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是我们为宋玉正名的强大支撑

——纪念襄阳市政协成立66周年

发布时间:2017-02-22   来源:楚都宜城网     

程本兴

两千两百多年前的襄阳宜城人宋玉,原本是一位爱国爱民、勤于创新、善于讽谏、影响古今的我国最早具有自觉文学创作意识和有效实践的真正意义上的作家。但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封建伦理道德、保守习惯势力代表人物的节制和主宰,致使其具有风流儒雅、不同流俗、卓尔不群、志存高远、特立独行的品格及作品蒙受了许多曲解、抹黑和丑化;以致于直到2013年以前各种各样的中国文学史评介宋玉时往往还是讳莫如深、语焉不详,最多只占一小节、两千字且观点不当、内容片面;许多人还认为宋玉是“反面人物”,不屑一顾。这不能不说是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一种悲哀。

然而,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时代潮流浩浩荡荡、势不可挡;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而今,陆续出版发行的,无论是中国文学的“断代史”(如方铭先生编著的《战国文学史》)还是中国文学的“通史”(如方铭先生任总主编的四卷本大学《中国文学史》教材)还是中国文学的“区域史”(如湖北省作家协会组编的《湖北文学通史》),在评介宋玉时,都采取了象评介屈原那样,用整整一章、几节、数万字的规格和篇幅,第一次旗帜鲜明地体现了宋玉在文学上与屈原并称的历史原貌;第一次在正文中明明白白地结论道“宋玉是战国末期楚鄢郢(今湖北宜城)人”。由北大、清华、人大、南开、复旦、浙大、武大、湖南大、暨南大、安徽师大、山西师大、东北师大、中央民族大、中国政法大等近20所高校的相关教授参与编撰,方铭任总主编的《中国文学史》教材中,更是理直气壮、破天荒地结论道:“宋玉具有爱国爱民的情怀和立身高洁的品格”,宋玉的代表作除了楚辞《九辩》外还有多篇传世的楚赋佳作;同时,在其第一卷(先秦文学和秦汉文学)中,能够独立占据一章、几节、数万字篇幅的,依次只有孔子、屈原、宋玉、司马迁这4位国家级的大师,从而正本清源地为蒙冤千年的宋玉平了反、正了名。近年来,传承和弘扬宋玉文化,正从学术界逐步地向广大社会扩展、延伸,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着宋玉及其作品并从中感受着他那诱人的现代价值。

饮水当思源。当荆楚儿女率先欢庆优秀传统文化研究的这一重大胜利时,作为一直在第一线参与夺取这一胜利的当事人,我对政协的崇敬和感激,情不自禁、油然而生!10多年来,是政协,率先倡导并组织我们为宋玉正名;是政协,切实支持并帮助我们为宋玉正名;是政协,热忱关照鼓励着我们为宋玉正名——可以说,如果没有宜城市、襄阳市、湖北省政协,就很难有目前宋玉研究的骄人成果和大好局面。

政协的率先倡导组织

那是2003年8月3日下午,在宜城楚都山庄楚贤居会议厅,接到宜城市政协秘书长宋培霖通知的10多位文化人士纷纷进入会场时,早已等候在那里的省政协副主席杨斌庆热情的和大家一一握手。因为我和他都是1965年7月从华中师范学院毕业的校友,他从随县调任襄樊市市长、市委书记时,我和他有过多次接触,所以他让我坐在他身边。杨主席在细心倾听与会者争先恐后地发表对研究宜城楚文化的看法时,边问边记。最后,他高度地评价了各位的发言,热忱希望大家进一步努力,落实宜城市委市政府关于“一定要打好楚国故都和宋玉故里这两张牌,为宜城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好务”的号召;其中,特别要加强具有地方特色、最能吸引人们眼球的宋玉研究。他当场对我说:“本兴是‘文革’前从华师中文系本科毕业的,现在还是宜城市政协常委,应该在宋玉研究方面多下些功夫。”这是省政协领导第一次在宜城市政协召集的会议上向宜城文化人士提出“要加强宋玉研究”的殷切希望。

