成。在表现手法上,既有传统的以人物为中心的叙事,又巧妙地用电影蒙太奇手法,让主角回忆起北京往事,表达抗日洗冤、以死明志的心理活动。全剧以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为体,以布莱希特体系为用,体用结合,相得益彰。这是编剧的匠心,亦是本剧的亮点之一。

这掌声是献给浓郁乡情的。

《长山壮歌》让我们宜城土生土长的观众和首都观众第一次体味了襄阳花鼓戏的魅力。据《襄阳花鼓戏剧团简介》介绍,襄阳市花鼓戏是由襄阳地区的民间歌舞表演“打火炮”(一种喜庆锣鼓)以及其他说唱艺术逐渐演变成地方小戏的,具有“一唱众合锣鼓伴奏”的音乐特征。襄阳花鼓戏的唱腔有“桃腔”、“汉腔”、“四平”三支主腔,另外还有一百多首由本地民歌、小调组成的“彩腔”。在观演过程中,主角和配角有很多华彩唱段,或激扬高亢(表达决心意志时)、或低婉深沉(表达战友情深时)、或欢快轻松(庆祝战斗胜利时)、或苍凉悲愤(哀悼牺牲将士时)……音乐让全剧充满了浓郁地方特色,张力十足,也使全剧主题进一步升华。

尤其值得赞赏的是,全剧对话以襄阳方言为主,宜城老乡出场时则干脆就用宜城土话道白,“娃喱(喱,土音,儿化音,无法用汉语拼音表达)长、娃喱短”,“喝酒”则是“喝(宜城土音念huo)来喝(huo)去”,令人忍俊不俊,莞尔一笑。至于宜城大娘以庆祝六十大寿为名犒劳将士那场戏,演员如数家珍,把宜城的美食一一播报出来,这种嵌入式“广告”,既有趣又时髦,在与剧情本身不违和的前提下,平添了剧场欢快气氛,可谓神来之笔。

这掌声是献给全体演职员的。

《长山壮歌》的全体演职员均为敬业、勤业、精业的专业人士。演员们,他们唱念做打,演谁是谁。从主角张青松到饰演王大娘、戴弓、护士长、何向东、特派员……各位演员,各个精气神十足,像真正的明星那样,有一股英气、霸气、勇气,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多少观众被剧情感染,热泪长流;多少观众沉浸在剧情之中,以至于戏已散场,很多人却久久不愿离席……演出结束后观众纷纷与主角和各位演员留影,像极了追星的场面。

那些待在剧院乐池里的音乐家们,奉献的是地道花鼓戏音乐,锣鼓铿锵,二胡悠扬,乐声独特,楚韵豫腔,在吾辈听来,乡音乡韵自多情。

更有本剧策划人、监制人、统筹者,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克服重重困难,三年磨一戏,终于成经典。楚人所谓“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用之评价《长山壮歌》调演成功,不亦宜乎!

2017年7月13日(紧接着14日的演出同样成功)梅兰芳大剧院的热烈掌声,是首都观众给予襄阳市花鼓戏剧团最好的礼物,最大的回报。那一晚,我感受到来自家乡的浓郁的艺术气息,也对地方精品戏剧的前途和市场充满了信心。

衷心地谢谢你们,家乡的艺术家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