8月23日上午,应杨斌庆主席之邀,宜城市政协副秘书长张耿灵陪同我和我选定的对宋玉研究已有成果的文化代表人士何志汉、陈子成一起来到杨主席下榻的南山宾馆。当时襄樊市政协副秘书长散奎以及襄樊市社科联主席刘克勤、文联主席涂廷多也在场。陈子成汇报了自己9年前研究宋玉并发表文章的情况,强调应当加大宋玉宣传的力度。何志汉汇报了自己多年来潜心研究并编创的18集电视连续剧剧本《宋玉》的情况,表示大力宣传宋玉确实大有搞头。我则说明了1990年12月时任宜城县委副书记的段明贵邀请了省社科院副院长、著名楚学专家张正明带领武汉地区10余位专家学者在宜城电力宾馆与宜城文化人士一起研讨宋玉的情况及成立的(湖北省)宋玉研究会的运转情况及之后的学术研究中断等情况。杨主席明确指出:宋玉是宜城人,宜城人士应当带头出成果。创作正面宣传宋玉的文艺作品,向干部群众普及,是很有必要的;要让宋玉真正站起来,还必须从理论研究上深入下功夫、写出为宋玉正名的学术论文、公开发表出来。虽然郭沫若先生说了一些宋玉的坏话,但那是他个人的事情,我们坚持按党中央的指示办,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以史为据、以理服人,事情就好办,你们几位可以形成一个课题组,由本兴执笔起草文章,我们共同讨论,一定会搞好的!与会的散奎、张耿灵等一致表示赞同;陈子成、何志汉、张耿灵还表示将自己积累的关于宋玉的研究资料交给我学习参考。这是省政协领导同志第一次正式地向我们倡导并组织从理论学术上为宋玉正名的重要会议。

返回宜城后,我便进一步开始了对宋玉及其作品和一些专家发表的有关资料的重新学习和思考。不久,一直关心我的亲朋好友听说我为了几千年前的宋玉正名竟然要推翻郭沫若的结论,都三番五次地到家里来唱反调,劝我放弃这个念头。老伴更是发出了罢工声明:“你要再敢写,我就不给你做饭了!”

10月4日上午,还是在南山宾馆,杨斌庆主席让我具体讲准备起草文章的情况。我怀着十分矛盾的心情,东扯西拉地说了现在社会上、人们的心目中,对宋玉的看法确实不好。要打好宋玉的牌、要宣传宋玉、要为宋玉正名,非涉及到郭老不可。许多史实说明,郭老在评介宋玉一事上确实有误、是站不住脚的。但郭老当过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要写文章公开否定他对宋玉的评价,实际上就是把矛头直接对准国家领导人。我在“文革”中是犯过错误的,我确实不敢写这文章,我实在经不起折腾了……。与会者中,有些认为非批郭沫若的观点不可;有的认为难度、风险很大,很难达到目的。杨主席耐心地讲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大好形势,特别是党的十六大之后,人文环境日益宽松。希望大家一定要坚定不移地相信党中央。最后,他站起来拍着我的左肩,掷地有声的说:“本兴,你不要有顾虑,不要怕,还是由你执笔写;以后发表的时候,把我的名字挂上,我当第一作者,出了问题,我负全责!谁要找事,让他们找我就是了,与你无关!”大家听后,顿时一片叫好和掌声。这是对政协领导同志高瞻远瞩、勇于担当的由衷赞赏,也是促使我排除杂念、仗义执言、紧跟政协向郭老的悖论挑战的巨大动力。会议结束时,陈子成、何志汉再次提出要成立宜城宋玉研究组织,建议宜城领导要支持。刘克勤表示愿意尽力促进这一工作。

回到宜城后,我立即向1963年从大学毕业的老党员、二姐夫讲了10月4日的会议情况,请他帮我说服二姐并做好我妻子的思想工作,他欣然同意了。

于是,我又把党的十六大政治报告和何志汉送来的当时《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要坚持唯物史观》的复印件反复进行了研读,决心以之为统领,以大量的经典史料为据,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直截了当地针对郭老丑化宋玉的那8000余言的学术论文《关于宋玉》的全部论点、论据和论证方法进行全面、具体、深入、条分缕析地质疑;先破后立、边破边立、破中有立,从近百个质疑中逐步凸现出宋玉的爱国爱民情怀和立身高洁品格。至10月31日,终于完成了31000字的《宋玉立身本高洁——质疑郭沫若的〈关于宋玉〉》一文。

我将此文印制了100份,用特快专递寄了两份给杨斌庆主席,其余则分别送给了宜城的部分有关领导和文化人士,敬请大家提出书面意见。

不到一个星期,便接到杨斌庆从武汉打来的电话。他非常兴奋地告诉我,已经和省政协原常委、省社科联党组原书记兼第一副主席陈昆满及省委宣传部理论处处长一起花了一、两天的时间进行了审读。一致认为非常好,只是少数几处讽刺意味很强的语句应当删掉或降降调,最后一部分中向中共中央宣传部和国家文化部提出的一些建议应当删掉。并告诉我已将昆满写的修改意见用传真发来希望参考、定稿后发给昆满,他签名为第一作者。

与此同时,宜城市政协主席石昌国、副主席陈运才、教体局长(现为政协副主席)余大水、人事局长(现为人大副主任)鲁东辉等领导干部以及一些文教人士纷纷传来了书面意见,一致给予了肯定。

11月中旬,经石昌国主席同意、宋培霖秘书长签批,《宜城政协》(内刊)第四期率先全文印发了那篇论文。

接着,宜城市政协副秘书长周勤达为此专门以《社情民意》的方式向省政协作了报告。后来杨斌庆主席打电话告诉我,邓道坤和张昌尔等省领导都在宜城政协上报的材料上作了肯定性的批示、希望多出成果。

2004年《湖北社会科学》第2期以封面重点论文的方式发表了杨斌庆和我联名的那篇论文。随后,人民网、中国诗歌网、搜狐网、《中国社会科学文摘》、《炎黄》、中国人民大学《现当代文学研究》等30多家媒体对该文作了摘发、报道或全文转载;《襄樊日报》社社长(现襄阳市政协办公室调研员,曾任市政协港澳台侨和外经外事委员会主任)郑浩力排异议,促成中共襄樊市委机关报于5月12日在头版用了整版转发了该文。

在此期间,2004年农历正月初五,按照斌庆主席的意见,我约了何志汉、陈子成、肖明忠、金光定、余建东、何全国、李福新、王玉书、张璞等一批文化人士来到襄阳,参加杨主席召集的座谈会。杨主席在听了宜城政协委员何全国等的发言后,进一步提出要总结并宣传“宜城文化现象”,要把筹备成立宜城宋玉研究会组织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会后,我向宜城市委市府呈交了《关于筹建“宜城市宋玉研究会”的建议》。4月中旬开始,宜城市委宣传部长史发翠领导了该研究会的整个筹备工作。

2004年5月12日上午,宜城市宋玉研究会于宜城宾馆正式成立。经民主选举,由程本兴为会长、宋培霖等5人为副会长。会上宣读了杨斌庆主席发来的贺电。这是全国第一个县(市、区)级的宋玉研究的群众性学术组织。

为了进一步扩大影响,让更多的领导干部和群众了解宋玉,更好的传承优秀历史文化,经杨斌庆主席同意和支持,我决心在《宋玉立身本高洁》一文的基础上,将其进一步扩展、充实为一本学术普及性的通俗读物。从6月初开始,以平均每天3000字的速度,加班加点地突击了40多天,终于完成了13万多字的《走近宋玉》的书稿。该书以宋玉16篇作品原文为主要论据,更加具体地针对郭老强加给宋玉的所谓“卖师求荣的无耻文人”、“没有骨气的文人”、“轻薄的风流才子”三顶大帽子的论点、论据、论证一一地进行质疑,使郭老蓄意歪曲、割裂、篡改宋玉作品的真相大白于天下,进一步证明了宋玉具有高贵的人品和卓越的文品,并在此基础上呼吁要改写大学文学史教材对宋玉评介的不当观点和片面内容。

2004年10月初,我到斌庆主席的寓所,将中国(县镇)年鉴社正式出版的《走近宋玉》送给他时,他喜出望外地连连称赞,当听说我是自费出版的3000册、发行非常困难时,他说:“这件事你放心,我找你们的市委书记曾玉平(现襄阳政协副主席)讲一讲,你为宜城、为荆楚文化作了突出的贡献,怎么能让你自己掏腰包呢?!”不久,曾玉平就和宜城市长陈万波商定,以政府采购科研成果的方式,将3000册书全部买下了。接着我加印了2000册,在更广的范围内发行及赠送。

这次购书之事,是曾玉平任宜城市委书记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发生的。其实,在他到任的第一周的一天上午,就由市委办主任叶建斌和教体局长余大水陪同特意登门看望了我及宋玉研究会的何志汉、陈子成、张乐发。

《走近宋玉》出版后,中共襄阳、武汉、上海、北京市委机关报等媒体纷纷作了报道。宜城市还拨出专项经费,保证了我们日后两、三年的研究活动之需。

2004年12月,应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邀请,史发翠、我及宋玉研究会若干代表一起参加了省荆楚文化研讨会。“省荆楚文化研究会”多数领导都是省政协原领导担任:王生铁为名誉会长,陈运铁、杨斌庆等为顾问,武清海为会长,陈昆满为副会长兼秘书长。会上,陈昆满作工作报告时专门讲道:以杨斌庆同志为组长的宋玉课题组,发表了为宋玉正名的重要学术论文、并出版了专著,这如空谷传响,突破了无人问津的禁区,为我省荆楚文化研究开辟了具有广阔前景的新领域!中午工作餐时,陈昆满向王生铁介绍了我。生铁主席紧紧握着我的手连声道:“谢谢您!您的大作我已拜读了好几遍,很有价值,希望您继续努力……”会后,宜城市宋玉研究会被吸纳为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团体会员,我被增补为该“省会”常务理事。

2005年春的一天,襄樊市政协原主席胡久明(时任襄樊市炎黄文化研究会和襄樊市荆楚文化研究会会长)亲自打电话通知我到襄城参加“炎黄、荆楚”两会的座谈会。我在发言中提出了“在楚王面前,屈原是敢于斗争的;而宋玉,则是善于斗争的。这就象我们政协委员在履行职责时一样,在领导面前,既要敢于提出意见建议,更要善于提出意见建议”。胡久明、刘克勤等希望我加紧研究,再写一篇论文。会后,胡久明主席和伍荣显主任(时任“两会”顾问)及刘克勤等协商决定,吸纳宜城市宋玉研究会为襄樊市“炎黄、荆楚”两会团体会员,我被增补为“两会”常务理事、副会长。

政协的切实支持帮助

2005年6月,我们打算与稻花香酒业集团宜城楚都酒业公司联合举办“楚瓶贡酒文化理论研讨会暨宜城宋玉研究会2005年年会”,由稻花香酒业集团出资,我们具体办会。当我将这一计划向史发翠部长和市委副书记李焕珍及书记曾玉平一一汇报后,均得到了他们的坚决支持。经过紧张的筹备,这一会议的《论文集》和金光定编的《景宋诗抄》《楚都酒文化》终于在会议前夕出版。10月中秋节前夕,来自北京、湖南、武汉、襄樊和宜城宋玉研究会的理事代表共150余人集聚襄阳真武大酒店。曾玉平书记率领宜城的四大家有关领导全程参加会议。襄阳市人大原主任伍荣显、副市长曹静兰、荆楚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子强等出席了开幕式;主席台上挂着杨斌庆送的巨幅墨宝。会上我作了为宋玉正名的工作报告,宜城市政协副主席王孔庚等专家作了发言。这是有史以来群众学术组织第一次与企业联手研究宋玉的盛会。

2006年春节前,襄樊市委副书记(后为市政协主席)杨祥义为我入围“2005年度感动襄樊人物”特意给我寄来了亲笔署名的贺年卡,表达了对我们的高度支持。

2006年4月,我根据杨万娟副教授对中、韩端午节和端午祭等方面的研究成果,结合为宋玉正名一事,撰写了《中、韩主流文化的渊源关系:韩国的祖先当是宜城、南漳、襄阳交界处的古罗国和卢戎国的人》的综述文章并寄给了胡久明、王生铁主席。生铁主席很快便批转给了陈昆满同志,要求尽快研究。随后,陈昆满以省社科联《领导参阅》件印送给了省“四大家”的有关领导,得到了省委副书记陈训秋等领导的重要批示。接着,杨斌庆主席专程来襄樊与李新华市长协商,终于促成了一次重要会议的召开。2006年10月,“荆楚文化的传播与影响暨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第九次学术大会”在襄樊南湖宾馆隆重举行。韩、蒙、越等国和我国的相关专家学者近百人,从民俗文化角度,就中、韩文化等问题进行了广泛研讨。会上我作了《宋玉文化的传播与影响》的发言,对宋玉作品中民俗文化的表现及其在海内外的传播与影响作了介绍;第一次公开提出并阐明了“宋玉文化”这一新概念。集体合影时负责这次重要会议的省政协原副主席陈运铁对我进行了亲切的鼓励。这是在政协的切实支持帮助下,我们第一次在国际学术大会上进行的为宋玉正名的活动。

2007年5月,我撰写了长篇学术论文《宋玉及其作品的和谐思想》,该文引经据典、追根溯源,从“和谐”一词的本义来自春秋时的音乐写起,联系到“识音而善文”的宋玉在辞赋中多次使用与“和谐”同义的“和调”等词语,阐明了宋玉和谐的历史承接;接着以宋玉的作品为据,从宋玉处理君臣上下级关系、左右同僚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等方面所体现的和谐思想,从而进一步肯定了宋玉的人品。论文完稿后,我冒昧地将它寄给了分管意识形态工作的襄樊市委副书记万桃元(现为市政协主席),请予审读斧正,如有可取之处盼转《襄樊日报》给予宣传。一周后即收到了万桃元书记的回信。他明确地表示该文体现了时代的需求,很有价值,已转报社酌发。几天后,《襄樊日报》、《襄樊社科》陆续摘发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万桃元同志是历史文化研究者的难能可贵的知音。

2007年9月14日,中国致公党常务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杨邦杰带领6位文史专家,在省政协常委、省致公党主委和襄樊市致公党主委宋清龙(现为襄樊市政协副主席)以及襄樊市政协主席姚祥栋等的陪同下到宜城考察荆楚文化。其间,我应市政协邀请汇报了为宋玉正名的学术研究状况,得到了与会领导和教授的热情肯定。工作午餐上,姚祥栋主席特意到我身边说:“谢谢您们为宜城、为襄樊作出的贡献,我敬您一杯!”这,使我和在座的领导和专家激动不已。

同年10月中秋节前,应浙江大学之邀,我带着那篇论文,由老伴牵着乘车抵达杭州西湖之滨,出席了楚辞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屈原学会年会。按照学术界的惯例,每位专家教授的发言不能超过8分钟,只能照着发言提纲宣读。但我的视力微弱、看不清发言纲要,自2005年起,发言都没用过讲稿。主持会议的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刘毓庆教授看到我是由老伴牵着、摸索着上讲台的,加之讲的是“宋玉及其作品的和谐思想”这一崭新论题,大家听得非常投入,便破例让我一口气讲了半个多钟头,在海内外与会者的一片掌声中结束了发言。

在这次会议上,我第一次与中国屈原学会的方铭、汤漳平等会长、几位宋玉研究专家进行了面谈,在为宋玉正名的过程中集聚着人气。

会议结束时,我接到了湖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要我在其主办的研讨会上发言的紧急通知。省炎黄文化研究会是省政协实际领导的研究机构,会长是省政协副主席丁凤英。第二天早上7点多钟我们赶到了省政协委员之家。老伴引我到胡久明主席身旁坐下。10几分钟后,刘玉堂宣布我发言10分钟。我便将早已烂熟于心的、刚刚在浙江大学讲过的宋玉的和谐又讲了半个多钟头,获得了全场长时间的热烈鼓掌。会后,丁凤英主席找到我,紧紧拉住我的手说了许多称赞的话,并表示将在《世纪行》上全文刊登我的论文。很快的,《世纪行》第11期便以封面重点论文的方式,发表了我那篇最早经万桃元同意审定的论文。接着《湖北社会科学》、人民网、《华人论坛》等上10家媒体以不同方式转载。其中,《新华文摘》也以《应恢复宋玉的历史原貌》为题摘发,从而在学术领域和社会层面为宋玉正名向前推进了一步。

在省政协领导同志的支持下,2008年《湖北社会科学》第7期发表了拙文《宋玉文化——一笔珍贵的历史遗产》。该文第一次在学术界揭示了宋玉文化固有的重要特质,并在前人对宋玉研究的基础上,全面、系统地阐明了宋玉具有的创新性的卓越文品。紧接着,省政协《世纪行》以《创新大师——宋玉》为题作了摘发;中文核心期刊《语文教学研究》等10余家媒体以不同方式发表。至此,我们响应政协领导同志的倡导,在学术层面上对宋玉具有高洁人品和创新文品及其在中国文学史中的卓越地位与影响作了较为客观的系统论述,并产生了日益广泛的影响。

在此基础上,我提出了《关于在襄樊学院搭建宋玉研究平台的建议》,希望在该校举办大型的宋玉学术研讨会,以形成以襄阳为中心的全国相关专家教授共同为宋玉正名的气场。我将这一建议寄给了胡久明主席。不久,胡主席打电话告诉我襄樊学院已经放暑假了,我叫他们校长办公室的同志转告校长要重视你的建议。8月底,我又将《建议》寄给了万桃元同志,请他支持。一周后,桃元同志在电话中对我说:“你的《建议》很好。我已经签批了,建议襄樊学院予以重视。并且专门派秘书长送到他们学校去了……”。随后省教育厅长、省委宣传部长相继表示支持,11月20日上午,襄樊学院校长李儒寿教授邀请,邱勇副市长、苏家德副主任陪同我到达学校会议室。我用90多分钟向李儒寿校长及校领导、教授10多人介绍了“目前海内外宋玉研究的状况和我们应有的对策”。儒寿校长表态:从接到万桃元书记批示的建议专函后,我们就高度重视;后来接连召开了几次会,包括学校学术委员会议。我们不仅同意日后在学校召开大型的宋玉学术研讨会,而且打算成立宋玉研究所,聘您为兼职教授,您住在我们这里,组建研究团队,请您牵头挂帅。希望您能够同意并签署协议……

由于当时我的身体、特别是视力很不好,但为了不辜负领导的厚望,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在征得宜城宋玉研究会陈子成、余建东、何全国等同仁一致赞同的情况下,终于下定了继续为宋玉正名而奋斗的决心。

2009年3月17日上午,我到了襄樊学院。工作午餐时,李儒寿校长给我敬酒时,又一次讲道:“有一次开会时,万桃元书记专门找到我,希望我们要重视您的那个建议……”

这天下午,在隆重的仪式上,李本林副校长向我颁发了李儒寿校长签名的聘我为襄樊学院宋玉研究所兼职教授和所长的证书。 随后,杨斌庆主席、伍荣显主任、邱勇副市长以及市文联主席涂廷多均为研究所的成立送来了贺联墨宝。至此,国内高等院校中第一个宋玉科研机构正式成立,使我们为宋玉正名的活动提升到了正规的大学科研机构。

于是,我分别与襄樊学院宋玉研究所的张法祥、魏平柱教授和方成慧、高志明、秦军荣副教授及文学博士胡小林等协商确定了各自的科研课题。

2009年4月20日,在宜城楚都山庄楚贤居会议厅,我应邀参加了由省政协副主席武清海率领的陈昆满、刘玉堂及夏日新等10余位武汉地区的专家学者赴宜考察的调研会。襄樊市政协副主席吴长华和宜城市政协主席石昌国、副主席张富山等均在场。我在发言中简介了宜城历史文化的6大亮点,并将撰写的《关于把修复宋玉故里纳入“鄂西圈”规划的建议》交给伍清海主席。他在总结中表示支持我的建议并将尽力争取省里有关方面落实。过了4个月,我陆续收到了省旅游局长张达华、省文化厅长杜建国、省发改委主任(后为副省长)许克振亲笔签署的来信。他们均表示已采纳了建议、纳入了省里的规划中。

2009年10月底,我应邀出席了深圳大学召开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期间,在中国屈原学会理事会议上,我汇报了宜城市委书记朱惠和襄樊学院李儒寿校长同意的拟办大型宋玉学术研讨会的打算,会后,方铭先生让我好好筹备,并表示中国屈原学会可以作为主办单位之一。我及时地将这些情况向陈昆满和杨斌庆作了汇报并建议将省荆楚文化研究会作为主办单位之一。

12月20日晚,陈昆满同志特意找到我,传达了王生铁、杨斌庆、伍清海等领导完全支持我的上述建议的情况。

2010年3月,襄樊学院成立首届宋玉国际学术研讨会“筹委会”。由中国屈原学会、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襄樊学院、宜城市政府联合主办,襄樊学院宋玉研究所、宜城市宋玉研究会共同承办。我担任筹委会秘书长,具体负责落实筹办工作。襄樊学院和宜城市政府提供了经费支持。

9月中旬,伍清海、杨斌庆、王生铁主席陆续打电话给我表示:“只要接到正式邀请函,一定届时与会!”

政协的支撑是强大的。10月15日,“九三学社”中央出版单位——学苑出版社,特事特办、急事急办,由我为第一主编的63万字的《宋玉及其辞赋研究——2010年襄樊宋玉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共500册送到了宋玉研究所。

10月22日,海内外80余位专家学者有史以来第一次欢聚到古隆中,共同对宋玉进行专题研讨。朱惠书记委托宜城市委宣传部长楚定立(现为宜城市政协主席)在开幕式上宣读了欢迎辞。通过这次学术盛会,进一步形成了事实上的为宋玉正名等问题的日益广泛的认知和学术趋同,从而为改写大学《中国文学史》教材对宋玉的评价奠定了坚实的学术舆论基础。

在这种情况下,2011年春节期间,方铭先生召集并主持了大学《中国文学史》教材重新编写的编委会工作会议。

在省社科院曾成贵书记(现为省政协文史资料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等的帮助下,《江汉论坛》2011年第4期发表了张法祥教授根据我在上述国际研讨会的发言而整理成的学术论文《不宜把〈九辩〉定为宋玉的唯一代表作》。该文旗帜鲜明地揭示了“屈原是楚辞的宗师,宋玉是楚赋的鼻祖;楚辞、楚赋,一诗、一‘文’;屈原、宋玉,文坛并称”的真谛。《中国社会科学文摘》等13家媒体以不同方式摘发、引用、报道或转载收录;其中,上述新编大学《中国文学史》教材也以“注释”的方式简介了该文的观点,从而进一步固化了我们为宋玉正名的学术成果。

2011年6月,中国屈原学会漳州会议通过了我向方铭会长提出的关于将罗漫、吴广平、金荣权教授增补为常务理事的建议,增加了宋玉研究专家在海内外楚辞(楚赋)领域里权威组织中国屈原学会中的话语权。

在此基础上,经与李儒寿校长、方铭会长协商,2011年10月26日,中国屈原学会发布了《关于成立中国屈原学会宋玉研究中心的通知》。其中决定:刘刚为主任,程本兴为常务副主任,罗漫为副主任,吴广平、金荣权为成员;此5位教授组成学术委员会,刘刚为召集人;办公地点设在襄樊学院,与该院宋玉研究所合署办公,襄樊学院保障其正常办公的条件。这样,在国家一级学术组织中就有了第一个专门负责全国宋玉研究的专门机构。

考虑到刘刚教授已从鞍山师院退休数月在家赋闲,而我已年逾七旬且“视力一级残疾”,而襄樊学院已更名为湖北文理学院,为有效地持续开展为宋玉正名的工作,经方铭会长同意后,我向李儒寿校长建议引进刘刚,让其负责学校的宋玉研究,我甘当他的助手。校长办公会议研究同意了我的建议。随后,学校下达了成立“湖北文理学院宋玉研究中心”并与中国屈原学会宋玉研究中心密切合作,刘刚为主任,程本兴、胡小林为副主任。

2012年3月20日,宋玉研究中心在古隆中举办了有北大、清华、人大、中国传媒大、华中师大、中南民大、信阳师院以及中国社科院、光明日报社等单位的专家教授参与的首届中国宋玉学术研讨高峰会议。至此,为宋玉正名已落实到了更高的学术层面。

2013年8月,在河南西峡召开了中国屈原学会第十五届年会,换届大会上,刘刚当选为副会长,程本兴、罗漫、吴广平、金荣权继任常务理事,吴广平兼任副秘书长。这样,直接参与并负责为宋玉正名的专家在新一届权威学术界领导机构中的话语权得以增强。

2013年12月,经国家有关方面反复审查后决定,方铭为总主编的全国重点高等院校创新专业教材《中国文学史》由长春出版社出版发行。

为了进一步巩固扩大为宋玉正名的成果,受方铭、刘刚和湖北文理学院文学院院长李定清教授委托,我具体负责筹办了2014年11月22日于古隆中举行的第二届宋玉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美、日、韩、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和港、台地区及我国大陆19个省(市、自治区)的近百位专家学者以不同方式参与了这次盛会。会上,正式成立了中国宋玉研究会。这是第一个全国性的宋玉研究学术组织。宜城市宋玉研究会为其团体会员。方铭兼任会长,刘刚为常务副会长,程本兴、罗漫、吴广平、金荣权、秦军荣为副会长。

作者在第二届宋玉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发言。从左至右:程本兴、方铭、李儒寿、中国人民大学博导李炳海教授、光明日报社国学版主编梁枢教授、香港大学詹杭伦教授、中国宋玉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刚教授

在此期间,由于省政协有关领导的切实帮助,刘刚主持的《宋玉研究资料类编》课题和姚守亮主持的《宋玉辞赋语法修辞研究》课题分别于2012年、2013年获准为省社会科学研究基金项目正式立项,且相继由商务印书馆、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由此,开创了国内宋玉研究成果获省部级科研立项的先河。

同时,湖北文理学院宋玉研究中心和文学院先后聘任姚守亮为客座研究员、余建东(10多年中一直没有间断过宋玉研究和宣传活动且有成果)为客座教授;鉴于何志汉一贯坚持宋玉研究的宣传活动从未间断且成果显著(何志汉根据宋玉代表作中的《风赋》巧妙编创的舞台花鼓戏剧剧本《智谏》,2014年《当代剧本》第4期上发表。随后获得了陕西省小戏、小品创作评委会颁发的剧本创作一等奖,在戏剧界广为流传)、系国家二级编剧,亦被聘为客座教授。

而宜城市宋玉研究会副会长陈子成精心创作的包括反映杨斌庆主席等政协领导切实倡导、支持帮助为宋玉正名等内容的报告文学,也于2015年9月荣获中国作家协会有关部门和中共襄阳市委宣传部联合颁发的报告文学二等奖。

政协的诚挚关怀鼓励

司马迁曰:“士为知己者死”。作为参与为宋玉正名的文化人士,长期以来一直受到政协领导同志的诚挚、知己、贴心、礼贤下士的关怀鼓励,是我们知恩图报、不懈奋进的强大支撑和不竭动力!

我们不会忘记,2004年农历春节期间的那天上午,杨斌庆副主席和散奎副秘书长亲自在襄阳南湖宾馆迎候宜城宋玉研究会10多位代表人士,同我们一一握手、致以新年的祝福;座谈时,坐在我们中间,侃侃而谈;工作午餐后,和我们一起合影留念……

我们不会忘记,2005年6月的一天,斌庆主席在曾玉平书记和石昌国主席陪同下,在宜城楚都山庄同我们共进工作午餐时,他无比幸福地向大家敬酒并连声说:“能和文化人士在一起,我总是特别高兴!我也在继续努力,争取当一名文化人……”

自那以后,我们几乎每年都应省政协文史和学习委的邀请,参加省炎黄或省荆楚文化研究会举办的理论研讨会。大家带着论文,下黄陂、往武昌,下孝感、至宜昌,下仙桃、赴黄冈,上保康、到襄阳与省内外专家学者一起交流,至今已累计上交论文80多篇;其中为宋玉正名的占绝大多数、且有50余篇已被入选长江出版集团出版的、由丁凤英和伍清海主席主编的论文集。同时,10多年来,我们已编著学术性的或编创文艺性的为宋玉正名的图书计16部,其中,已出版发行12部、累计达300万字以上……

作为宜城市宋玉研究会的首任会长和代表人士,10多年来,政协领导同志对我的关照、鼓励更是感人至深。

2011年9月,王生铁主席打电话向我表示一定参加首届宋玉国际学术研讨会时,还无比关心我的眼病,再三叮嘱:“除了西医西药之外,还可以采用中医中药的方法,无论是民间单法、偏方、祖传秘方,只要能对您的眼睛有一丁点好处的都可以采用;一定要千方百计地把视力保住呀……”那亲人般的话语,一直温暖着我的心。

2012年2月中旬的一天上午,我因疲劳过度冠心病复发,被迫到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安了4个支架。王生铁正在北京开会,委托杨斌庆主席和陈昆满常委亲自赶到病房慰问并表示:“省荆楚文化研究会决定给你一万元,作为资助你进行宋玉科研的经费。”出院后,我没有休息,又继续投入了协助刘刚筹办全国宋玉研讨峰会的工作之中。

2013年的春节前夕,生铁主席特意寄来了鼓舞人心的长篇亲笔贺年信,高度肯定了成绩、表示值得学习、希望保重身体……

2014年元旦前夕,参加完省荆楚文化研讨会的余建东和何志汉专门到襄阳市中心医院看望正患严重肺炎和胸膜积水的我,并转交给我两本证书:一本是省荆楚文化研究会邀请我为研究员的证书;一本是省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省社科联合委员会、省荆楚文化研究会联合表彰我为全省荆楚文化研究10位先进工作者之一的证书。

2016年4月,我刚从广东珠海返回宜城家中,余建东同志向我转交了中共宜城市委和市政府联合授予我“2015年度最美宜城人提名奖”的证书,这是对我们长期以来为宋玉正名事业而付出的努力与成果的充分肯定。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清醒地知道,在政协的强力支撑下,我们虽然在为宋玉正名的过程中,已经在基础性的学术层面上、在应用理论的层面上,取得了大快人心的决定性的胜利,但是,在整个社会层面上、在全体领导层面上,在其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及文化自强的观念意识上,还未能取得完全的彻底胜利;而我们为宋玉正名的目的,全在于应用,全在于要把学术研究和活化宋玉的成果转化为利国利民的现实生产力,实现宋玉文化固有的现代价值、充分发挥其应有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以造福于广大人民群众。显然这还需要一个复杂、艰巨而漫长的征程——我们将继续依靠政协和党政领导的科学决策,脚踏实地不懈求索、不遗余力!

(作者系宜城市第一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宜城市政协第一届、二届常委,湖北文理学院宋玉研究中心副主任、特聘教授,中国宋玉研究会副会长兼学术委员)